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缺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苗苗刚要开口,看到了走进院子的年君玟,嘴边的话卡住了,脸一下子白了,她还记得的前几日,年君玟看她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当时要不是她反应快跑回家,她都怀疑年君玟想弄死她。

    她好几天没敢来,就是怕碰到年君玟,她来的时候特意见年君玟走了的,可是人怎么就回来了。

    玉溪也见到年君玟了,傻了,第一反应双手死死的按着盆子里的衣服,心虚啊!

    年君玟扫了一眼盆子,绷着脸,“在聊什么?”

    李苗苗抖了下,“没,没什么,我先走了。”

    玉溪惊讶了,她都不怕年君玟,李苗苗竟然这么害怕,眼看着李苗苗跑到大门口了,玉溪忙起身追过去喊着,“李苗苗,我和你不是朋友了,你不用再来找我了,在敢来我就不客气了。”

    玉溪喊出来,心里特别的痛快,要不是年君玟回来得早,她已经找机会和李苗苗打起来,借机揍李苗苗一次,收收利息呢!

    玉溪挺可惜的,暗怪年君玟回来的有些早了,可回头见年君玟拎着撕坏的衬衫,玉溪脸涨红着。

    “我,我不是有意的,真的,我不是借机报复,我就是刚才没控制住情绪。”

    玉溪挺忐忑的,她以前对年君玟真是劣迹斑斑,她都没想到,自己的鬼主意这么多,没少坑年君玟。

    “口子不大,洗干净了帮我缝上。”

    “啊,好。”

    年君玟拿着镐头又走了,玉溪坐着从新洗衣服,玉溪是个手脚麻利的,很快洗好了,又回屋子找出两个弟弟和父母的脏衣服,一上午的时间都在洗衣服。

    中午玉溪做的饭,爸爸留了条鱼,中午就做这个,又去菜园子中摘了茄子,茄子辣椒丝,两个菜,主食是米饭。

    饭好了,继母几人才回来,玉溪看了眼时间,快十二点了,可爸爸还没回来,看来鱼并不好卖。

    上辈子,她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记得,她拿着私房钱和李苗苗去市里了,等回来已经是晚上了。

    玉溪咬着嘴唇,她的家真的很缺钱,三个孩子很重的负担,而且都在念书,花销更大,玉溪有些茫然,她多活的三年,也没给她多大的帮助,一时间挺颓废的,一心想着改变,可现实却很残忍。

    郑琴先洗好的手,从进门就看到洗好的衣服,最让她意外的是还有小儿子的衣服,她的印象里,女儿并不喜欢小儿子,从来没给过小儿子好脸色,竟然主动洗了衣服,摸着小儿子激动涨红的脸。

    郑琴眼睛发酸,并不只是她一个人期待着,小儿子也在期待着姐姐。

    玉溪正想着事,并没注意,等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小弟玉枝坐在她身边,时不时偷看着她,见她目光看过去,胆怯的低下头。

    玉溪夹了块鱼放到小弟的碗里,小弟惊喜的抬头,嘴咧的大大的,玉溪也被感染了,嘴角上扬,

    当年小弟出生的时候,已经计划生育了,本就不富裕的家庭为了交罚款,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日子更难过了。

    而且小弟出生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弟的身上,她嘴上虽然没说,可对小弟却从来没亲近过,她才发现,自己挺混蛋的,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因为家里有年君玟这个客人,中午就没等爸爸回来吃饭,只是留了一些出来。

    吃过饭,继母又去地里了,家里只剩下了玉溪一个人。

    玉溪回到房间,翻出了床下的铁饭盒,铁饭盒里装着她所有的私房钱,里面最大的面额是五十的,数了数,一共才一百五。

    这些钱是她的压岁钱,还有在市里念书不舍得花偷偷攒下来的,九十年代,一百五十块钱的购买力还是很高的,可对于玉溪这个家,却帮不上很大的忙,她记得奶是癌症早期,只要做手术就有机会康复,可手术的费用对她家是一笔天文数字。

    玉溪坐在床边,拼命的回忆着什么能赚钱,她退学后,为了生活只在餐厅打过工,后来就被生母找到,接了回去。

    玉溪想到生母,嗤笑了一声,当时她还不信,不信生母丢了刚出生的她只为了逼爸爸离婚,她一直以为奶奶骗她的。

    可真的见到生母,她才知道,真的有自私到骨子里的人,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抛弃,上辈子李苗苗背后捅刀子算计她,玉溪顶多难过不伤心。

    可生母隐瞒她的行踪,还说了很多重伤继母的话,造成了爸爸和继母离婚,一切悲剧的开端始于生母,她死过一次了,算是还了生恩,日后只是陌生人,再来算计她,她不会顾忌母女情。

    这辈子,她只认继母一个妈妈。

    玉溪看了下天色,收拾起钱,她要去市里一趟,她是文科生,作文很好,逻辑不错,上辈子在学校也投给杂志投过几篇文章,还真被选上了,稿费虽然不多。

    可对于严重缺钱的她,钱再少也是收入,总比干等着强。

    玉溪生活的村子离市里并不远,步行半个小时就到了,到了市里坐公交去书店,记下故事杂志的投稿地址,见到情感的,选了两家,广撒网,万一都入选了呢!

    玉溪急着回家写文章,回去正巧碰到了卖鱼回来的爸爸和大弟,爸爸的背有些弯,大弟的脸上苦大仇深的。

    玉溪远远的跟着,并没有追上去,爸爸在家面对她一直都是装的,只有在外面才不会伪装自己,玉溪看着爸爸越来越弯的背,心特别的疼。

    玉溪一路跟到家,等她进家门的时候,爸爸笑着道:“今天卖了不少的钱,等小溪开学了,都带走。”

    玉溪差点没忍住掉泪,一家之主,再累都要扛着,玉溪到嘴边的话,对上爸爸的笑容,又咽了回去。

    吕满说完也没等闺女回话,回屋子吃饭了,他不敢多面对闺女,怕被闺女看出什么,吃着鱼也觉得不香,都是没钱愁得。

    玉溪回到了房间,翻出了本子和笔,回忆写过的文章,因为是写过的,玉溪也不用去思考,到了天黑,三篇都写出来了。

    玉溪动力满满的,晚上在写两篇情感的,明天就可以邮寄走了。

    晚上饭后,玉溪趁着人都在,说了自己的决定,“妈,爸,我不想去念大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