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挑拨离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年君玟手里还攥着杂草,抿着嘴唇,头发上滴着水,一声不吭的看着玉溪,玉溪压力挺大的,“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年君玟呵了一声,“你说呢?”

    玉溪不吭声了,她也不信,她没记错的话,自从年君玟回来,她就处处刁难,故意泼水的事不是一回两回了。

    玉溪干巴巴的,“那个,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

    “所以以前都是故意的?”

    玉溪默了,后勃颈又疼了,“我,我给你洗衣服,真的。”

    玉溪以为年君玟不会答应,可没想到,“好,洗干净了。”

    玉溪,“.......”

    她真的就是客气一些,证明她真的不是有心的。

    玉溪郁闷的关上窗户,没看到年君玟微微上翘的嘴角,

    玉溪收拾了厨房,父母和两个弟弟已经回来了。

    玉溪欢喜的迎了出去,眼睛瞪的大大的,“爸,赶海去了。”

    吕满对今天的收获很满意,笑容也深了几分,“对,看看,有两桶。”

    郑琴笑着,“先把桶放下,赶紧吃饭,一会还要去赶集把海鲜卖了,多给小溪存些钱带着。”

    玉溪心里挺难受的,她一意孤行去考首影,学费是首都大学的两倍,让本就困难的家雪上加霜。

    她没记错的话,再过几天,奶奶就被查出癌症,爸爸是唯一的儿子,又是孝子,病一定是要看的。

    玉溪的目光看向大弟玉清,当年继母让大弟退了学,她还记得,大弟蹲在海边哭泣的模样,玉溪心里堵得慌。

    一家人已经进屋子了,玉溪还站在院子里,郑琴喊着,“小溪,吃饭了。”

    玉溪忙应了一声,“哎!”

    玉溪进屋,一家人已经坐在了桌子前,就连年君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衣服,玉溪正好坐在粥盆前,拿起继母的碗盛好,“妈,给。”

    两个字不亚于地震,刚才玉溪应了郑琴的话,就已经让人惊讶了,以为是昨天郑琴的守护,缓解了母女关系,可这一声妈,所有人都看向了玉溪。

    玉溪没吭声,已经挨个盛好了粥,最后才是自己的,“都看我干什么,吃饭。”

    郑琴最先回神的,她一直担心玉溪睡醒了不承认叫妈,所以也没敢和丈夫提,没想到玉溪会当着所有人面喊,最高兴的就是她了,忙接话,“对,吃饭,吃饭。”

    吕满,“啊,好,吃饭。”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玉溪觉得迈出了很好的开端,很高兴。

    两个弟弟,则是见了鬼似的,已经搞不清多变的姐姐。

    吕满是高兴的,家庭和谐是最好的,尤其他最愧对的闺女。

    年君玟则是多看了玉溪几眼,垂下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饭后玉溪收拾餐桌,她可不是娇小姐,虽然继母对她很好,可她该干的活还是要干的。

    玉溪收拾完出来,爸爸和大弟拎着桶已经走了,继母带着小弟去了地里,玉溪没看到年君玟,一定是和继母一起去的。

    可玉溪却看到了年君玟换下的衣服在盆子里,玉溪,“.......”

    这是让她洗呢!

    玉溪端着盆子,拿了个小板凳,一边洗着衣服,一边想着怎么尽快解决钱的问题,她不能让大弟退学。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家的孩子学习都好,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努力学习,才能改变命运,也正是因为穷,所以对钱的渴望是最深的。

    当年要不是为了钱,她也不会听了李苗苗的挑唆,放弃了首都大学。

    白天最怕念叨人,玉溪正想着,李苗苗穿的青春洋溢的走了进来,“玉溪,走啊,一起去市里买上学的日用品。”

    玉溪死劲的搓着衣服,才忍住了心里的怒火,然后只听见撕裂的声音,玉溪呆了,年君玟的衬衫让她撕裂了。

    李苗苗蹲下拎着衣服的一角,眼睛闪了闪,“绿衬衫,你不是很讨厌年君玟吗?怎么还给他洗衣服?”

    玉溪夺回了衣服,“我的事,不用你管。”

    李苗苗愣了下,也没在意玉溪有些冲的口气,反而坐在一边,“你后妈也真是的,这都九十年代了,还搞老时代的一套,你才多大,有大好的人生,竟然给你介绍对象,她啊,就是想把你早点嫁出去,好减轻负担呢!”

    玉溪手里的衣服摔在了盆子里,李苗苗心里高兴,她从小就嫉妒玉溪,凭什么都是后妈,只有玉溪的后妈对她实心实意的,凭什么她献殷勤的年君玟不搭理她,反而还背后警告她。

    可最后怎么样,年君玟走了,她为此还高兴许久,只是没想到,多年没回来的年君玟竟然回来了。

    可李苗苗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玉溪附和她,反而吃人的目光盯着她,看的她慎得慌,“你怎么这么看我?”

    玉溪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上辈子她是什么心思,以为两个人都有后妈,所以同病相怜,对境遇比她差的李苗苗照顾颇多,两个人一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姐们。

    可上辈子被打脸了,看清了李苗苗这个人,现在看着李苗苗眼底隐藏的嫉妒,玉溪明白了,有的人,就是见不得你好。

    玉溪冷笑了一声,“我要瞪大眼睛看清你这个人啊,口口声声说一辈子的好姐妹好朋友,却处处挑拨离间,你这是按的什么心。”

    李苗苗心里有些慌,很快调整了过来,伸手去拉玉溪,玉溪躲了过来,李苗苗也不尴尬,“我当然是为了你好了,你看,军人可没前几年吃香了,工资不高,驻防还远离城市,有什么好的,你后妈就是要把你打发的远远的,最好不上大学才好,省下钱供你异母的弟弟。”

    玉溪哼了一声,“我觉得挺好的,至少军人有责任感,人品好,正直,不像有些人,口不对心,表面对你好,心里却一直想捅你几刀,恶毒的很,白瞎了不错的容貌。”

    玉溪的处处针对,李苗苗有些绷不住了,“玉溪,你在映射我吗?”

    玉溪嘲讽着,“你这反映挺迟钝的,我就差点名了,你才反应过来。”

    李苗苗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玉溪有些陌生,她认识的玉溪,一直都是温柔的,最大的爆发就是和后妈吵架了。

    现在的玉溪字字扎心,针对她毫不留情,李苗苗不甘心,眼看着玉溪要众叛亲离,竟然要功亏于溃,“玉溪,你听我说,你不能信年君玟的话,他没安好心,真的。”

    玉溪皱着眉,“关年君玟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