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得罪死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继母在没嫁给爸爸前,那个年月,继母的日子过得很不好,地主成分,还有海外关系,整个家都走了,因为继母是女儿,又为了迷惑人,所以继母被当做了牺牲品留了下来。

    地主女儿的日子可不好过,房子没了,家底没了,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姑娘,长的还不错,那就是灾难。

    玉溪小时候听继母讲过,当年有二流子想要娶她,被当时充满正义感的爸爸给救了,然后一直护着好多年。

    继母后来自己学的泼辣了起来,当年文文弱弱的小姐没了,只剩下彪悍,才护着自己。

    后来继母的日子刚好了些,竟然养了村里来的流浪儿,五岁的流浪儿,一养就是两年,流浪儿就是年君玟。

    因为继母要嫁给爸爸,已经七岁的年君玟不愿意给继母添负担,主动去了牛棚。

    爸爸当时去接过,可年君玟不愿意,牛棚挺好的,有人教他知识,后来爸爸和继母放弃了,但是会接济年君玟。

    玉溪想到继母说过,年君玟这个名字不是继母取得,继母猜测过,年君玟记得自己名字,一定也记得父母是谁,可一直都不愿意提起,也没想过去找,反正是个谜团。

    至于后来,牛棚的人都平反了,年君玟也认了几位老爷子当爷爷,又因为其中有个年姓的老爷子没有子女亲人,走的时候收养了年君玟。

    谁都没想到牛棚的四个老人都是大人物,尤其是年老爷子,年君玟进部队也是年老爷子的意思。

    这次年君玟能回来,还是继母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的结果。

    玉溪一想到要和年君玟处对象,后勃颈又疼了,处对象还是算了,反正她已经闹过了,那就将错就错吧!

    玉溪想明白了,快速的吃了饭,吃饱了,胃里舒服了,想下床去洗碗,郑琴忙接了回来,“你躺着,我来。”

    说话间,玉溪手里的碗已经没了,等玉溪再次躺下,郑琴走了进来,玉溪舌头有些打结,她想喊妈,可不敢,怕吓到继母,“您不去睡吗?”

    郑琴坐在床边笑着,“刚找人给你驱邪,我今天晚上守着你。”

    玉溪没在吭声,她今天的反应的确挺吓人的,可这是她的自然反应,重生太离奇了,现在想想,有些后怕了,幸好猜测她是魔障了。

    房间安静了,相对而坐的母女却尴尬了,玉溪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继母,她记得上辈子争吵过后,她就没再和继母说过一句话的。

    郑琴一直偷看着闺女,两个多月了,今天是第一次和她说话,继母难当,何况是生了两个儿子的继母。

    郑琴是实心实意把玉溪当亲闺女的,她始终记得小小的人开口第一句喊的妈。

    玉溪察觉到继母在偷看她,觉得自己矫情了,她已经经历过生死,现在能补救,她还犹犹豫豫的,玉溪想通了,身子也不在紧绷了,轻松随意了很多,“妈,对不起。”

    玉溪本以为很难开喊的妈,竟然出奇的自然,好像在心里演练过了千百次一样,一声对不起,虽然迟来了三年,可这辈子却不晚,她还有很多的时间去补救。

    玉溪期待着继母的反应,只见继母眼底闪过激动,在她印象里,坚强的继母是不会哭的,可现在却哭了。

    玉溪慌了神,忙伸手去擦,“别哭,以前是我不好,是我任性,是我不懂事,我错怪了您,您都是为我好,妈,你别哭了。”

    玉溪的话是真心实意的,她这些话,一直想和继母说,可惜上辈子她回来的时候继母带着弟弟已经走了,她没有机会说。

    郑琴也不想哭,可却忍不住流泪,整整十年了,再次听到妈真好。

    两个月前郑琴以为闺女再也不会跟她开口了,她还记得当时闺女眼里的愤怒,她终于意识到,她的想法有些鲁莽了,可已经迟了。

    她真的没想到,闺女会跟她道歉,还会喊她妈!

    郑琴见玉溪也哭了,手忙去擦拭,粗糙的手指,很快把玉溪的脸磨红了,郑琴慌忙的收回了手,“我不是有意的。”

    玉溪一把抓住继母的手,心里跟刀割的一样,继母的手都是为这个家付出最好的证据,可她却否定了继母的付出,嗓子有些沙哑,“妈,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郑琴另一只手忙摆手,“不是,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玉溪知道继母为什么去道歉,道歉是介绍年君玟的事,她经历了上辈子的事,知道继母的出发点是好的,继母经历过,女子长得太漂亮,那就是祸。

    虽然现在已经改革了,可该有的龌蹉依旧不少,她上辈子见得多了,当初被公司看上,也是因为长相,可合同不好拿,是要交换的。

    她有底线,毅然决然的拒绝,得罪了人,可公司却不放手,联合李苗苗诬陷她,最后被退学,只为逼着她妥协。

    玉溪心里一片阴郁,最好的朋友为了成为明星的机会背叛她,陷害她。

    玉溪想到李苗苗,咬紧了牙根,她能快速成长,李苗苗功不可没。

    郑琴的手被抓的有些疼,“小溪,小溪。”

    玉溪慌忙的松开手,怕继母问,抢先道:“妈,你也上床睡吧!”

    郑琴看着闺女期待的目光,心里发甜,痛快的应了一声,“哎!”

    第二天玉溪醒来的时候,继母已经起床了,玉溪摸着熟悉的蚊帐,笑了,起床换了衣服,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头发扎了个马尾,很洋气的打扮。

    玉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抿着嘴,又把衣服给换了,换了能干活的衬衫长裤,这才满意。

    推门出去,早饭已经端上了桌子,洗了脸,水也没浪费,开了后窗,直接泼到菜地,正要关窗户,只见窗户下站起个人,浑身都湿透了。

    玉溪,“........”

    她好像真的要把年君玟得罪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