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重生的时间不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玉溪是被耳边嘀咕声吵醒的,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空荡的房间怎么有孩子的声音,寻着声音看过去。

    玉溪第一反应给了自己一耳光,这一耳光用了力气,疼,半边脸都麻了。

    对面的两个男孩,已经傻了,好半天没回神,眼神里有些胆怯的看着玉溪。

    最大的男孩十六岁的吕玉清,忙拉着九岁的弟弟玉枝往身后藏了藏,才小心翼翼,略带试探的问:“姐,你怎么了?”

    玉溪眼底依旧是震惊的,这也太真实了,对了,她最后的意识,只记得她蹲的时间太长,没站稳扑倒在地,然后感觉到胸口被什么扎入很疼,闻到了血腥味,可没坚持多久,就没意识了。

    玉溪想到胸口处的伤,扯着脖领子往胸口看,愣了,没有任何的伤痕,又掐了自己一把,依旧很疼。

    玉清都呆了,姐姐睡了一觉怎么魔障了,拉着弟弟就往屋外跑,嘴里还大声的喊着,“妈,爸,你们快看看姐,姐魔障了,自己打自己,脸都肿了。”

    玉溪听了这话,心头一震,刚才真的是弟弟,是她同父异母的大弟弟,躲着的男孩是小弟。

    玉溪环视着屋子,这是她的房间,三年前的房间,她有印象,她回来了,不是做梦,她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玉溪嘴逐渐的咧开,一定是她忏悔起了作用,所以她回来了,回到了三年前,一切都没发生的时候。

    玉溪光着脚下了床,踩在泥土地上,门被推开了,首当其冲的就是爸爸,爸爸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吕满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闺女的模样的确魔障了,直勾勾的盯着他,挺渗人的,刚要开口,跟进来的妻子拉了一把,“别动,别刺激了小溪。”

    吕满又把话咽了回去,可闺女这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也不说话,一直在哭。

    玉溪还不知道爸爸心里怎么想的,她不在乎,她只想哭,爸爸是活生生的人,不是躺在冰冷的墓地。

    还有继母,继母也没带着弟弟们走,也没给她留下母女缘分尽了的话。

    对,还有弟弟们,两个弟弟都还在!

    玉溪再往后看,爷爷奶奶不在,他们不住一起,玉溪有些失望,可当对上年君玟的目光,脑子有些发白。

    年君玟怎么在,不是应该在她高考后才来吗?

    玉溪脑子嗡了一声,一下子跳了起来,年轻活力的少女,又常年帮家里干活,运动神经不错,跳的挺高的。

    这下子可吓坏了吕满了,他闺女是怎么了?

    玉溪也不管眼前的亲人了,她只有一个念头,她只想知道日期。

    玉溪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墙上的日历,日历是过一天撕一张的,八月十五号,高考都结束快两个月了,考完了。

    玉溪脑子一片白,她是重生了,可重生的时间点不对,这个时间点,她已经因为介绍对象的事和继母争吵,家里爆发了大战。

    然后听了李苗苗的窜腾,放弃了十拿九稳的首都大学,反而去考了首戏,一心想着能当明星,赚很多很多的钱,狠狠的打继母的脸。

    最要命的是,她得罪死了年君玟,继母给她介绍的对象,村子里最有出息的孩子,才二十四岁就已经成了上尉军衔,副营职。

    玉溪尽量的接受事实,心里想,能重生就好,自己干过的事,该承担的后果,她不会抵赖的。

    唯一庆幸,现在补救一切都还来得及。

    玉溪这么想着,手不在抖了,已经调整好心态了,正回头,惊到了,年君玟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

    而且手还抬了起来,这是要打她?这个男人也太没风度了。

    然后玉溪只觉得脖子一疼,眼前一黑,感觉跌入到了冷硬的怀里,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玉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年君玟竟然劈晕了她,日后一定离年君玟远些,太暴力了。

    年君玟手臂紧了紧,抱得却很稳。

    吕满见闺女晕了,这才呼出一口气,刚才闺女疯癫的模样,真的吓到他了,男人都是粗心的,也没觉得年君玟一个二十四岁的大小伙子抱着闺女有什么不对。

    郑琴就心细多了,上前几步,眼睛深深的看着年君玟,年君玟撇开眼,抱着玉溪放回到床上。

    郑琴心里叹气,她没想到小溪反应会这么激烈,可惜了君玟这孩子。

    吕满站在床头,“你在这里看着小溪,我去喊妈,让妈过来看看。”

    郑琴,“好。”

    玉溪再次醒来的时候,先是迷茫的看着蚊帐,然后掐了自己把,疼,她不是做梦,是真的回来了。

    玉溪一动,一直趴着的郑琴也醒了,因为趴着的时间有些长,腿都麻了,一时差点没站稳,玉溪忙伸手扶了一把。

    郑琴愣住了,试探的喊着,“小溪?”

    玉溪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她上辈子是多没长心,竟然否定了继母所有的好。

    玉溪拉着继母的手,“上床坐着吧!”

    郑琴眼里喜悦,“哎,好。”

    玉溪有些不自然,她从来不会喊继母叫妈,不,应该说小时候叫过,后来知道了身世就不叫了,随后又连续生了两个弟弟,他们这地方重男轻女,她心里就更提防了。

    后妈的名声都不大好,可以说是劣迹斑斑了,她深怕继母对她的好都是假的,所以一听继母要给她介绍对象,她还要上大学呢,她第一反应就是炸了。

    只有一个想法,果然天下继母都一样,玉溪一想到她当时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而且很愧疚,面对继母很不自然。

    郑琴倒是没多想,以为玉溪低头是饿了,“瞧我这记性,锅里给你热着饭呢,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拿。”

    玉溪听继母一说,肚子咕咕叫了,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她竟然睡了一天,的确饿了。

    饭菜很快端了回来,还冒着热气,玉溪看着肉,愣了,郑琴笑着,“君玟买的。”

    郑琴说完马上闭嘴了,她知道玉溪抵触君玟,小心翼翼的看着玉溪,深怕玉溪不吃了。

    玉溪手的确僵住了,想起来被劈晕的经历,脖子现在还疼呢!当时一定用了不少力气的。

    玉溪又想到了继母和年君玟的关系,一时有些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