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引得天雷入火中,叫那江山烽火啸!
    “要我说,有什么事坐下来谈谈不好吗?打打杀杀的,多无聊。”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卷帘的耳边响了起来,似乎有着几分无奈。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现在还没有死?

    卷帘唰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前那纯白的火焰瞬间让他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只是凤栖梧在哪?卷帘抬起头,想要找凤栖梧的位置,但是以他现在的这个角度来说,他能看到的,只不过是凤栖梧垂下来的那片白色衣角而已。

    天兵抬起头,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身边再度的凝实了上百道冰刀,他们密密麻麻的定格在天兵的身后,看起来相当的渗人。

    但是说实话,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攻击,凤栖梧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是玩火的,用这种程度的冰对他攻击,说白了,就是站这不动让他们打,他们最后可能都无法对凤栖梧造成半点伤害。

    当然了,如果构成这冰刀的水是弱水的话,那可能就要另当别论了。

    可是凤栖梧没有挨打的习惯,他更喜欢在那些朝他表现出敌意并且已经动手准备攻击的人的攻击落到他身上之前,率先将他们给打趴下!

    于是,凤栖梧的手翻了过来,一道南明离火从他的手中窜出,势如从天而降的天火一般,朝着那天兵就砸了过去!

    “天火坠!”

    这一招,是暗炎凋残星前身,威力自是不如暗炎凋残星来的猛烈和狂躁,但是其胜在操控性强,这一招御使而出的南明离火,会自带一种极强的粘性,一旦附着在了敌人的身上,便很难再被甩下!

    天火坠下,速度自是比那天兵的冰刀要快得多,强烈的甚至危及生命的预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着,那凝结的冰刀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朝着那天火坠就扑了过去!

    “好!打得好!!”

    还未见得结果,在那天兵仍在挣扎之际,下面卷帘的声音便传到了凤栖梧的耳朵当中。

    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听怎么给凤栖梧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这也难怪,毕竟他现在是**凡胎,承受天兵裹挟着仙力的一击,没当场毙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噢诶。”凤栖梧蹲下了身子,探出头朝着卷帘喊道。丝毫没有注意那天兵的架势,反正在凤栖梧看来,自己这一击,单凭那天兵的实力是绝对挡不下来的,不仅因为这是南明离火,更因为他的实力完完全全的凌驾在那天兵之上!

    “啊?啊?”卷帘没想到凤栖梧会在这个时候叫他,啊啊的愣了下后,这才捂着自己的胸口,抬起了头。

    不过迎着他头砸下来的,却是一个小瓷瓶。

    这瓷瓶自然不是杨戬在天机狱送他的那个,而是他在收拾了巨灵神他们之后,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疗伤灵药。这种东西,就算对凤栖梧作用不大,但总可能派上用场的,而且就算派不上用场,拿来当糖豆吃也有益身心健康啊!反正对凤栖梧来说,药力残渣滞留体内阻碍修行神马的,直接一把火在自己体内烧个干净不就完了!

    卷帘被这瓷瓶砸了个结实,哎呦一声,捂着自己的额头,差点没摔在地上。

    凤栖梧甩了个白眼给他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抬起头望向了天空。

    他已经感觉到了,那里,有着一股和他不相上下的修为气势!

    “上圣天尊大人,在那妖云余韵当中看了这么久的热闹,不嫌那妖力呛人吗?”凤栖梧微微笑道。

    声音不大,却传遍方圆百里!

    “凤栖梧,之前你捣乱课堂秩序,念你初犯又修行不易,这才仅将你投入天机狱受牢狱之苦望你吸取教训,可我万没想到你竟会越狱并打伤同门,你可知道,你此举会断送你的仙路?”

    被说穿了藏身地的上圣天尊徐徐的从天上落下,也不见她张口,那惶惶之音便宛如圣人降临一般,威压如山的朝着凤栖梧压去。

    “得了。”凤栖梧站了起来,视那浓重威压于无物,轻轻的挥了挥手,点点火星飘起之后,那威压便再也不见了踪影。

    “你的这套说辞换了杨戬或许可能有用,但我不是他,心中没有桃山的滞碍,你的说辞如何能动摇我心?更何况,就凭你,我想还没有资本说要断我仙路。”凤栖梧的话带着讽刺,也毫不留情。

    要知道,对于这个眼中只有权势的女人,他可是半点好感也无。

    “你好大的胆子!我乃上圣天尊!你竟敢如此和我说话!”上圣天尊被凤栖梧那带着讽刺的话说的似乎感觉有些没了面子,当即脸色一阴沉,太乙金仙的修为张开,再度的朝着凤栖梧压去!

    凤栖梧脸色不变,对于上圣天尊压来的气势,他迎身便张开了自己的修为,夹杂着南明离火之威的狂暴的气势和上圣天尊的气势撞击在一起,顿时间,寰宇肃清!

    天上的妖云余韵甚至都被这撞击产生的力量所撕裂,阳光从那撕裂之处落下,照在凤栖梧的身上。

    要不是凤栖梧有心护着这村寨,说不定,这村寨和这村里的乡亲也都要消弭在这力量当中。但是此时的他们,只感到一股微风拂面,微微炽热,但很温和。

    “我早就说过,你断不了我的仙路,有什么事不如坐下来谈。反正今天,这些人的性命我是保定了。”凤栖梧语气定然的说到,同时南明离火肆意狂躁的冲天而起,化作四道火焰神兽镇压四方。

    顿时间,一股奇妙的蕴意将整个村寨笼罩。

    “当然,你要是觉得你能踩着我将他们杀了,你也可以试试,我自是愿意奉陪的。”

    凤栖梧的话说的淡然,说的坚定。但是听他的话的上圣天尊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不应该说是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

    “凤栖梧,既然你执意不肯回头硬要沦入魔道,今天,我怕不是要再次在这花果山铲除妖魔!”上圣天尊话音落,上百道漆黑身影顿时间出现在这天空当中,密密麻麻!

    凤栖梧眉头一挑,微微一笑:“比人多啊?那你赢了,不过既然我是玩火的,就喜欢以少对多!”

    风,吹起。

    凤栖梧虚手一抓,不是朝天,也不是朝着那些天兵或是上圣天尊而去,而是朝着那被冰封成冰棍模样的妖云而去!

    轰!

    轰!

    随着凤栖梧的捏取,成百上千道苍白雷电自妖云中炸越而出,然后纷纷被凤栖梧抓在手心当中。

    一手雷!

    一手火!

    引得天雷入火中,叫那江山烽火啸!

    “尝尝我这新鲜的天雷劫火!”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