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莫要融入黑暗,莫要沉浸阴影
    凤栖梧在青光笼罩之下丝毫不敢动,一方面是不敢,另一方面,是他已经感觉到了这股力量当中没有伤害他的意思。

    索性,凤栖梧便任由太乙天尊所为了。

    当然,在此之前,凤栖梧已经问过系统了,除了大道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通过任何方法寻找到它的踪影,要不然,说不定为了系统,凤栖梧也不可能在此安然站立。

    “倒是个寻仙问道的好苗子,可惜劫难颇多啊……”不知是不是凤栖梧的错觉,他似乎在虚空当中听到了一声叹息?

    “你走吧,不过你要记得我一句话,此生莫要沉浸黑暗,莫要融入阴影,否则尔道倾颓。”

    “莫要沉浸黑暗,莫要融入阴影吗……”凤栖梧喃喃道,虚空再行一礼致谢,只是可惜的是,那声音却没有再想起,似乎是真的离去了。

    凤栖梧松了口气,朝着南天门而去,紧接着分出一点意识到系统当中问道。

    “你说他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系统:“只是对你施展了一类仙法,探视了你的仙根,并且洞悉了你未来的劫难而已。”

    凤栖梧一惊:“这般厉害?”

    系统:“自然,不过你也不必过于仰望他,以你的资质加上我的辅助,很快,你就可以追上他。”

    “然后超越他?”

    系统:“我没这么说。你追上他,已经是你仙根的极致了,想要超越,需要的是大毅力,大勇气,大智慧以及最重要的大气运。”

    “前三者或许无关紧要,但是大气运,却是你超越他的根本。但你要知道,这东西无法修炼,无法洞察,全凭己身。”

    “这样啊……”凤栖梧暗自将系统的话记在心里,大气运?现在想这个,还是早了些呢……

    四大天王,我来了!

    凤栖梧嘴角噙笑,身上纯白火衣瞬间燃烧,紧接着,他便踏入了那通往第三重天的通道!

    那是一道大门,一道通天的大门,金碧辉煌,其上镶龙雕凤,各色玉石深嵌其中,澎湃高洁的气息从这道门上散发而出。

    而在这道门之后,则是一望无尽的人间世界。

    南天门,到了。

    “何人至此?”

    就在凤栖梧的脚踏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那本无一人镇守的南天门前突然闪出了四道身影。

    四大天王!

    凤栖梧微微一笑,走前一步,说到:“今日迫不得已想要借南天门一过,不过我没有御旨在手,所以只能硬闯,望四位天王手下留情。”

    硬闯南天门!

    四人听到凤栖梧的话,眼神俱是一凛,手中仙器想都不想的就飞起冲着凤栖梧就卷了过来!

    那是一把散发着浓郁仙光的仙剑,一条狰狞的赤龙,一把宝光盎然的伞以及一抹贯耳的琵琶音。

    四**器威压笼罩在身,这是凤栖梧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遇到的如此强大的气势。就连上圣天尊都比不上!

    凤栖梧脚步微微后退,眼中神色凛然,四人中,他最忌惮的,就是那琵琶天王了,音功,是仙法当中有名的难缠主!

    手中法决轻启,数道纯白火柱从地上如同爆发的火山一般,朝着天空喷涌而去,形成了一道火焰的屏障!

    但这还不算完,这只是凤栖梧暂时阻拦那三道攻击的手段而已!他现在真正要对抗并暂时压制住的,是那琵琶的仙乐!

    “三千剑!剑道铮鸣!”

    虚影,自凤栖梧身后浮现,那三千道火焰剑化作一条长河的模样,不停流转,互相铮鸣相击,似是要一较高低!然而随着长河的流转,这冗乱的剑鸣却化作一道古井无波的声音。

    那似乎是最平淡的声音,没有半点仙力,没有半点剑意,没有半点拘束在其中,似乎它就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但就是这样,却在刹那间让那手持琵琶的魔礼海脸色瞬间煞白!

    “大道之音!竟是大道之音!”魔礼海嘴唇有些颤抖,手中琵琶在那剑音扫过之下,瞬间弦断,再没了半点仙乐涤荡。

    “朝闻道……夕死可矣……”魔礼海嘴角流出血,他的仙根受到了创伤,此时,已无力再战,而且他也无心再战了。

    “尔等魔道!魔道!”魔礼海的倒地的惨状让那三人近乎疯狂,他们不休音道,不知道凤栖梧倒地对魔礼海做了什么,但是他们却能够感觉得到,魔礼海的仙根受到了创伤,虽不致命,但此仇却不能不报。

    “收!”魔礼红手掌一捏,想要凭借那宝伞的力量将凤栖梧收在其中。想当年,他凭此伞不知收了多少妖孽,所以他对自己的宝伞有着极高的自信。

    可是他不知道,凤栖梧本体是个残留着凤凰之力的朱雀之身,玩的,是那极致的南明离火!

    南明离火无物不焚,凤栖梧有着绝对的自信用它将那伞烧个干净!

    “起!”凤栖梧身形微蹲,双手如同抬起千钧之物一般,火衣之下青色血管暴涨,火气弥漫周身,两条神龙从地而起,这两条神龙可和之前他用来吓唬孙悟空时候的那条半成品都不到的火龙不一样。

    它们精雕细琢,双眼灵动,极其逼真并且具有灵性,丝毫看不出来它们是火焰之身。如若将他们丢到龙族之地去,怕是龙族要是不闻气息的话,也不会察觉到它们并不是一族。

    神龙刚被召唤而出,就顺着那宝伞巨大的撕扯之力盘旋而去,那神龙咆哮着,似乎是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一样,在凤栖梧的控制下,它大口一张,大片火海喷涌而出,朝着那宝伞就去了。

    “不对!”魔礼寿脸色大变,伸手一罩,竟是靠着拿捏之法硬生生的将那宝伞横空移了数丈之远。

    魔礼红脸色微变,他们兄弟四人朝夕相处不知穷几时间,互相之间法器相熟,所以魔礼寿才能够在魔礼红全力使用宝伞的时候硬生生的将其平移数丈!

    但是魔礼红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似是知道魔礼红心中所想,魔礼寿面色严肃的张口解释道:“他的火不是凡火,赤龙能够感觉出来,如果这火碰了他的身,哪怕是半点,也足以将它重新熔炼,甚至熔成虚无之物。”

    魔礼红脸色这才大变,他知道这赤龙是何物所化,乃是魔力寿手缠的赤索,天天受起仙力浸染,品阶等级早已和他的宝伞相称,如今赤龙感觉到有危险,那岂不是说,自己的宝伞遇到了那火,同样也要被炼化殆尽吗?!

    “此人当真恐怖!我等该如何去办?”一时间,三人竟有些拿不准主意了。

    魔礼青仍旧在压抑着手中颤抖的宝剑,刚才的大道之音虽然主要针对的是魔礼海,但是毕竟是剑鸣,大道剑鸣,足以让万剑俯首,此时的魔礼青,连想要拔剑都做不到!

    “三位既然停手,那么,在下就要得罪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