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你当老大
    可是现在叶藏锋的打手才是发现,那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好吗!

    对于张山这种神人来会说,打败扎克,紧接着虐杀百人,最后徒手打开铁笼,才是牛逼到爆炸的好吗!

    然而,事实上张山的确是做到了!直接将铁笼的两根柱子,直接从中间推断开来!

    “真的,真的推断了?”叶藏锋捏住了拳头,完全都是看傻了,他现在只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转身逃跑。

    这种力量,大的未免吓人,这还是人吗?简直是怪物好吗!

    “杀了他,杀了他!”叶藏锋手忙脚乱的想要将手枪拿出来,而在他拿枪的时候,松子猛地就是抬起手来,照着叶藏锋的手腕打了过去。

    作为一个军队出身的松子,身手不知道要比叶藏锋好多,咣当的一脚就将叶藏锋的手枪直接踢在了地上。

    “松子,你他-妈疯了吗?对我出手?”叶藏锋的手火-辣辣的疼,无比凶狠的看着松子。

    “我草泥马的,疯子!”松子疯狂的辱骂起来。

    “我还草泥马的!叶藏锋,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招惹的!”松子直接拿着手枪,直接顶在了叶藏锋的脑袋上面,瞬间叶藏锋就是不敢动了。

    “叶藏锋,我警告你张山他是你不能动的。现在,我以军队的名义,逮捕你。你涉嫌赌博,卖-淫,等各种违法的行业。”松子拿着手枪,死死的顶咋子叶藏锋的脑袋上。

    “你逮捕我?笑话吗?”叶藏锋冷笑一声,他猛地就是踏前一步:“你有本事开枪?你开枪!”

    “我草泥马的!”松子直接抬起枪把,对着叶藏锋的脖子上咣当的一下,直接将他敲倒在地上。

    刚才已经是没有挣扎的刘源,又是开始挣-扎起来。如果被叶藏锋的人拖到地下室的位置,他肯定要被折磨到命都没有的。

    刘源猛地就是朝着身边的一个男人撞了过去,他直接枪过大汉手中的棍子,劈头盖脸的就是砸了上去,要比刚才凶狠不知道多少倍。

    闫峰和左娇如两个妹子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他们两个都是穿着高跟鞋,以及昂贵的衣服。

    不过闫峰毕竟要女汉子不少,上去就是举起一个在桌子上的昂贵酒瓶子,照着另外一个大汉的脑袋上就是砸了过去。  可以说这么一砸,就已经缓解了刘源不少的压力。刚才的刘源是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他很清楚如果叶藏锋对他下手的话,自己是跑不掉的,所以只是挣-扎了一下,但是现在他很清楚,叶藏锋将基本

    上大部分在地下拳击场里面的人都派遣过去对付张山了。

    叶藏锋毕竟是云南最大的势力,在地下拳击场的人的确是足够多的,现在台子下面还有着不知道多少人,这些都是叶藏锋所养的打手。

    刘源很清楚,如果刚才动手的话,怎么都可不能跑的出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张山一个人直接全部干翻了,这简直是超级赛亚人的战斗力好吗!

    “松子,你确定要这样做?”叶藏锋被松子伦了一凳子,整个人都是有些迷糊的。

    “老子很确定。”松子举起凳子咣当又是一下,砸了过来,叶藏锋整个人都是被砸的晕头转向,什么都不清楚。

    “给我跪下来!”松子一脚踹到叶藏锋的膝盖上,直接让他跪了下来。

    “我草泥马的,松子,你不得好死!”叶藏锋疯狂的大吼起来,但是没有用,松子死死的将他摁倒在地上。

    “你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上,就要想到你可能有这么一天的。”松子一直都没有办掉叶藏锋,完全是因为两个人有利益的接触。

    但是如果是高层人想要办掉叶藏锋,松子绝对是要全力配合的,他根本不不敢不配合。所以,在松子看来张山肯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存在,所以她自然是非常配合的。

    张山看都没有看地上的一大群人,直接就是饶过了一大批人,无比淡定的朝着电梯的位置走去,他缓缓的按下了电梯。

    在高台上观看比赛所有的人都是疯狂的大吼起来了。

    “厉害!”

    “山神!”

    “简直是神!”

    “帅爆了!”

    “我要给你生猴子!”

    “山神,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要给你生十个猴子!”

    所有人都是在疯狂的大吼起来,全部都是对准了张山一个人。

    张山很果断的按下了电梯,直接到了负一楼的位置。叶藏锋已经被松子完全制服了,刘源也是非常果断的将两个大汉制服了。

    “张哥,你没事把?”刘源立刻迎了上来,非常恭敬的说道,现在的张山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大佬,活菩萨一样的人物,要好好的供奉着。

    “没事。”张山淡淡的摇了摇头,他除了浑身上下都是血液以外,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事情。

    “那就好。”刘源点了点头,旋即问道:“接下来怎么处理?”

    张山看着已经被打成死狗一样的叶藏锋,冷冷的笑了起来:“做掉叶藏锋和李源,你当这里的老大。”

    刘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都是微微的颤-抖起来了,这种事情原本他就只是想想的,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当这句话真的说出来的时候,刘源真的有一种做梦一样的感觉,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他再想着这件事情。  “真的可以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