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直接废掉!
    所有人都是一副活脱脱见了鬼的样子,一脚直接将扎克踢成残废,这需要多么惊人以及恐怖的力量。

    松子是部队出身,他都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过,单单是看着就有一种惊世骇俗的感觉。

    “厉害,太厉害了。”松子深深吸了一口凉气,这种人如果刚才想要对他们动手的话,百分之百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是命都没有了的。

    叶藏锋也是觉得背后有一股凉意升腾了起来,扎克是他们拳击场最强大的拳击手,而这个拳击手在张山的手中甚至是没有支撑过两个回合,这力量未免也过强悍了?

    如果张山对叶藏锋动手的话,岂不是连一点反抗的可能都没有?

    想到这里,在场所有人都是觉得有一股子寒意升腾而起。如果张山想要动手杀人的话,在场绝对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的住的。

    张山很清楚自己一脚的力道到底有多么恐怖的,他的一脚至少是普通人30倍数以上的力量,哪怕扎克的实力在强,也绝对无法支撑住这一脚的。

    “竟然一脚就秒杀了,切!”

    “这么大的力量?”

    “这是假拳把?”

    “太假了。”

    “百分之百是扎克打假拳的。”

    “这是拳击场坑钱的,赶紧退款。”

    “打什么假拳,当我们看不出来吗?”

    耳边顿时响起了噪杂的咆哮之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异常的愤怒,他们都是认为张山和扎克这一盘是百分之百打的假拳。

    毕竟先是扎克一拳头打在张山的身上,后者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换到张山反击的时候,直接就是一脚将扎克踢成了残废一样。

    现在的扎克完全都是站不起来了,这是让所有人都是彻底愤怒起来,这种情况很明显就是打假拳,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完全就是这个样子。

    这点也是足够了。

    “屁的假拳,一群傻叉。”

    “竟然说山神是假拳。”

    “我表示泰森来了,都不是山神的对手。”

    “竟然说山神打假拳,我已经看不下去了。”

    “一群白痴!”

    在张山的直播间当中,顿时群情激奋,都是异常的愤怒,他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说张山出假拳,这种事情断然无法忍受。

    “哦?”张山眉头一挑,他所要的就是最大的威慑,将所有人都威慑其中。自然不希望别人说他是打假拳。

    “大家既然说我是打假拳,那大家就看好了。”张山看着关闭的铁笼,又是朝着最上方的位置看了过去。

    “叶藏锋,你不是希望我直接将扎克打死吗?正好,我就进入铁笼将扎克活活打死。”

    对于叶藏锋来说,扎克绝对是赚钱的工具,而且是镇守拳击场的重要人物,如果扎克死了的话,对于拳击场来说绝对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大家看好了。”张山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场所有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直接就是盖过了所有的噪杂之声

    “大家觉得我是打假拳,我就直接将扎克打死,给大家证明。”张山的嘴角浮现出极为狰狞的笑容。

    他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如果是在天朝内陆,生活在文明法制的年代。张山绝对不会如此暴力和血腥的。

    但是在云南边境这种地方,如果你不杀人,你不心狠手辣,你只有被人杀。你不侵-犯别人,不代表别人不侵-犯你。

    张山想要在如此多的大佬里面站稳脚步,必须要足够的狠,拿出足够的气魄和实力,必须要将所有的人都直接给震慑住的。

    张山很强,足够的强,但是单单强大没有用,还必须要狠,要有足够的手腕和魄力。首先将扎克直接打成残废,便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好啊,打啊,将扎克这废物打死。”

    “打什么假拳,你有本事将扎克打死!”

    “直接将扎克打死,我们就信你了!”

    “打死这个废物扎克,反正这种废物留着也没什么用。”

    “直接打死扎克。”

    张山看着基本上已经完全愤怒的群体,朝着直播间的粉丝水友们解释道:“大家要记住一般地下拳击场,都会涉及到赌博这一类的。一般来说,扎克绝对是大热门,而我是冷门。”

    “虽然我的实力很强,但是从来没有在拳击场露过面,大家也不知道我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的。”

    张山对着众人不断的解释着。很多直播间的水友和粉丝们都是明白了过来,这种地下拳击场就是和刚才在楼上的竞争和赌博一样的。

    说白了,绝大多数人都是赌博在扎克的身上,认定最后赢的绝对是扎克。但是到了最后,张山直接爆出了大冷门,侵-犯了所有人的利益。

    所以,在观看比赛的群众们都是极为的不爽,哪怕不是假拳也是认为是假拳的。基本上来赌博的都是下注的很大一笔数目的,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些难以接受。

    张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扎克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现在的扎克是倒在了地上,基本上失去了所有的战斗能力,属于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张山抬起脚来,重重的朝着扎克的胸膛猛地踩了下去,一个瞬间他胸口的骨头全部都是断裂了开来。  扎克是无比的痛苦的大喊起来,那种骨头全部断裂的疼痛感是让她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他整个人都是疼的面色苍白如雪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