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地下拳台
    这种做法,明眼人都是看的出来,赤果果的打脸。

    一点都不不给张山任何的面子。  在一楼大厅的人大概有二十来个,但是能跟随着上到二楼的人并不多,只有不到七位。一人是李源,脸上有刀疤的一位,是刘源的死对头。一人是刘源,这两个人是这件事情的主角。一个是张山,那

    个如同熊一样壮硕的叶藏锋是这里的大佬。

    再次是张山,至于林峰和雷晨是被人拦截在了外面的。总共上楼的有两个美女,其中一人个子比较娇小是左娇如。另外一个女人连上始终都是恬静的笑容,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名为闫峰。

    她是这里最大的集团,财力最丰厚的一个人。

    走在最后后面的一人名为宋林,是这里白道能说的上话的人

    在二楼的包厢当中,是一个将近两三百平方米的房间,很是幽静,在这里聚集着整个云南省最为顶尖的势力。

    不管是富二代也好,还是白手起家的人也好,基本都汇聚到了这里。

    “这次是来第一是为了解决问题,当然了按照以往的惯例,总要开始娱乐一番。”叶藏锋明显是这里的主事人,率先开口说道。

    “哈哈,我明白叶少的意思。这里的地下拳击场已经文明很久了。”李源大笑几声。

    “李大少的消息,的确灵通。我这拳击场虽然真正还没有的运营起来,但是在云南这一块算是很有名气了。”说到拳击场的事情,叶藏锋便是忍不住的得意了起来。

    “拳击场吗?”张山微微闭上了眼睛,他们所说的拳击场应该不是一般正规程序的拳击场。

    怕是。

    “来,大家过来看看。”叶藏锋点开遥控,在最前面的大电视机被打了开来,巨大的屏幕中顿时呈现出两个精壮的男子,他们都是赤果着上身。

    这两个拳击手,都是下的死手,戴着拳击手套,他们都不是天朝人,一看便知道是缅甸或者泰国那边的人。

    这点张山完全能猜测到,相对来说华人的出场费绝对要比泰国和缅甸人的出场费高出太多,而且比起拳法的话华人还没有缅甸和泰国人那么凶狠彪悍的打法。

    “这拳击大家看的可否满意?”叶藏锋问道。

    “叶大少,满意是满意。不过你就让我们这多人看电视吗。那还不如看泰森的拳击赛呢。”闫峰轻笑一声,讥讽道。

    “哈哈,你们这说的是哪里话。肯定不会让你们隔着屏幕看,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吃吃饭饭,在下去看拳击赛。”

    叶藏锋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打了一个响指,在他身后的一个女侍卫便是将菜单发放到每个人的手里面。

    “我不知道大家喜欢吃点什么,随便点点吧。”

    “叶大少,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没有什么胃口。”刘源将菜单推了回去,这个举动顿时让叶藏锋的面色一沉。

    这种行为,无疑是赤果果的打脸。

    “刘源,你不想吃饭,可以不吃。”叶藏锋将菜单收了回来:“大家继续。”

    “叶大少,不用将现场的气氛弄得这么僵硬,都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大家是来解决问题的。”左绞如见到现场的气氛又是变得僵硬下来,淡淡的开口道。

    “既然左娇如开口了,那我们就先下去看看吧。”叶藏锋冷哼一声,对于其他几位云南大佬的面子,他却不得不给。

    “跟我来吧。”

    一行几个人从饭桌上站了起来,朝着后面的电梯走去,从电梯下到负一楼便是所谓的地下拳击场了。

    这个时候,叶藏锋和刘源脸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的浓郁。

    “地下拳击场的场面比较血-腥-暴-力,大家在观看的时候,若是不适应的话,还是回楼上休息的好。”叶藏锋介绍道。

    “拳击手都是缅甸和泰国的吗?”刚才一直都是在观看着电视的闫峰问道。

    “基本上都是泰国和缅甸的打手,相对来说我们支付的费用也会低不少,他们为了赚钱,出手都会很卖力的。”叶藏锋解释道。

    这些张山是早就想到了。

    “泰拳的打发比较凶狠直接,来这里看地下拳击赛的都是有钱人,他们要找的是平常生活中找不到的乐子。自然要找打发更为凶悍的人。”

    “诸位请把。”叶藏锋挥了挥手。

    说完,叶藏锋亲自带路,走在最前面,领着众人朝着里面走去。

    里面是有很多的房间,叶藏锋直接领着众人朝着最大的房间中走去,从这个位置,正好能很清楚的看到地面上的拳击擂台。

    在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擂台,在最上面的位置坐着很多人,基本上是座无虚席,很显然的是这个地下拳击场也不知道开了多长的时间。

    张山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地下拳击场绝对不是叶藏锋所说的刚刚开办,暗地里也不知道用这个拳击场积累了多少的钱。

    “这个拳击场每天能给他带入的收入怕是不少,只是不知道为何要把我们带到这个拳击场来。”张山不知道叶藏锋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叶大少,就这么看拳不是有些无聊,不如我们来赌点什么?”

    一直都是没有说话的,安静的走在队伍的最后一个男子,突然开口说道。  这个男子,张山一直都是在观察着。直到她说话的时候,才是隐隐有一种很强的气势展现了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