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玩票大的
    “这次的聚会云南的大佬都会在吗?”张山问道。

    “云南的大佬都会参加。是为了我的事情。”刘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这些事情张山最后还是会知道的。

    如果这个时候不说,后来被张山知道的话,无疑就是有一种让他被利用的感觉。这种感觉,肯定会让张山有反感的。

    “我知道。你找我肯定有事情的。”张山早就是猜测到了刘源的想法。从一开始刘源就是抱着一种交好的态度。

    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信任的人。他们这些人都是信奉利益至上的,对于他们来说朋友只是很遥远的词语。

    刘源是百分之百不会去交什么朋友的,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只有利益至上的。所以从一开始张山就是知道刘源是要利用他的。

    或者说不能是利用,单纯的是互相的帮助。

    但是这种帮助也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

    “你们这些人疑心都很重,根本就不会去真诚的交朋友。和你们这种人相处真的很累。既然大家已经确定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一些话还是挑明了好。”张山说完,刘源脸上挣扎的神情也是消失了。

    他可以肯定张山也是需要他帮助的,主要是他这么时间在这里所积累的下来的人脉和资源。

    “张先生,那我就实话说了。”刘源现在也是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反正张山都是将话语完全挑明了。  “我和云南的另外一个势力发生矛盾了,总的来说就是利益上的冲突。我和他一直都有着利益上的冲突。我们都是开赌场,但是你知道,城市总共就这么大一点的地方。他开,我就开不下去。一件小事

    终于将我们的矛盾彻底激发了。”

    “现在基本上已经发展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了。不是我死,就是他亡。我们的火拼最后闹出来的动静的确太大了,直接惊动了高层。”

    刘源说的很简单,并没有将他们如何火拼的细节说出来。

    “哦,我明白了。”张山打断了刘源的话语。

    他们这一行,虽然做的都是违法的生意,但是本质上来讲还是求财的。没有谁会成天打打杀杀,实在是被逼迫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会爆发出矛盾,才会进行火拼。

    毕竟只要发生大型的斗殴,甚至是伤亡事情,最上面的人调差下来,谁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在云南所有的势力才是会出面调解他们的矛盾。

    “你有家人死了吗?”张山问道。

    刘源一愣,旋即整个人都是沉默了下来,变得无比狰狞和恐怖,他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几个字。

    “是的!”

    张山在看到刘源的表情便是什么都明白了,如果只是单纯的利益上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闹出这样的矛盾。

    千万不要认为混黑道,就是打打杀杀,一言不合上来就是拿刀子砍杀。那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现在的社会都是在进步发展的,不是几十年前那个年代,年代不懂,自然很多事情也就不同了。

    大家都是为了赚钱,能不动手,自然是不会动手。

    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求财的。

    不管是在内地的违法的商业,还是在沿海,亦或者是边境的产业,都是秉持着一个原则。

    赚钱,客人至上。

    不是被逼迫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但是这种亲人被迫害的事情,这些已经触及到人的底线了。也难怪刘源愤怒到这种地步,都是忍不住要和人火拼起来。

    “我理解。”张山轻轻拍了拍刘源的肩膀,一个人最为重要的就是亲人,若是亲人离世的话那份痛苦如果没有经历过根本就体会不到的。

    “张先生,如果你能帮我,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刘源猛地握紧了拳头,整个脸庞都是变得扭曲起来。

    “不用这样。”张山看向了窗外,他能感觉到刘源的愤怒,而这种愤怒正是他所需要的。

    他需要刘源的帮助,最好是能够将云南边境所有的力量给震慑住。

    “我知道你能帮助我的。”刘源饱含着期待的目光落在了张山的身上,现在她几乎所有的希望都是落在了后者的身上。

    “召集人手,玩票大的。”张山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好,我立刻召集人手。”刘源见到张山已经同意下来,无比激动的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有张山帮助的,云南边境的势力他都不用放在眼里。

    “阿豹,召集我所有的人手!前往云豹大酒店。”刘源下达了命令。

    “是。”阿豹知道这一次刘源是要借助着张山的力量破釜沉舟了,但是他却没有从张山的身上看出来任何出众的地方。

    如果阿豹看到刚才的情景话,就不会这么想了。

    “云豹大酒店吗,这个名字倒是蛮霸气的。”张山闭上了眼睛,靠在了座位上,等待着接下来的血雨腥风。

    刘源开车的速度也是缓慢了下来,显然是准备继续筹集人手下去。

    云豹酒店,是李家所开的一个产业。

    此刻在酒店一楼的位置,一个年纪二十来岁的男子,长相极为的英俊,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脸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在脸上触目惊心。

    “刘源的谱可是越来越大了,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他。”

    男子的眼中闪过一道阴沉之色,冷笑道。  “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一个大汉笑了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