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赌场
    “啪!”

    张山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的目光阴沉的吓人,死死的看着中年男子,猛地便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在空中几乎是化为一道残影。

    赌场的中年男子脸上虚伪的笑容,微微一愣,这种身手,除非是动枪,否者整个赌场都是没有人能够将张山压服的。

    baby诧异的站在身后,她很少见过如此愤怒的张山,美丽的脸庞上生出了冷峻之色。

    “张山,别太冲动了。”baby劝慰道,毕竟他们日后还是要一起共事的,不用弄的如此僵。

    中年男子望着张山身后的baby,眼中闪过极为贪婪的神色。

    “龍腾,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对于张山来说,九千万也不是什么大额的数字。但关键在于他太过分了!

    龍腾无比怨毒的眼神在悄然闪烁而过,在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的神情顿时变得平缓了许多:“对不起,山哥。”

    张山的神情显得更为恐怖,他无比的恐怖实力自然看出来了龍腾眼中闪过极为阴森的眼神。

    这个家伙不能留!

    “你赌可以,但是不能用我的女人用来赌!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张山的声音越发的阴沉。

    “对不起,山哥。真的对不起。”龍腾不断的道歉着,这个时候张山就是她的救命稻草,根本就不敢得罪。

    “没有下一次,从现在起,你们全部都要听我的指挥。”张山的眼神更为的吓人。

    “是的,山哥,山哥。我保证。”龍腾这种人为了能活下去,所谓的尊严什么都可以不要的。

    张山看着上面的合同,他并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烦,缓缓的将合同放了下来,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朋友,我们来赌一场如何?”

    “你也要赌吗?不过在此之前,要将钱还上。不然我们就只能按照赌场的规矩来办事情了。”中年男子的眼神又是再次落在了baby的身上,贪婪无比。

    “你再看,我保证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张山踏前一步,那股如同洪荒野兽一般强烈无比的气势猛然爆射而出。

    中年男子的脸色骤然一白,下意识的退后了数步,他在年轻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危险的气势,而这种气势哪怕是在河口那些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身上都没有的。

    “哈哈,朋友,规矩就是规矩。我们都是遵守规矩的。”中年男子虚伪的一笑,但是他的目光却是不敢在baby身上停留哪怕半刻了。

    “我想问,他还要多久才到还钱的时间?”张山冷峻的问道。

    “按照我们的赌场规定,必须在三天内还清。超过一天,剁一只手。”中年男子和善的回答着。

    “那我来赌。”张山的嘴角缓缓上扬,笑的无比的自信。

    中年男子看着张山,他的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非常的真挚:“你赌,当然可以!”

    在张山他们进来的时候,中年男子可是看到了四辆豪车,每一辆车子的价格至少都是在上千万元的。

    中年男子可不会觉得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会有这么多钱,显然张山的家庭背景很深厚。

    不过他们作赌场这一行的,为了钱,根本就没有他们不敢得罪的人。本来做赌场这一行,黑白都有关心。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在他们的地头上,是龍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趴着!

    “张先生,不知道你想玩什么?”中年男子作为这里的赌术高手,颇为有自信。

    “玩牌。”张山淡淡的回答。

    baby的眉头一皱,在她的记忆当中张山可是根本就不会赌术的,下意识她便是说:“张山,你会赌术?”

    对于赌场,baby是接触过的。正规的赌场大多数都是在澳门,但是在云南,缅甸,泰国的赌场有着各种骗术。

    归根到底的套路,赢小钱,输大钱,赌红个眼,输掉更多的钱,先下欠条,家里人赎人,没有钱卖掉器官,女人卖做妓女。

    在云南,这种事情在赌场很常见。

    在baby看来,张山实在是太过生气,才是有如此冲动的举动。

    “没事。”张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baby仅仅是知道他的身手很厉害,但是具体有多厉害,并不清楚。

    “真的没事吗?”baby还是不肯放下心来。

    “发牌吧。”张山淡淡的开口道。

    baby在看到张山脸上挂着胜券在握的笑容,所有的担忧都是收回了扣中。眼前的男人,永远都是这样。

    你根本就看不到底,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神秘。

    想要窥视到他的底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开始把。“张山对发牌的女官说道。

    “谢谢山哥了。”龍腾见到张山可以出手,心中终于舒缓了一口气,不在那么担心了,他擦了擦额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精神攻击根本没有用。

    “张山,你不能和他赌博!”

    就在女官发牌的时候,一道声音从张山的背后响了起来,让他微微一愣。

    林峰大步的走了过来,瞪大眼睛看着张山:“你不知道他是谁?”

    “谁?”张山问道。

    “神手。”林峰瞪大了眼睛说道。

    “神手?”张山的眉头微微一挑,这个名字的确是颇为有意思。

    “你不知道神手,因为你不了解赌场这个东西。神手在赌术界是很有名气的。他基本上都是没有输过,基本上。”

    冰山美女淡淡的口吻,说道。

    “哦?”张山看着中年男子脸上那道明显的伤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