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霸气的李古成
    林峰走路的时候有些恐慌,步伐都是漂浮着,根本连站都是站不稳,很显然刚才的事情对他又是一次很大的冲击。

    “baby,刚才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很特别的能力?”林峰走到baby身后,诧异的问道。

    “恩,有的。本来很多事情就是用科学解释不通的。”baby淡淡的说道,对于林峰的态度不冷不热的,笑容也是出与礼貌性的笑容。

    “张山,是不是很厉害?”林峰很聪明,他能够看出baby肯定是没有那么强的,之所以让这些人老实下来,完全是因为张山。

    “是呀。”baby谈到张山的时候,笑容变得很是甜蜜。

    “我知道了。”林峰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刚才那股死亡的威胁,让他的锐气被消磨了不少,他清楚如果在高傲下去的话,很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时候人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你自己上去把。”baby对林峰说完,便是离开了。

    林峰跟随着漂亮的东方美女,进入到房间当中,刚刚进去的时候,他便是看到了噙着一脸笑容的张山,原本他对张山是颇为不屑的,但是现在在看到张山,他的本能反映是尊敬的喊道:“张前辈。”

    这话态度的转变,哪怕是张山都是为之一愣,旋即朝着林峰淡淡的一笑,他的年纪和林峰相差无几,但如果比起实力的话,要比林峰强的多,这声前辈他受得住。

    “李老。”在这之后,林峰才是对李谷成说道。实际上对于林峰这种人来说,钱也只是数字而已,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个案件比较离奇。

    “哈哈,坐,坐。”李谷成笑的很和善,指着沙发的位置说道。

    “恩。”林峰坐了下来,脸上终于少了几分锐气。

    “你已经调查过,李月在回来的时候,接触过多少人?”张山直接问林峰的话,倒是能省却不少的功夫。

    “三十一个,我都调查过。”林峰在谈到案件上的时候,脸上不自然的浮现出淡淡的自信,对于自己的手段极为的自信。

    “说。”张山刚才在询问李谷城的时候,并没有去问这些。毕竟哪怕是父亲也不会对自己儿子的社交情况有所了解。

    林峰将李月所接触过的人基本全部列举出来了,而且是将他们的可能性一一排除掉了,按照林峰的说法来看,心脏病必定是死于内部原因,而不是外部的原因。

    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通过药物进行的杀害。

    张山的眉头微微皱起,至于是不是药物不能判断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麻烦,将舞老再叫进来。”

    最后解刨的人毕竟是舞老,也只有他最后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管想要让这老顽固好好说话,还是得费一番周折。

    “算了,李老,你只需要将最后的报告检测给我好了。”张山联想到舞老的固执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干脆是直接找到了最后的检测报告。

    张山在看到了舞老的检测报告,在结合林峰所说的话,思索起来。

    林峰和李谷城都是没有打断了张山的思考,大概过了几秒钟后,才是抬起头来,从刚才李谷城的话语中,他是回想起了什么:“李月先前是外出游玩,后来回来的原因是因为要结婚了?”

    “是的,是和一个家族的联姻。”李谷城和林峰都是极为聪明的人,被张山这么一说,他们都是很快的想起了什么。

    “想要接触到李月的人,只有最为亲近的人。”张山缓缓开口说道,在接触到李月的人中,最为亲近的无非是两人,但是有一个人是被忽略掉了。

    “李月结婚的时候,他们肯定是做过的。”张山毫不怀疑这一点,现代人的思想都是极为的开放,更何况是已经要结婚的人。

    如果是在结婚的时候,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李月铁定是没有任何的防备心里。

    “去找黄蓉。”李谷城颇为激动的说道,虽然和他联姻的家族是一个大家族,向来关系都是很好,但是也难免他们会有什么心思,这些事情都是说不好的。

    “是。”东方美女立刻转身离开了,前后不到几分钟,一个西方的美女便是被带了上来,是的,在他身后是两个身材异常魁梧的保镖。

    是的,这个西方美女是被带上来的,现在李谷城看到她的目光完全是变了。

    “黄蓉,你将你和李月结婚那天的事情和我们说说,不要紧张。”李谷城依旧是一副颇为和蔼的态度,但是谁都知道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者背后的手段到底有多么恐怖。

    黄蓉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山注意到黄蓉的神情很不对,很不冷静,就算是被问话了,也不至于慌张这个样子。这点,倒不是可以肯定黄蓉就是对李月下毒手的人。

    因为黄蓉太不淡定了,一个敢杀人的心理素质是极为出色的,但是她却恐惧成这个样子。让人不免的怀疑到底是为何。

    林峰的目光已经变得审视了起来,他从心理学上判断的出,黄蓉在恐惧,而恐惧的原因显然是和李月有关系的。

    “说把。”李谷城的声音逐渐变得冷淡了下来,连带着房间里面的温度都是下降了。这个老者又是展现出了极为凌厉的气势。

    显然李月的死是触动了李谷城微弱的神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