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张山之威
    “放屁!”

    林峰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一位老者轰然起身,脸色涨的通红,紧盯着林峰:“我已经说过了无数次,他是死于心脏病,心脏病,你们听不懂吗!”

    因为过于激动的缘故,老者的面色潮红,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正在说话的林峰面色微微一僵,脸色彻底阴沉了下去,他最为厌烦的便是自己的话语被人质疑和打断。

    “你乱说什么?”林峰的目光不善,如果不是碍于老者的身份话,早就爆了粗口。

    张山冷眼旁观着,其实大家所持的意见各不相同。右边的人数虽然多,但是他们的意见其实都不一样。左边的人胜在意见相同,但却是各怀鬼胎。

    张山不敢有任何的大意,这些人都是常年在生死线上滚爬的人,接触过各种有钱的大佬,能人,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刚才说话的老者是华夏五甲级别医院的一名手术医生,舞老。他做过的手术在两千台以上,经验无比的丰富,要知道五甲级别的医院,整个华夏都没有几家。

    更何况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他的权威性自然毋庸置疑。但是这种人,他们的思想已经僵化了,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我才没有乱说,最后的尸体是我开刀检查的,我和法医都已经断定了,李家少爷是死于心脏病,他是因为纵欲过度,长期劳累,死于的心脏猝死。”老者寸步不让,声音铿锵有力。

    “老家伙话可不要乱说,有时候你们所看到的现象只是表面的,嘿嘿。”突然说话的男子,是一个身材佝偻矮小的中年男子,他发出的笑声极为的难听。

    嘿嘿的笑声,持续的时间极长,如果听久了,便是令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很显然,这个中年男子动手了,很可能他看舞老已经不顺眼很久了,借着这次机会准备下手。

    一股奇怪的波动在空气中传播着,声音中气十足的老者突然身体一僵,面色变得极为苍白起来。林峰的目光猛地就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身上,敏锐的意识让他察觉到这个中年男子有问题:“你在干什么?”

    中年男子只是嘿嘿的笑个不停,根本就不去理会林峰。

    只是随着笑声,老者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张山猛地站了起来,谁都看不清他的动作,等他们发现张山身影的时候,前者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在矮小男子的身后,那双手猛地握住了中年男子的肩膀。

    数十道诧异的目光瞬间就注视到了张山的身上,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带着浓浓的震惊,这样的速度,哪怕是国家级别的运动员,都跑不出来把。

    不仅仅是跑不出来,而是快出了太多,至少在五倍,六倍。林峰等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的大脑都是震撼的转不过弯来。

    这种速度,是用科学能够解释的吗?

    张山之所以这么做,第一是为了告诉那些还在坚持自己想法的老一辈,第二是为了震慑这些不老实的神棍。

    “朋友,这样对待一个老人不太好吧?”张山的手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力道,放在了中年男子的肩膀上。

    但是一直在嘿嘿笑着不停的中年男子笑声陡然停止了下来,根本就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他能感觉到一股子死亡的威胁从脚底下升起。

    中年男子毫不怀疑,在他肩膀上的那双手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的肩膀捏的粉碎。

    “对待前辈,我们晚辈要尊敬。”张山的手缓缓的挪了开来,他的眼神有些吓人。不管怎么说,舞老一生所救下的生命无数,是值得尊敬的前辈。

    张山不允许,谁动这么一位老者动手。

    中年男子连大气都不敢出,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落下,他缓缓了一口气,忙不迭失的点了点头。

    “下一次,我保证不会这么简单。”张山缓缓收回了手,他自然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情都是被李谷成所知道的一清二楚。

    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最为起码的就是展现出足够的实力。张山的目光再次扫过,那个七十来岁的老者依旧是古朴无波,毫不在意的样子,很显然他不在乎张山的实力,但是其他的人眼中都是透着几分敬佩,甚至还有几分畏惧!

    “好厉害,这是中国功夫吗?”两个米国人好奇的问道。

    “恩,是的,中国功夫。舞老,您继续。”张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之所以对舞老尊敬完全是对他的钦佩,现在社会人坚持自己的理念人并不多。

    不管是对,还是错,这样的人值得张山所敬佩。

    老者坐在座位上,好一会都是缓不过来,baby小跑到老者的身边,取出了背包后面的保温瓶,温柔道:”舞老,您喝水。”

    舞老神情略微痛苦的接过了水瓶,轻轻抿了一口,略微过了几秒钟后,他的肤色逐渐恢复到了健康之色。

    这个时候,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神情不变的老者,目光才是猛的落在了张山的身上!

    那一瞬间的目光,一闪而逝,但却被张山极为清晰的捕获到了。

    baby已经折返了回来,张山收回了目光,重新落在了舞老的身上。舞老在恢复过来后,没有任何的畏惧,怒视着佝偻矮小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

    “谢谢,张山了。”

    舞老回转过头,对张山道谢。

    “举手之劳。”张山摇了摇手。

    “我不知道你耍的是什么把戏,不过我一样要说!”舞老依旧是硬气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