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古老的盗墓方法!
    这胡作人的话,竟是让张山,产生了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就连灵魂,都完全的颤栗了起来!

    从胡作人的话中,张山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他所说的那个狭长的地底古墓,就是张山苦其心志,想要寻找的,妇好逗留过的缝隙地底!也就是许大宏的祖先,从24岁,待到了岁的地方!

    直到许大宏的祖先,用计诓骗了妇好,让她自杀,许大宏的祖先离开,妇好也一直留在那里!

    可以说,一旦找到这个地方,这一次的殷墟妇好墓探险,就将以完美而告终!所有的历史谜团,一一的解开!

    被张山所征服的秘境,又将多一个!

    原本,张山对于找到那一个地方,已经感到绝望了,茫然没有丝毫线索,可如今,胡作人的出现,让张山宛如一名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哦?”不过张山的心理素质过硬,并没有将内心的狂喜情绪,丝毫表露出来,“胡作人先生,既然你已经找到那一座古墓的位置了,作为一名优秀的盗墓人,你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其中,挖掘出来绝世珍宝,为什么,你又要联系我呢?难道,你还想要我分一杯羹不成?白白的便宜我?”

    “呃……张山先生,既然我们都对那座古墓,有着极大的兴趣,算是同道中人,那么,我们不妨见一面,怎么样?”胡作人倒是主动邀请道。

    张山自然应允道。“没有问题。胡先生,你在什么地方?”

    “我就在鄂尔多斯,张山先生,我们一个小时后再见面。记住,我们单独见面,不要有不相干的人在场,可以么?”胡作人快速说道。

    “这没有问题。”张山也非常爽快。

    两人约定了见面的地点,就是张山下榻的酒店。

    随后,张山就赶紧回到酒店之中。这时,上官教授已经休息了。

    张山也并没有惊动上官教授,而是在自己的套房中,兴奋等待胡作人的到来。

    终于,在几十分钟后,张山在套房客厅中,见到了胡作人。

    这是一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是华人,长得非常之猥琐,为人矮小,黝黑的皮肤,看似憨厚的五官,穿着也十分的普通,像是一个常年劳作的庄稼汉。只不过,一双乌溜溜转动的眼睛里面,却是闪烁着无比狡狯光泽。

    “胡先生,请坐吧。”张山邀请胡作人坐下,给他斟了一杯酒。

    “呵,张山先生,我总算是见到真人了。”胡作人嘻嘻一笑,有着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

    “哦?胡先生这话的意思是?”张山笑了笑。

    “我也有看张山先生你的直播,很感兴趣。”胡作人笑得还算是诚实,并没有虚假成分。“张山先生,我可以直接说,我算是你的粉丝。”

    闻言,张山更是有些哭笑不得,心道,一个盗墓贼,居然是我的粉丝,这感觉还真是怪怪的。

    胡作人笑着解释道。“尤其是您,成为第一个进入秦皇陵的现代人,我简直对您崇拜得五体投地,您要知道,秦皇陵,对于我们这些盗墓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高如日月,大如天地的存在啊……”

    “呵呵呵,谢谢抬举了。”张山笑道。“那么,说说你发现的那个古墓吧。那个狭长的,根据你的判断,属于殷商时期的古墓,既然你已经发现了它,为什么你不单独进去,而是要找到我?”

    “呃……”胡作人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张山先生,关于这件事,我有几个理由。”

    “愿闻其详。”胡作人已经来了,张山也就不慌了,淡定发笑。

    “第一,我个人非常崇拜你,而你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探险家,因此,和你有一次合作,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无上光荣的事情。”

    “第二,你非常年轻,你的工作是探索秘境,在以后,你也会进入各种各样的古墓,那么,我们的合作,就不仅仅只限于这一次了,以后,会有更多的合作。”

    “第三,那个古墓,非常非常的大,我一个人,无论如何,也搞不定它。而我又不相信任何人,我不想寻求什么合作。当然,张山先生你是一个例外。”

    “第四,那个古墓,非常的诡异……我预感到,里面有非常神秘的力量,如果我,贸然的进入那个古墓,我会……我可能会,遭遇到不测。”

    说到这里,胡作人的眼神之中,也是流露出来了丝丝恐惧之意,面皮微微抽动几下。“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张山先生,我对于那座古墓,产生了恐惧心理,我害怕!而您,恰好就是从事各种神秘事件的人物,那些让人谈之色变的事情,在您看来,都是小儿科吧?所以说,我必须要找到您,让您亲自出马。”

    ‘古墓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张山心中微微一动。

    旋即,不动声色的道。“很奇怪,既然胡先生你根本就没有进入那个古墓,你怎么预感到,那里面充满了危险,并且充斥着一种神秘力量呢?”

    “这个……”胡作人解释了起来。“张山先生,您得知道,作为一名杰出的盗墓者,也是需要天赋的,这一行,也是需要天赋的。

    “嗯,的确,天赋是很重要的,任何一行,都需要有天赋。譬如任何艺术家,都是九分天才,一分努力。莫扎特四岁就能作曲,他再努力,也不过四年的时间,你能叫一个杀猪匠花四年功夫就学会作曲吗?”张山认同道。

    闻言,胡作人大喜道。“是的,是的,张山先生,盗墓就和其他艺术一样,非靠天才不可。我在五岁时就能爬进曲折的墓道,把墓里最名贵的东西带出来,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你的确是天才。”张山由衷的道。

    胡作人继续道。“一个杰出的盗墓者,要有各方面与众不同的天生本领,其中一项,就是要有极其灵敏,比兔子和地鼠还要灵敏的听觉。通常来说,古墓之中,有着许多不可测的陷阱,进入古墓的盗墓人,如果一不小心,就会中了陷阱,葬身在古墓之中。而不论陷阱如何巧妙,在快将发动之际,总有一点声响会发出来的。这种声响,可能极其低微,低微到了即使在死寂的古墓之中,普通人也听不到,但是一个有特殊灵敏听觉的人,就可以听得到,及时逃避。所以,灵敏如地鼠的听觉,是一个杰出盗墓人必需的条件之一。但是,拥有出色的听觉,也只能称之为优秀的盗墓人,还谈不上是最优秀的。”

    “最优秀的盗墓人,应该具备……感觉?对于危险本能的感觉?”张山试探的问道。

    “张山先生,您的智商实在是太高超了!”胡作人击节赞叹。“对!就是感觉!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也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告诉我,那个古墓中,有我无法应付的危险,我进入,就会死在里面!这是一种很清楚的感觉,所以我绝对不敢进去。”胡作人认真的说道。“而我相信,能够应付这种危险的人,在全世界,只有一个,就是您,秘境之王,张山!”

    “如果没有张山先生您的存在,那么,说实话,我会放弃这个古墓的。”胡作人耸肩道。“即便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因为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加重要。”

    “嗯。”张山微微点头,各种念头,在他脑中涌动——‘胡作人有着出色的第六感,他预判到了古墓里的危险,难道说,几千年过去了,妇好还活着?所谓的危险,就是来自妇好?’

    “胡先生,根据你的专业知识来说,这个古墓,到底有多大?”张山不由问道。

    “它的表面,是一条非常狭长的缝隙,但是在缝隙下面,逐渐的开阔,我无法形容它有多大。当然,它的规模,绝不会超过秦皇陵,但也是我们天朝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大型墓穴了。如果我说,它就好像一座小型的城市,张山先生,您会相信么?”

    “我绝对相信。”张山认真的说道。

    “那么,接下来,如果我们合作的话,胡先生准备怎么展开发掘这个古墓的工作?”张山好奇的问道。

    “张山先生,我说过,古墓很危险,所以,我不会轻易进入它。因此,首先我还是尽可能拿到古墓内的资料。我会采取一种非常古老的盗墓方法。”胡作人用极端专业的口气说道。“这个古老的盗墓方法,源自于天朝,而且,是根据张山先生,您的家乡,一些启发,发明出来的。这种方法,叫作‘探骊得珠法’。”

    “什么?探骊得珠法?是根据我家乡的一些事情,启发了盗墓人,发明出来的盗墓方法?”张山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胡作人非常肯定的点头道。“是的,首先采用这个方法盗墓的,是天朝四川一带的盗墓者,据说,这种盗墓法,是由四川zg市自流井一带,凿盐井的技术中衍化而来。四川zg的盐井开凿技师,可以用特殊的工具,深入地下好几百公尺,将需要的盐汁汲取上来。”

    “哦,这个我知道,我们zg市,是千年盐都。盐工都充满了智慧,而且非常勤劳,我的家乡,盛产井盐。”提起家乡,张山还是很自豪的。

    然后张山有些好奇的道。“你的意思是,那种方法,是不必进入墓穴,也不必弄开墓穴,而使用特种工具,把墓中的东西取出来?”

    “张山先生,这种古老的盗墓方法,我改进了一下。我可以放一支微型摄像头到古墓里去,并且附有红外线摄镜,那么,就算墓穴中漆黑一片,也可以通过摄像头连接的电脑画面,看到墓穴中的情形。”

    “好!!!!”闻言,张山忍不住大声喝彩起来。“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让我们,在进入古墓之前,看到古墓中的情况!非常有智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