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宝贵资料
    许大宏继续描述道。“羌方的军队,开始四散逃亡,有一部分,被敌军当场杀死了,而绝大部分,则被活捉,成为了敌军的奴隶。仅仅有很少的一部分族人,逃了出来。躲藏了起来。”

    “嗯。”张山点了点头,“许先生,看来,你的祖先,是顺利的逃出来了,并没有被杀死,也没有成为奴隶。”

    “祖先和逃出来的族人,藏了起来,不敢露面,因为那位女性将领,她的军队,并没有迅速撤离。”许大宏说道。“她率领军队,留在了我们的领地,好像是在修建什么,又好像是在挖掘什么。总而言之,是大兴土木,一直到几年后,她才率领军队,离开了我们的部落栖息之地。”

    “她在你们部落栖息之地,大兴土木的修建?”张山疑惑。

    而后,张山和上官教授,交换了一下眼色,异口同声的道。“她在做什么?”

    “许先生,当她率领军队,彻底离开之后,你的祖先,以及幸存的族人,有没有寻找,她的军队,以及奴隶,耗费几年,修建的东西?”张山快速发问。

    “当时并没有找到。”许大宏比手画脚的道。“当时,我的祖先,率领剩下的小部分族人,几乎是将一大片草原,每一寸的土地,统统都找过了,寻找得非常仔细,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不可能吧?”上官教授产生了质疑。“当时妇好的军队,以及奴隶的数量,加起来是非常庞大的,肯定是超过万人的。试想,超过万人,大兴土木,进行建造,时间持续了几年,事后怎么可能连一点痕迹都找不到呢?在当时,那一定是个相当巨大的工程!”

    “根据我先祖的描述,当时的确是没有找到什么。”许大宏又向张山索要了一支烟,点燃狠狠抽了起来。“请听我说,故事并没有结束。”

    “嗯,请继续。”张山鼓励道。

    “我的先祖,和剩余的族人,足足寻找了几个月,没有任何发现,之后,他们就继续在草原上生活。他们本以为,一切就会这么过去了。然而!”说到这里,许大宏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显现出来了十分恐惧的神色。

    “那……那位美丽的女性将领,她……她在几年之后,又……又重新来到了羌方人的草原!”许大宏紧张兮兮的道。“这一次,她并没有带很多兵马,根据我祖先的描述,她只是带了几百人……”

    “又是一场战争了?”张山疑惑道。

    在出土的甲骨文中,似乎也没有记载,妇好第二次出征羌方,因为在第一次的战斗中,羌方几乎已经就被击溃,瓦解了。

    历史是这样记载的——‘羌方是商朝西部的一个部落,地广人众,十分强大,其中最重要的两个部落是北羌和马羌,他们与商朝的关系和战不定,卜辞记载,武丁对羌方的战争,一次就曾调动一万三千人,商朝人俘获的羌方人只有很少一部分成为生产者,上至方伯,下至一般的羌民,绝大多数,都在商王频繁地祭祀中充当敬献给神灵的牺牲。’

    ‘不过看起来,也不是二讨羌方,因为这一次,妇好只带了几百人。’

    “不是战争,那位美丽的女性将领,她抓住了我的祖先,以及剩余的族人。我们已经不敢和她战斗了,因为在她的手里,有一件可以召唤雷霆的兵器,那是属于神的兵器,凡人是不能反抗的。”许大宏有些惧怕的道。

    “你的祖先被活捉了?”张山蹙眉。

    “是的,被抓住了,”许大宏继续说道。“女性将领,抓住了祖先和剩余族人,并没有处死他们,而是将他们,带到了一个……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在我们的草原……我爷爷描述,那个地方,入口是一条极为狭长的缝隙,在缝隙下面,两侧,已经修建起来了,一间间的石室,另外,在缝隙的底部,非常的宽广,修建了广场,以及驯养牲口的兽栏……”

    “哦!我知道了!”张山打了个响指。“原来,在上一次,她率领上万人,大兴土木,耗费数年,并不是在地面修建什么,而是向下挖掘,缔造了一个地下城,怪不得,许先生你的祖先,率领族人,搜查了几个月,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我的祖先,这一次被抓住,他是24岁的年龄。”许大宏诉说道。“祖先被带到那个缝隙下面的城市后,就一直被囚禁起来,他和族人的工作,就是驯养牲口,种植,一直都没有被处死,但绝不能逃走,女性将领的手下,会严密的监视祖先和族人,其中也发生过一些试图逃离的事件,但最终的结果,都是被严厉的刑法,处死掉了。没有谁可以逃出去。到后来,也没有人想逃了。”

    “就这样,祖先被关押了足足20年。”许大宏叙述道。“期间,祖先和族人,还有女性将领带来的人,但凡有生病的,都会被喂一种苦涩的药液,然后,无论什么病,都会好转起来。”

    “哦?被关押了20年?和那位女性将领(妇好)一起,也就是说,这20年里,她也并没有离开。”张山轻轻拍了拍额头,转头对上官教授道。“教授,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殷墟妇好墓,只是衣冠冢,并不是真正的妇好墓,在墓地棺梈中,没有发现妇好的尸体,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死,而是从朝歌,远遁到了如今的河套地区,也是当时的羌方。至于她为什么要舍弃尊贵的王后之位,舍弃老公武丁,这又是一个谜。”

    上官教授做恍然大悟状,“从现在的历史资料来看,妇好很早就死了(有说妇好死的时候才33岁),甲骨卜辞中有关妇好的内容都突然中断,那么,妇好是因何而死的?从已经翻译过来的甲骨来看,有好几种可能。有甲骨卜辞上,有这样的记载‘妇好要分娩了,不好。三旬又一日,甲寅日分娩,一定不好。女孩。’妇好是因为难产而去世的吗?。还一块甲骨上的记载则是‘出贞……王……于母辛……百宰……血。’又忍不住让人揣测,妇好是因为战役而亡,至少也是战伤复发而逝,那年头的战争,其实就是大规模的械斗,想要不负伤,恐怕不可能。所以武丁才为她复仇而战。”

    “原来,妇好那时候,并没有死!”上官教授神色激动的做着笔记。“这些口述的资料,实在太宝贵了!”

    “许先生,请继续讲。”张山对于许大宏叙述的故事,兴趣也是越来越大。

    而且,根据许大宏的叙述,他的祖先,被关押了20年,从24岁,一直到岁,都是被囚禁在那个缝隙地底,但在他岁的时候,应该是从那里,逃亡了出来的!

    “在那20年中,那位女性将领,一直在做着一件事。”许大宏继续道。

    “什么事?”张山和上官教授,异口同声发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