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当年的那一场战争!
    “什么?!!!!”上官教授在接到电话之后,也是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张山,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有发现了?

    不过,张山十分沉得住气,他向上官教授压了压手,示意他不要紧张。

    “好!好!好!”上官教授连说三声好,声音已经嘶哑,“你马上请那位上来,对,马上!不要让他跑了,你告诉他,有大把的钱,钞票,英镑,等着他来赚,只要他的故事,具备真实性!”

    挂了电话,上官教授骇然看着张山,“小伙子,竟然……竟然……竟然……”

    上官教授激动得哽咽说不出话来!

    “上官教授,你慢慢来,千万不要着急,有线索了?”张山也是直接站了起来。

    “有一个中年男人,似乎是本地人,他口口声声说,他的先祖,是殷商时期的羌方人,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的先祖,曾经与一位远方来的,女性将领,所领导的军队,发生了一场战争!”

    顿了一顿,上官教授迟疑道,“会不会是骗子?”

    “应该不会,因为,自始至终,我们并没有向外界宣布,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追查那一场几千年前的战争。”张山的神色,也是激动了起来。“没想到,我依靠这种又土又笨的法子,还真找到线索了!我看有门!”

    “他马上就要上来了。”上官教授口干she燥。

    “嗯,到时候,我亲自来盘问他。”张山微微点头。

    不多时,那位四眼宅男写手,便将中年男人,请了进来。

    而后,四眼宅男写手退出去。

    “你……你……你们好……”那位中年男人,表情十分的局促,他是典型的老实人的样子,都不敢直眼看张山和上官教授。

    张山一眼望去,就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属于生活状态,非常不堪,穷困潦倒的一类人,这种人,一旦发现赚钱的机会,是会不惜一切的。

    “请坐。”张山非常温和的笑了笑。

    上官教授连忙给中年男人泡了茶。

    中年男人畏首畏尾的坐在了沙发上,非常艰难的道。“请问,是……是不是讲故事,可以挣到钱,我听说,有很多钱。”

    “呵呵”张山笑了笑,“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做许大宏,不过,小时候我叫玛西,那是我的羌名。”中年男人很是诚实的道。

    “哦,许先生你好,没错,讲故事,是可以赚钱的,甚至可以赚很多钱。”张山笑道。“20万rmb。”

    砰!!!!

    许大宏手中的茶杯,直接失手砸落在地上,他整个人目瞪口呆,简直是被震撼住了。“20……20万?您,您说的是20万?”

    “对,没有错,是20万,现金或者支票,都可以。当然,前提是,许先生,你讲的故事,必须要做到,真实,精彩。我不想听到谎言。如果你说谎,那么,你将什么也不会得到。”张山笑了笑。从气势上,他已经震慑住了这位老实巴交,生活郁郁不得志的中年男人。

    “会很精彩的!而且,一定是真实的!一定是!我从来没有说过谎!没有!”许大宏用赌咒发誓的口气道。

    “嗯,许先生,如果你讲的故事,让我产生了足够的兴趣,我甚至可以在支付给你20万的同时,在鄂尔多斯,给你买一套房子。”张山笑道。

    许大宏的脸色,简直就是涨成了紫红色。

    “开始吧。”张山拿出一包烟,自己点燃一支抽了起来,并顺手扔了一支给许大宏。

    许大宏拿出一个塑料打火机,用哆嗦的手,点燃烟,急促说道。“那是我爷爷讲给我听的故事。”

    “你慢慢讲,每一句话,都要讲清楚,千万不要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也不要有什么模糊的地方,一定要说仔细,因为你的话,关系到20万,以及一套新的商品房。”张山笑道。

    许大宏身子都抽搐了一下,狠狠吸一口烟,稳了稳神,“我保证,我会说仔细。”

    上官教授则是拿着纸和笔,在一旁非常严肃的记录着。

    “在我小的时候,这个故事,我爷爷经常会讲给我听。”许大宏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道。“一遍一遍的讲,我也不知道,一共听过多少遍,这同样的一个故事,所以说,我可以保证,不会有遗漏,我可以原原本本,复述爷爷讲给我听的故事。”

    “我相信。请继续说。”张山用鼓励的语气道。

    “我的祖上,是羌方。我听爷爷说,羌方是商代时的名字。”许大宏面露回忆的表情。“在很久很久以前,羌方是很强大一个部落,逐水草而居。在如今的整个河套地区,一整片草原,都是我们的家园。”

    “不过,我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有一支军队,从远方来,攻打我们的草原。”

    “我的祖上,是当时羌方族,军队中著名的勇士,他也参与了,这一场战争。抵抗外族的战争。”

    听到这里,张山暗道,许大宏的存在,就说明,当时羌方一族中,至少有战士,是存活了下来,譬如许大宏的先祖,就没有战死,否则,也就不会有许大宏这样一个人。

    “那场战争,十分的残酷,战争的结果,是我们羌方的军队,战败了,许许多多的族人,都被俘虏了,成为了敌军的奴隶。”许大宏在这个时候,露出悲愤的神色。“我爷爷说,当时这场战争,原本,应该是我们羌方获得胜利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