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高价收购传说故事
    在抵达河套地区之后,张山和上官教授,就开始展开了他们的调查工作。

    首先,张山直接买了一辆越野车,和上官教授一起,在广袤的河套地区,如旅游一般,游览了几天。

    自然,这样走马观花的游览,是无法找到数千年前的线索。

    “教授,在殷商古墓和妇女墓中,发掘的甲骨文来看,仅仅只是记载了妇好和羌方这一场战争的大概,绝没有半点细节。甚至于,当时的羌方,是一个游牧民族,并没有固定的都城,所以,河套地区这么大,我们却是无从下手。”

    “是啊,太难了。”上官教授也是蹙眉附和。“貌似线索又断了,小伙子,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张山思考了几分钟,“我还是坚持一个观点——那样一场战争,一定会有什么东西遗留下来。譬如,古物,又譬如,一些传说故事。”

    “呃?古物?”上官教授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回答道。“小伙子,在河套地球,乃至整个内蒙古地区,好像还没有听说过,出土有殷商时期的古物。只是发掘出来过,汉,宋时期的文物。当然,辽国时期的古墓和文物是最多的。”

    “我们从民间着手吧。”张山又思考了几分钟,然后终于拍板。“我们在这里,收文物吧。”

    “啊?收文物?”上官教授一脸懵逼。

    “放出消息,我们以极高的价格,收购民间文物,不过只收殷商周时期的。”张山眼中放光。“这样做的目的,是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会不会有殷商时期,也就是妇好时期的物器,流落到了民间。”

    “不过,收文物并不是主要的,我们主要是收购河套地区,流传着的传说,故事……”张山非常肯定的道。“我相信,那一场战争,会有故事流传下来,被后世人,作为神话故事,作为传说。那么,我大肆收购故事,但凡有什么古老的传说,以至于是殷商时期的传说,可以讲给我听,我愿意为那些有价值的故事,支付1万英镑以上的报酬。”

    “哈哈哈哈,一个故事,就能卖出1万英镑的天价?”上官教授乐呵了。“小伙子,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当这个消息,放出去之后,会有很多人,专程来找你,讲故事给你听。我也相信,其中会有大量,临时杜撰的故事。也许会有很多作家,都会跑来找你,为了赚取酬金,而讲出一些比还要的故事。”

    “无所谓,反正我相信,我分辨故事传说的真伪。”张山耸肩一笑。

    接下来的工作,那就是很搞笑了——收殷商时期的古董。收民间故事传说。

    只有张山这种脑洞已经突破天际的人,才会以这样的方式,去探寻一段历史的真相。

    其他人根本干不出张山这种事。

    这些工作的工作量,堪称非常大,而且,烦琐至极。

    为此,张山还临时聘请了一些工作人员。

    首先是聘请了几位古玩鉴定专家,专门负责收古董,这些古玩鉴定专家,尤其对殷商周时期的古玩鉴定,有着极为高深的造诣。

    而另外还聘请了好几名网络写手,他们的工作,就是用键盘,将过来卖故事传说的人,口述的内容,给记录下来。

    在鄂尔多斯市,张山和上官教授,退掉了酒店房间,租用了一个废弃工厂的办公大楼,专门用来工作。

    自从收古董和收故事传说的消息,一散发出去,几乎是每一天,都会有大量的人,来到张山的办公地点。

    当然,为了避免麻烦,这次,张山是以上官教授的名誉,发布出去,这些求购消息。

    和上官教授所料无差,浑水摸鱼的人,太多太多了。

    譬如说,一天下来,专程过来出售古董的人很多,张山聘请的古玩鉴定专家,每天平均每人得鉴定几十上百件所谓的古董。

    其中也不乏有人,宣称自己的古董,是殷商时期的青铜器与玉器。

    但都是假的!

    工作了足足一个星期,鉴定的古玩上千件,竟然没有一件是真的!

    全部是假货,赝品!大部分伪造得都十分拙劣!

    而出售传说故事的人,那就更坑爹了。

    什么传说已久的凄美爱情故事,什么类似于农夫与蛇的寓言故事,甚至还有神话故事——

    一看就是胡编乱造的。

    当然也不乏有趣的民间传说,但要么是明清时代的,要么是唐宋时期的,和殷商周,完全扯不上关系。

    每天晚上,张山都会检查那几名网络写手记录下来的所谓传说故事。

    让得张山,看得哭笑不得,大部分故事,编造得漏洞百出,逻辑不通,比网上五流写手的作品,还颇为不如。

    对待这种胡编乱造的人,张山往往就是几百块钱打发掉。

    这样的工作,在忙碌之中,足足持续了20天!

    几乎是没有让张山找到任何一丁点可以利用的,有价值的线索。

    对此,上官教授无奈的很。“小伙子,看来,这个法子,还真是有点……有点太那啥了,而且,现在的人太浮夸了,谁都想撞大运,来分一杯羹,我去现场听了那些人讲的传说故事,差点把我的大牙都笑掉了,昨天还有个人跑来说,他就是纣王的后代,这真是让人无语。”

    “继续吧,反正我们也无法想出,更好的法子,只能这样大海捞针了。”张山哑然失笑。“的确,晚上我看那些记录的故事,差点被气死。”

    这一天,废弃工厂办公室。

    一名穿着朴素,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敲门进来,办公室里,有几个隔间,每个隔间都有一位网络写手,在记录着各种人口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

    那位穿着朴素的中年男人,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轮到他讲故事了!

    他走入一个隔间。

    在这个隔间的笔记本电脑前,坐着一个戴着眼镜,头发凌乱的宅男写手,他喝了一口水,很不耐烦的道。“你有什么故事传说?赶紧讲,不过你们这些家伙,都是骗子,编的故事,一点常识性都没有,你赶紧讲完,然后领取200块钱,这就走吧!”

    “我……我……”那位中年男人,结结巴巴的道。“我的故事,不止200块钱,我……我的故事是祖宗流传下来的,是我小的时候,我爷爷讲给我听的,那是一场关于战争的故事,作战的双方,是一位女性将领,率领的部队,与我祖上,进行的一场战争。对了,我是羌方的后裔。不过,因为我们早就被汉人同化了,所以我现在看起来,和你们,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准确的说,羌方也早就灭亡了。”

    “什么?!!!!”

    那位四眼宅男写手,听到这里,竟然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跶了起来,然后赶紧掏出手机。“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你请坐!”

    四眼宅男写手,拨通了上官教授的手机号码。“上官教授,请您马上过来一趟,这里有一位大叔,他要讲的故事,和您叮嘱我们,十分契合,他说,他的祖先,曾经和一位女性将领,率领的部队,发生过战争,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羌方后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