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闯入
    今晚上张山是为了满足母亲的愿望,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因此,便来到上官教授的别墅外面蹲点守候。

    张山潜伏在花圃里,将自己超人的听力,运到极致,仔细聆听着别墅里的风吹草动。

    这感觉……真是蛮像贼的!

    三更半夜,守在人家一个大学教授的屋门口,而且还特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教授,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会让人误以为张山人已经变态了,口味已经重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了……

    在一边蹲点的时候,张山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转动,在下午的时候,他也曾经搜集过这个上官教授的资料。

    从履历来讲,上官教授的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如果你一定要说哪里不对劲,那就是——偌大一栋别墅,老教授是一人独居。他早年丧偶,一直独身,子女都在国外,茕茕一身的在国内继续他的教育事业。

    很多变态杀人的电影里,主角往往都是这种设定。

    不过电影是电影,人家老教授不续弦,自个儿潇潇洒洒的过日子,并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似乎也不关别人的闲事,更不会与什么恶性杀人案件,产生必然的联系。

    另外,上官教授爱好收集古玩,算是一个收藏家。

    就这样,张山在外面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时间也到了凌晨2点多,上官教授的屋子里,一片阒寂,并没有发出半点异常的声音。

    张山耐着性子等。

    既然答应了母亲,会守在这儿,一直到天亮,张山也就绝不会食言!

    凌晨三点半!

    张山悄悄抽了根烟,正等得百无聊赖,赫然——

    一阵诡异的声音,从上官教授别墅的窗户里,传了出来!

    是惨叫声!

    的确是惨叫声!

    张山听得非常清楚,甚至比自己母亲昨晚上所听到的,还要更加清楚得多!

    毕竟,张山的听力,是比母亲高出很多很多的。

    这种惨叫之声,充满了绝望,悲愤,而且十分尖锐,久久不绝,一直持续了大约半分钟,惨叫声才终于变得低沉,直至消失。

    张山发誓,他绝对没有听到过,这么让人心悸的惨叫,这就好像是人在受到刑罚,被活生生折磨处死的时候,才能够发出的声音。

    比野兽临死前的惨叫声还要可怕!

    即便是以张山如此强横,宛如钢铁一般的意志力,在听到这种声音之后,仍然免不了有些惴惴,更别说,昨天母亲听到的时候了。

    张山料想,昨天,母亲一定是被吓傻了!

    而且,张山百分之百肯定,这种惨叫声,绝对不是什么电影配音,什么恐怖片之中,所发出来的。

    “原来我妈说的是真的!卧槽!这个上官教授,到底在干嘛?”电光火石之间,张山几乎是不暇思索,身形直接跃起,朝上官教授的别墅扑去!

    这件事,张山必须要插手了!

    不管上官教授是不是在杀人,或者是在干什么,张山都必须要赶快弄清楚!

    在一般状况下,人是无法发出这种惨叫的,所以在上官教授的房间里,一定正在发生着,非比寻常的事件!

    说时迟那时快,张山一跃而起,直接从别墅的窗户之中,跳了进去!

    木质的窗户,被张山直接撞了个支离破碎,人已经跳入上官教授的别墅客厅!

    大厅!

    朦胧的橘色灯光点亮着,一个头发花白,彬彬儒雅的教授,正手握一只高脚杯,里面装盛着剔透的红酒,翘着二郎腿,正在优哉游哉的品酒。

    这样悠闲的状态,让张山着实无法将其,同刚才的凄厉惨叫,联系到一起。

    况且,张山一闯进来,就发现,别墅之中,除了上官教授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那么,至于那种声音,是不是恐怖片或者电影的声音呢?

    大厅里,并没有电视机,也没有电脑,更加没有任何音响设备。

    这个时候,上官教授,才发现,有人破窗而入,他惊厥而起,脸上登时布满了骇然的神色,吓得脸色都发白了。

    “你!!!!”上官教授,张嘴就要大吼示警。不过,当他看到,突兀闯进来的人,是张山,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便是强行咽了下去,如释重负的道。“呼原来是你,小伙子,你是张山!zg市的名人!杰出的探险家,解决了许多神秘事件,你的直播,包括你出版的,我都看过,我还准备邀请你,到我们理工学院讲课呢!”

    上官教授笑了起来,态度非常的和善。

    “哈哈哈哈,小伙子,白天是你报的案吧?”忽然,上官教授神秘的笑了笑。“你听到了,那种声音?”

    这个时候,张山也是既来之则安之,微微一耸肩,“不单单是昨天晚上,上官教授,就在刚才,我也听到了那种绝望而痛苦的声音,那种声音,听起来绝对真实,也并不是你所发出来的声音,我非常好奇。当然,作为你的邻居,我也想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请坐。”上官教授并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起身,给张山倒了一杯酒。

    张山索性就直接往沙发上一坐。

    “那种声音,嗯,小伙子,且容我先卖个关子。”上官教授笃定的很。“首先声明,老头子我可没有和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联系起来。”

    “嗯,的确不可能。”张山也是笑了笑。

    “小伙子,我考考你,你从那种声音里,听到什么内容了么?”上官教授,忽然变得兴奋而炙热起来。“小伙子,你非常优秀,只有你,才能和我一起,分享与研究这件事!”

    “这个……”张山一蹙眉,“如果让我再听一遍,或许我可以听出一些东西来。”

    “好,就让你再听一遍!”上官教授将手机拿了出来。

    原来,在他的手机里面,有几个录制的音频文件,那种凄惨绝望的声音,是通过手机,播放出来的!

    上官教授将手机,交给张山,张山直接点击播放,时间最长的那段音频文件!

    他的神情,也变得极端专注,双耳竖起,严神聆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