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亲自去蹲点
    命案这种事,可是非同小可的。

    让人不得不重视起来!

    因此,一家人都急切的看着张山的妈妈。

    “妈,到底是咋回事儿,你别着急,慢慢说,”张山连声安慰道。“有你儿子在这儿,别怕!”

    张山的妈妈,整理了一下头绪,或许是因为,一大家子人都在,给她壮了胆,因此,她一咬牙,开始说道。“昨天晚上,我睡不着,起床,出了屋,在小区里转,我走着走着吧,忽然!”

    说到这里,张山妈妈的表情,变得有些惊悸,额头上面,全部都是虚汗!全身都瑟瑟颤栗起来!

    想必,是回忆到了,让她感觉到,十分毛骨悚然的事!

    baby坐在她旁边,连忙抓住她的手,“别急,阿姨,别害怕,我们都在呢。”

    “妈,你继续说。”张山沉稳道。

    “我……我就听到,在……在咱们这个小区里,一栋独栋别墅里,发出了……发出了非常可怕的声音……是惨叫声,那种惨叫声,就好像,人被谋杀,临死之前,才能够发出的声音,我活了大半辈子,绝对没有,亲耳听到过,这么……这么惨的叫声。当时我吓得都软了……”张山的妈妈,终于把话说完了。

    一桌人,面面相觑。

    “嗯……”张山的老脑子,飞快运转了起来,他的妈妈,他是非常清楚的,绝对不是什么神经质的妇女,精神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那么,基本上张山可以判定,母亲不会是出现了幻听之类的。

    “那个,妈,你是几点钟听到的那种可怕的惨叫声?”张山不由问道。

    “凌晨3点多吧。”张山的妈妈回答道。

    “妈,你凌晨3点多,跑到外面去转悠,这是干嘛?”张山有点无语。

    母亲横了张山一眼,这才嘟囔道,“还不是怨你!昨天晚上,你们啊……能不能别叫那么大声?从晚上11点开始,到凌晨3点,一直在那啥,实在是睡不着。我只好出去避避。”

    一听这话,饭桌上,张山的老婆们,脸色就完全红得像是辣椒样了。

    对,昨晚上,张山是比较尽兴,比较嗨。

    所以没注意影响。

    而老婆们在激动之下,也稍微叫得就比较大声了。

    “咳咳”张山尴尬得要死。“妈,这个,我,我准备搬出去住了。和父母一起住,确实很不方便。”

    顿了一顿,张山赶紧岔开话题。“妈,我相信你肯定是听到那种你所描述的,惨叫声了。现在根据我的分析,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那栋别墅的主人,在看恐怖片,音响开得比较大声,被你听到。第二种可能,正如你所说,可能是发生了一起谋杀案。”

    “亲爱的,这事儿,恐怕得报警。”蜜蜜脸色一肃。“毕竟是发生在咱小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的是阿姨所说的谋杀恶性案件,那我们住在这里,也不安全啊。”

    “嗯,得了,报警吧。”张山赶紧把手机给拿了出来。

    而张山的妈妈,还在不停的哆嗦。“不是电影,肯定不是恐怖片,那种惨叫声,太真实了,太吓人了,电影不可能有这种配音的。”

    “妈,你现在也别急,如果是凶杀案,你在凌晨3点多,听到了惨叫声,现在只不过,才过去几个小时,凶手说不定还没来得及处理杀人现场,警方出动,立刻就能够找到线索,将凶手缉拿归案。”

    说着,张山直接拨打了市委公安局长的私人手机号码。

    作为建设家乡的国际著名人物,公安局在接到张山的电话后,绝对是高度重视,并且立刻调派警力,彻查张山所举报的那栋别墅。

    20分钟后,张山亲眼看到,几辆警车呼啸驶入这个高档小区,一群刑警,牵着警犬,进入了那栋别墅。

    足足一个小时后,刑警队长,过来找张山。

    “马队长,有什么发现?”张山在书房里,给刑警队的马队长泡了杯茶。

    “张山先生,根据您所提供的线索,我们将那栋别墅,地毯式搜查了一遍。”马队长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张山先生,有可能,是您搞错了。是一场误会。”

    “哦?”张山一愣。

    马队长解释起来。“张山先生,那栋别墅里,十分的整洁干净,有条不紊,我们无法找到任何与凶杀案件有关的线索,也无法在现场提取到任何指纹脚印等可疑证物。况且,那栋别墅的主人,也绝对无法和凶杀案扯上关系。”

    顿了一顿,马队长继续道。“别墅的主人,是上官教授。上官教授是华侨,早年在米国教书,前几年落叶归根,担任我们zg市理工学院,历史系客座教授。上官教授为人谦逊儒雅,不但学识渊博,而且品德非常的高尚,在整个理工学院的师生眼里,都是君子一般的人,可谓是有口皆碑。张山先生,我的意思是,上官教授这种人,不要说杀人了,就算是随地吐痰,都绝不可能。”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张山恍然点头。“住几百万别墅的海归教授,的确很难和杀人联系起来。”

    “张山先生,我们也并不是根据人品来判定一个人是否有杀人的动机和可能,因为,从现场的勘察来看,就算是那些办案经验最丰富的老刑警,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对了,不单单是我们的同志找不到凶杀现场的痕迹,就连警犬也没有嗅到线索。”

    “包括我们对上官教授本人的询问笔录,也绝没有任何问题。”

    聊了一会儿,张山将马队长送走。

    然后,张山找到了老妈,苦口婆心的道。“妈,看来,是那位别墅的主人,上官教授,在家里看恐怖片,今天警察搜查的结果,表明,在那栋别墅里面,不可能发生凶杀案。而且,警犬进去,也一无所获。还有,上官教授的人品,在我们zg市的教育界,拥有很好的口碑和威望。从任何角度分析,上官教授似乎也不应该和杀人犯联系起来。”

    “哦,原来是上官教授啊。”张山的爸爸,也是拍了拍额头。“今天早上我还看到他骑着自行车去学院讲课。他还给我打了招呼。上官教授人很好,是个谦谦君子。”

    “不对!我真的亲耳听到了那种惨叫声,因为那种惨叫声,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可怕的,最凄厉的叫声,就好像来自地狱里一样,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张山的妈妈,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弃。“儿子,你连你妈都不相信了么?”

    看到老妈这个样子,张山也是无语了,想了想,便认真的说道。“妈,你也别急躁了,这样吧,我今天晚上,凌晨1点,就去那个上官教授别墅外面,蹲点,我就一直守到早上,我看看会不会和您一样,听到些什么,诸如惨叫的声音。妈,交给我吧,你也有思想包袱。轻松点。”

    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打有本事的人,得到儿子的保证,张山老妈才松了口气。“行,儿子,这件事就交给你去调查。”

    张山哑然失笑。“老妈,没想到,你还给我委托了任务。”

    想想的确有些搞笑,曾经有许多社会地位极高的人,甚至于其他国家的政府,委托张山去调查一些神秘事件,可今天,是自己的老妈,让自己参与一起‘谋杀案’的调查。

    老妈的意思,当然是不能够忤逆的。

    晚上,张山上了一会儿网,凌晨1点的时候,就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猫着腰溜出自己家,几个闪身,来到那上官教授的别墅外面,蹲在花丛后面,竖起耳朵,窃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