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神奇的基因药剂
    半人马基因,已经被研究出来了!

    这必然将会是地球史上,生物学上,最为伟大的一次科研成果!

    这是——关于外星人基因的研发成果!

    对此,张山当然是非常感兴趣的。

    根据全球秘境管理条例来说,任何国家的秘境,其秘密,都是由三方共享——破译秘境者,破译秘境者所在国家,以及秘境所属国家。

    因此,半人马基因的研发成果,张山和天朝,都有份享受。

    与电话中的希腊政府发言人,约定好了见面时间和地点,张山也暂时取消了回国的打算,而是将机票给退掉了。

    下午。

    张山所在的酒店,五星级总统套房,书房中。

    张山会晤了一名天朝生物学家,以及一名希腊生物学家,还有一名被希腊政府高薪聘请的米国生物学家。

    四人坐在沙发上。

    天朝的那名生物学家,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颤颤巍巍的将一份研究报告,交给张山审阅。

    张山看了一会儿,表示看不太懂。

    因为这份研究报告上,许多的公式,图案,都是基因学方面的,张山虽然医术通神,但研究这些玩意儿,也非常费神。

    术业有专攻嘛。

    “抱歉,这些公式我真的有点搞不懂,我想,可以直接告诉我结果么?”张山耸肩道。

    那位天朝生物学家,神情非常的激动,满脸都涨红了,“张山阁下,我现在给你讲一讲,我用最简单直白的方式,给你详细讲一讲这头半人马的基因!”

    “好。”张山笑道。“老先生你不要紧张,说得越简单,越直白,越容易懂,就越好。”

    “嗯……”天朝生物学家,深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缓缓道。“这一次在全球生物学上的伟大突破,我就不赘述了。简单来说,在国际上,曾经流传着相当多的花边新闻,小道消息,就曾说道,一些国家,曾经得到过外星生命的尸体,进行过解剖研究——其实呢,这些都是虚假的。而这一次,半人马的解剖研究,那可是真材实料!”

    “这半人马的基因,非常诡异,它有着一种‘吞噬’的作用。”天朝生物学家,颤声道。

    “吞噬?”张山有点不理解。

    “也就是说,半人马的基因,可以吞噬地球上,其他物种的基因。我们做了很多实验——半人马基因,可以吞噬地球哺乳类生物基因;爬行类生物基因……”

    张山听得有些迷糊,追问道。“简单的说,吞噬基因,意味着什么?”

    “张山阁下,你听我讲,吞噬基因的意思就是,在地球物种身体内,注入半人马基因,那么,地球生物原本的基因,就会被迅速吞噬干净,从而,基因链发生遽变,变成半人马基因!打个比方——比如在小白鼠体内,注入半人马基因,那么,小白鼠就会变成半人马,在人类身体内,注入半人马基因,人类也会变成半人马。”

    “嘶!!!!”张山骇然!

    原来,吞噬基因的意思,就是——从原来的小白鼠,猴子,鱼,人类,变成半人马!

    这太恐怖,太玄虚了!

    简直不可思议!

    那天朝生物学家,继续说道。“不过呢,张山阁下,根据我们的反复试验,只有人类,才能够安然承受半人马基因,在人类的体内,注入了半人马基因之后,可以存活下来。但是在其他动物,比如小白鼠,猴子,鲸鱼,植物,昆虫,等等的体内,注入半人马基因,基因发生突变,但是很快就会出现死亡。只有人类,可以承受这种基因的被吞噬,更迭,突变,分裂!”

    把人,变成半人马?

    张山拍了拍头,“但是,据我说知,半人马是怪兽,它将人类,视为主食。我之所以会消灭那头被囚禁在地窖之中的半人马,其实就是不想引起社会恐慌,让它为祸人间。现在,如果将人类,变成半人马,那不是制造出一些吃人的怪兽么?这有什么意义?”

    那天朝科学家,笑道。“张山先生,你的顾虑是对的,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不可能去制造出,那种与人类为敌,要吃人类的怪兽。通过我们的日以继夜的研究,我们会生产出,一些改良的注射液。”

    改良注射液?

    张山颇有兴趣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天朝科学家,激动兴奋得直接站了起来!

    “张山阁下,这不得不说,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天朝生物学家,根本无法按捺住一腔热忱之情。“这种发明,是将半人马的基因,提炼出来,然后用一些处理手段,配合一些药物,在保留了半人马基因的吞噬作用之外,还能够将半人马吃人的邪恶习性抹杀,更加能够保留人类基因的优点!”

    “简单来说!譬如,一个人,他在注射了这种改良基因之后,首先,他可以变成半人马,然后,他不必再吃人了,他仍然会保留人类的生活习性,而接受注射者,他的记忆,他的思想,他的情感,他的所有一切,都不会发生变化……”

    张山拍了拍脑门,一下子明白了。“噢,你们这么说,我就懂了。意思就是说,人在注射了这种改良基因之后,只是外形变成半人马,然后其他的一切,都不发生变化。也就是说,比如我注射这种改良基因,我的造型就是半人马造型,然后我还是我,我还是张山?那啥,也不会发生,去吃人这种现象?”

    “是的,张山阁下。”那位米国生物学家,这时发言道。“之所以半人马会以人类为主食,我们通过研究发现,是因为它的基因里面,有一种特殊成分,造成它的食物,是人类。我们的改良基因,已经完美把这种成分,给抹杀掉了。”

    顿了一顿,那位米国生物学家,继续道。“当然了,在注射了这种改良基因之后,人会变得更聪明,更有智慧,关键是,力量会变得更加强大,身手敏捷。”

    张山完全明白了——

    提取半人马基因,通过科学家改良,然后注射到地球其他生物体内,会造成死亡,而注射到人类的体内,人类不但不会死亡,而且外形变成半人马,继承半人马的智慧,力量,敏捷,保留了人类的自身情感,记忆,思维,更加不可能去吃人。

    “哦……”张山微微点头,旋即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可是,恕我直言,即便是改良基因,如此的完美,但是,又有什么实际的作用?”

    张山站了起来,严肃的说道。“这里是地球,人类支配天地万物,一个人类,怎么可能,自愿去变成一头半人马????”

    “诚然,一旦变成半人马,会提升智力,力量,敏捷,变成异类。可是,我举个例子,以前90年代,我去动物园看熊猫,那时候,我就看到了,人山人海的参观者。而至今,各种动物园的游客,也是络绎不绝。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当一个人,变成了半人马之后,会不会比熊猫,比东北虎,比任何一切动物,还要珍稀?那么,会有多少人,去研究他?去围观他?这种滋味,我认为不好受,将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一个人,无论他是贫穷,还是富有,都绝对不可能,想要变成一头半人马的。因为他在变成半人马之后,就失去了一切!失去了自我!我打个很粗俗的比方,比如我变成半人马,哈哈哈,我连最基本的爱,都无法享受了。”

    张山脑子里立刻出现一幅画面——自己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儿,那还玩个屁啊,再美的女人送给自己,也没办法操作啊!

    听到张山这么说,生物学家们,都笑着点了点头。

    “对,张山阁下,你的想法,是非常符合实际的。谁也不愿意去变成一个半人马,成为全世界围观的‘怪物’。”那天朝生物学家,笑眯眯的道。“被人围观的滋味,是不好受,恐怕连家人都不会再接受了。”

    是的,世俗的眼光,家人的不安和冷淡……

    “可是呢,张山先生,这种改良基因,还是有价值的,巨大的价值!”天朝科学家,胸有成竹的道。“一般的人,的确用不上这种改良基因,也不敢去用。但是,有一些人,是可以用的!”

    张山脑中,灵光忽然一闪。“你的意思是说?病人?”

    “哈哈哈哈”几位科学家,都兴奋大笑了起来。

    “对!病人!”天朝科学家,眼中精光闪烁,“特别是一些病入膏肓之人!比如——癌症晚期病人!”

    “因为,注入改良基因之后,癌细胞会被吞噬!从而,让患者在完全康复的同时,变成了半人马的形态!”天朝科学家道。“当然,艾滋病患者,也可以使用。总而言之,就是在患有必死之病的病人眼中,这就是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对啊!这个可以有!”张山也表示赞同。

    要变成半人马,巨富商人不可能,因为他们一旦改变,就会丧失所有。

    政要总统国王之类的,也不可能,变成半人马,江山政权都会丢掉。

    甚至普通人都不想要这种翻天覆地的改变。

    只有两种人可以使用——神经病和将死的病人。

    神经病这个抛开不说,将死的病人,譬如癌细胞扩散之后的晚期病人,以及艾滋病患者,他们在死亡和变成半人马的形态,继续活着,恐怕,九成会选择后者。

    谁特么想死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不要说是变成半人马了,为了活着,恐怕变成一条狗,也有人愿意吧?当然,并不是说所有人。

    “这可是绝症患者的福音啊。”张山哑然失笑道。“没想到,困扰我们人类多年的艾滋病和癌症,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得到突破。”

    “张山先生,也不完全是这样。”天朝生物学家,耸肩道。“遗憾的是,这种改良基因,必须要以提炼半人马基因为原材料,所以说,不可能批量生产,我们,将会研发出15管这种改良基因药剂。根据秘境管理条例,这15管药剂,是这样分配的——希腊政府,天朝政府,以及张山先生你本人,各得5管。”

    “这个世界上,也不可能研发出来,第16管药剂了。也就是说,这15管药剂,是绝版的。”米国生物学家笑道。“不过呢,希腊政府,因为财政的问题,已经将他们手中的5管药剂,高价卖了3管给我们米国政府。售价是30亿英镑一管。”

    希腊,是相对比较穷的一个国家,前段时间还宣布过破产,所以说,他们将这种药剂,贩卖给米国,也是情理之中的。

    “啧啧,不错嘛,30亿英镑一管,”张山也点了点头。“算是比较高的价格了,这么说来,我就拿到了价值150亿英镑的药剂了?”

    “张山先生,您也可以以这样的价格,将这些药剂,卖给我们米国。”那位米国科学家,有些炙热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