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和c罗见面
    接到这个电话,说实话,张山是非常错愕,非常不理解的——

    首先,他没想到,c罗谋杀女友的事情,米国警方会这么快通知他!

    其次,c罗竟然要求,要见自己!

    说实话,张山根本就和c罗,没有半点的交集!

    因为加州死亡谷事件,张山解救了太多的米国大兵,已经帮助了不少米国人从骷髅人变回了正常人。说句笑话,如果张山获得了米国的绿卡,他是有资格竞选加州州长的,而且成功的概率会极大。

    所以说,那位监狱长,和张山交涉的时候,态度可以说是毕恭毕敬。

    “你确定,c罗自己说要见我?”张山问道。

    “是的,尊敬的张山先生,c罗,恳求,要见您一面。他的地位很特殊,他是国际名人,我们得尽可能满足他合理范围内的要求。当然,张山先生,您可以拒绝的。”那位监狱长说道。

    “这真是奇怪。”张山无语的很。“这是有着许多目击证人的谋杀事件,而我并不是律师,也不是私家侦探,在这件事情上,我无法帮助到c罗。他为什么偏偏想要见我?”

    “张山先生,现在无论聘请多么优秀的律师,也无法帮助c罗,进行有效的辩护了。人们亲眼看见他开枪,并将死者推下悬崖。”监狱长遗憾的说道。“或许,c罗想要见您,是其他的事情。对了,他说,他有您一定会感兴趣的事。”

    “那好,如果有可能,我会去见c罗的。”张山随意敷衍了一句,然后结束了与监狱长的通话。

    “c罗想要见我。”张山在办公室中,对众人道。“他说,有一些事情,需要我的帮助。甚至还说,会告诉我一些,一定会使我感兴趣的事情。”

    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我不善于分析案情。”张山耸耸肩。

    “不!张山阁下,您一定要去!c罗是个好人,他还是小孩子,还在街边踢野球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他有着非常良好的品德。”门德斯也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张山。

    这个时候,孟啸忽然说道。“山哥,您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冒险家,您对一切神秘事件感兴趣。就c罗谋杀案这件事,您也已经分析过了,他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一起没有杀人动机的谋杀案,我想,一定隐藏着极端神秘不可理解的原因。而就冲着这个原因,也值得山哥您去一趟加州监狱,去见c罗。”

    没有杀人动机的谋杀案!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张山在刹那间,终于做出决定——去见c罗!

    “ok,我去,谁给我订一张飞加州的机票。”张山笑着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在场的人,都纷纷鼓掌。因为,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和足球有关系的人,都是热爱足球的人,他们自然也都热爱或者钦佩c罗,现在,张山这个冒险之王,愿意插手这件事,就足以说明,事情会出现转机。

    哪怕,没有转机,都会给出一个真相!

    立刻,门德斯亲自订了两张直飞加州的机票,他要和张山一起,去见c罗。

    张山要走,球队的事情,就暂时嫁给罗旭和孙菲菲负责,当然,还有合伙人孟啸。

    孟啸和郑开都带来了专业足球团队,张山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完美处理好这俱乐部的事宜。

    而很快,穆里尼奥和伊布拉希莫维奇,都会飞来zg市,商谈合同的事情,门德斯留下了助手,负责接洽。

    中午,张山急匆匆的回家,将自己要去加州,以及c罗那次毫无作案动机的谋杀案,对自己的女人们,和盘托出。

    虽然都很舍不得张山再次的远行,但女人们,终归还是非常支持张山的工作,温柔熨帖的送行。

    下午,张山和门德斯,就登上了飞往米国加尼福尼亚州的国际航班。

    其实在这个时候,c罗谋杀案的消息,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如瘟疫般迅速蔓延来开,其轰动与震动,不言而喻。

    经过漫长的飞行,在第二天,张山和门德斯,终于来到了加州。

    以监狱人数论,世界上最大的监狱是米国加州国家第7监狱,关押囚徒约17万5千人。

    在这个时候,在监狱的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新闻记者,以及大量衣冠楚楚夹着公文包的世界一流的律师,也几乎全集中在这里了,使这里不像监狱,倒像是法律会议的会场一样。

    不问可知,这些人,都是因为c罗而来。

    张山私下和监狱长联系过了,很快,就有一辆小车,将张山和门德斯,接到了监狱内部。

    关押c罗的囚室,是监狱之中,戒备得最严密的一部份,因为c罗犯下的罪行,十分重大,属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开枪谋杀,并将死者推下悬崖,被海水冲走,毁尸灭迹。

    张山和门德斯,穿过了密密层层的警卫,才算是来到了监禁c罗的囚室之前,一名狱卒一看到张山,便毕恭毕敬的行礼,然后对门德斯道。“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先生,已经表明,他除了张山阁下之外,不想见到其他任何人。”

    “连我也不可以么?”门德斯有点着急的吼叫道。

    “很抱歉,就连他的妻子和女儿,他都拒绝见面。他只想见张山阁下一个人。”狱卒例行公事的道。

    张山示意门德斯不要再多说了,门德斯闷哼一声,便老老实实的在外面等了起来。

    张山对狱卒问道。“关于那起谋杀事件,c罗先生有说过什么吗?”

    “没有。从我们逮捕c罗先生的那一刻起,问他的任何问题,他都回答,不知道,然后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一切等到张山先生来了,我自然会说,但我只会告诉他一个人’。”

    张山愈发感到惊奇,他很快稳住心神,对狱卒点头道。“那我现在,就进去见c罗先生。”

    狱卒恭敬的道。“尊敬的张山阁下,出于对您的尊重,以及对c罗先生的尊重,你们的这次会面,我们将暂时关闭监视系统和监听系统,因此,您和c罗先生,可以畅所欲言。”说完,便立即按下了电钮,打开了囚室的门。

    囚室中相当阴暗,门打开了之后,狱卒指着里面道。“张山先生,您请进。”

    张山调整了一下心态和情绪,迈步走了进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