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当初的偶像
    孙菲菲骤然问出这个问题,倒是让张山一窒。

    孙菲菲美眸凝视着张山道。“张山,我反复看过你在喜马拉雅山寻找雪人的直播,看了四五次录像,我猜,那个雪人就是梦洁变的,是不是?虽然音频并不是很清楚,但我听到你和她,是在用咱们zg市的方言在交流,但实在听不清楚你们交涉的内容,可我肯定是我们的方言。”

    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张山也就不隐瞒了,点头道。“是的,孙菲菲同学,你很聪明,你也没有猜错,那个雪人,就是王梦洁同学。我之所以隐瞒了没有宣布这件事,就是想让大家,脑海里,永远都是王梦洁同学,那青春漂亮的形象,而不是狰狞的雪人。”

    “嗯嗯,我明白你的意思。”孙菲菲表示理解的点头。“梦洁已经属于另外一个世界了。可是,她还活着!她还活着,我就非常非常开心了!”

    孙菲菲脸上,有着如释重负的表情。“我一直担心,梦洁遇害了,可现在知道她真的还活着,我太开心了!活着比什么都好!谢谢你,张山!”

    “汗,你谢我干嘛?”张山哑然失笑。

    “是你找到了梦洁啊,也是你证明她还活着啊。”孙菲菲理所当然的道。顿了顿,她略微有些紧张的道。“张山,有没有办法,让梦洁变回原来的样子呢?”

    张山蹙眉道。“暂时没有。不过,你放心,一旦我找到办法,就一定会再去喜马拉雅山,去找王梦洁同学。”

    “那拜托你了!”孙菲菲几乎是感激涕零的道。这倒是弄得张山很有点不好意思了。

    厅内,巨大的豪华餐桌,同学们坐在桌边。

    服务员准备上菜了。

    由以前的班长,清点了一下到场的同学,发现,还有一位同学没到。

    “山哥,罗旭还没来,要不,咱就别等了。不过这小子,打电话通知他的时候,他是满口答应了要来了。”班长对着张山笑道。

    “罗旭?”一听这个名字,张山心中一动,然后脱口而出道。“嘿,当年咱们学校的男神啊。怎么样,他现在混得还行吧?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他了。”

    “切”一名妆容化得很浓的女同学,不屑一顾的哼了一下,然后对着张山道。“罗旭现在混得很惨,哪里比得上张山你啊。咱就别等他了,他还摆臭架子,切,少了他,同学会照样开。而且啊,班长你就根本不应该通知他的啊。”

    这个女同学的话,很刺人,而且张牙舞爪的样子,张山有点反感,他淡淡的道。“既然罗旭答应了要来,那就再等等吧。同学们好不容易聚一次。”

    张山发话,大家伙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这时,张山就打听起罗旭的近况来。

    说起罗旭,张山还是蛮佩服的。

    这厮在初中的时候,就是个学霸,其实这还不算什么,关键问题是,他足球踢得很好,记得在初三的时候,就被sc省的职业足球队看中了。职业球队的主教练,都亲自从省城赶来,游说罗旭,让他加盟球队。

    职业足球运动员,那可是一个高收入的职业啊,而且算是体育明星了。当时,学校里,不知道多少男同学羡慕罗旭,也不知道多少女同学为他写过情书。

    曾几何时,罗旭也是张山的偶像啊!

    一听张山问,同学们也都纷纷讲述了起来。

    原来啊,罗旭的确是在初中一毕业,就签约加盟了当时sc省一支超级联赛足球俱乐部,而且是俱乐部终点培养的对象。

    可是呢,当时在sc省,足球的大环境很不好,球队在打了几年之后,赞助商突然宣布,不再与球队续约!

    而省内的企业,也不敢接手——毕竟,一座城市,要养一支职业足球队,成本是很高的,特别是现在,金元足球的时代,一年砸就得砸几亿rmb进去,而且砸进去基本上都是亏本,根本不可能有盈利。

    这就纯粹是烧钱,烧个一年两年,倒也没什么,但是年复一年,有多少企业吃得消?

    特别是sc省,在全国范围内,也并不算是富裕的省份,和沿海的城市相比,差距很大。省内的企业,也远远无法同沿海城市的企业抗衡。

    譬如,在福布斯天朝企业家财富榜上,前20名,根本就没有sc省的企业家。

    因此,在短短几年内,sc省再也没有职业足球俱乐部了,所有的球员,全部下岗,自谋出路。

    那时候,罗旭才189岁吧,属于年轻球员,刚刚要涨球的年龄,却没球踢。要知道,为了培养罗旭,家里面已经债台高筑了,本想着,靠踢球挣钱,还账,却是没挣到钱就失业了。

    后来,罗旭辗转去到外省的一些足球俱乐部试训,可在一次试训中,被防守球员,把他的腿给铲断了!

    手术把半月板都摘了!

    从此,罗旭就告别球场了。

    回到家乡,罗旭只是在一个汽车修理厂打工,工资又少,活儿又累,家里的房子卖掉还账,可以说,日子过得苦不堪言,据说他母亲还有病,每个月的治疗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说着说着,很多同学,都黯然摇头,心生恻隐。

    张山心里也不是滋味,当初,意气风发的偶像,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呢?

    “山哥,要不,你如果有机会,拉罗旭一把,行不?”班长厚着脸皮对张山道。

    就在这时,厅外,传来喧闹吵嚷的声音,只听一把粗鲁的声音,大声骂道。“我草你妈的,瘸子,你特么走路不长眼睛对吧?傻逼!给老子跪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然后是一把弱弱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赶着开同学会,迟到了,走路的时候没注意,对不起。您这衣服我给您弄脏了,我给您擦干净。”

    “擦你麻痹!跪下!”那声音不依不饶的道。

    在厅里,立刻就有同学站了起来。“是罗旭的声音!怎么会事,惹事儿啦?”

    班长赶紧道。“走,出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