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可怕的丛林!
    苹果树上的苹果,长势极好,它所散发出来的果香,也极端的馥郁,香气醇正。

    “是苹果。”韦拉雅朵惊喜道。

    在喜马拉雅大雪山,能够发现熟透了的苹果,自然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一件事。苹果蕴含的维生素非常丰富,不但好吃,还能够补充人体所需的营养。

    “噢!上帝!”在威廉的队伍里,许多人都发出来了欢呼的声音。

    在经历了那次雪崩之后,探险队的物资,基本上损失殆尽,可以说,和威廉一起,能够到达这里来的人,都已经忍饥挨饿多时了,饥肠辘辘,难以忍受。

    现在看到了苹果,再被果香味这么一熏,他们几乎难以再忍受饥饿了。

    “威廉少爷,我去给您,摘几个苹果过来,这真是上帝的恩赐啊!”一名管家模样的歪果仁,对威廉毕恭毕敬的说道。

    “老杰克,你当心点。”威廉伸了伸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口皮。

    “威廉少爷,只不过是苹果而已。”那管家有些不以为然的道。说完,就急匆匆的朝苹果林走去。

    “等等。”张山下意识的叫道。“算我多话吧。我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还是不要随便草率的动这里的东西。在这样的季节,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这些苹果树,能够长得这么好,你们不认为,这是很诡异的事情么?”

    “尊敬的张山先生。”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秃头外国人,笑着对张山道。“我在大学的时候,曾进修过植物学。我并不否认您的担心,可是,从我的专业知识来分析,这些苹果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这些苹果,从它们的气味,外形,色泽来说,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问题。我并不认为它们会有剧毒。请相信我,张山先生,任何一位学过植物学的人,都可以轻易判断出这些。”

    “呵”张山冷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再也不多说半句了。

    张山回过头,改为用汉语,对着镜头解说道。“各位观众,你们也看到了,一个自称植物学家的人,在我面前装逼。真是可笑,作为精通一切荒野求生知识的我,怎么可能在植物学方面,一窍不通呢?”

    这么一说,直播间里,观众们也好奇的很——

    “山哥,那您说,那些苹果有问题么?是不是毒苹果?”

    “山哥,目测那些苹果又大又红,而且苹果树枝繁叶茂的,应该没问题吧?”

    “我就这么说吧,那些都是苹果树,这是毫无疑问的,一般来说,苹果树是绝没有毒的。从表面上看,那些苹果不但没有毒,而且品质非常好,属于优质苹果。”张山侃侃而谈。“不过呢,在这里,所有的一切,你都无法用常理去解释,生命只有一次机会,不能拿唯一的机会,去赌博,没有人可以输得起。”

    正在说话间,威廉的那位管家,已经窜到苹果树林里,手舞足蹈的摘着苹果,并且,将一枚最大的苹果,抓在手里,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了下去。

    噗嗤!

    皮薄肉嫩!

    “啊哈!太甜了!”管家大声赞叹,一脸陶醉。

    见状,那位植物学家,故意对着张山笑了笑。“尊敬的张山先生,您太多疑了,不过,在您这样的年龄,多疑或许是一种美德,那样可以确保,您少犯错误。”

    然而,就在这时!

    “啊”

    管家骤然爆发出来声嘶力竭的狂叫声,然后,将手中的苹果扔掉,双手捧住脑袋,疯狂的甩动着。

    只见,在他的眼耳口鼻之中,都飙出鲜血,他的五官,完全的扭曲掉了。

    所有人,都懵逼了,只有张山,脸色微微一凝,仔细观察起来,隐形跟拍仪器,还直接给了一个特写。

    下一刻,管家的两个眼珠子,直接从眼眶之中蹦了出来,飞落在地,然后,在空洞洞的眼眶里,各钻出一只虫子,虫子探头探脑的。

    然后,从他的鼻孔之中,从他的嘴里,耳朵里,也都钻出虫子,这些虫子,都是大拇指粗细,却并没有从管家的眼耳口鼻之中,爬出来,它们像是观望了一下,然后就缩了回去。

    紧接着,管家的头皮,像是波浪一样,滚动起来,在他的颅内,迸发出来,咕咕咕的,吸果冻一般的声音。

    管家双手,死死的揪住头发,发疯似的抓扯,然后跌倒在地,用脑袋,疯狂的钻土。

    场面极端血腥,而且恶心。

    直播间里,数千万的观众,都被这样突然发生的状况,弄得傻掉了。

    “是苹果虫。”张山沉吟道。“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大拇指粗细的苹果虫,而且,也没有见过,会吃人的苹果虫。这家伙的脑浆,已经被苹果虫吸食掉了。”

    刚说完,管家就以怪异的姿势,扭曲躺地,一动不动。

    “苹果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在苹果里面,有着会吃人的苹果虫。”张山断然道。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四周草响。

    然后,十几只海碗大小的虫子,就从四面八方的草丛中涌出,朝那管家的尸体爬了过去。

    它们爬上了管家的尸体,开始啃噬起来,发出咔擦咔擦的恐怖声音。

    “上帝!是……是蟑螂!是蟑螂!”有人发出崩溃而颤栗的惨叫声。

    “是的,是蟑螂。”张山蹙眉,对着镜头道。“但我发誓,这些蟑螂,是我所见过的,在同类中,最大的。”

    “这片原始丛林,非常可怕!”张山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