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装了逼就跑
    “你慢慢说,不要紧。”张山对韦拉雅朵柔声道。

    “嗯。”韦拉雅朵喝了口水,才继续说道。“当我挤进那条山缝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可是,刹那间,无穷无尽的,绚烂的光芒,将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照亮了!”

    “那是宝石!钻石!”韦拉雅朵的声音,开始激动了起来。“在地上,铺满了宝石和钻石!真的,这一切,都并不是我的幻觉,所有的宝石和钻石,都是真实存在的。以至于,在黑夜的环境中,我能够看清楚一切,就好像,一大片星空,被搬运到了地面上,是那么的梦幻,那么的迷人。我发誓,无论是在什么电影之中,我都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景观。”

    “你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么?”韦拉雅朵,反问张山。

    张山耸了耸肩道。“如果没有看过某位探险家的日记,如果你没有用那颗绿钻,换取巨大的财富,那么说实话,我不会相信。但此时此刻,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绝对相信。我同时也相信,在喜马拉雅山,有很多人类从未涉足过的地方,也有很多可以诞生奇迹的地方。”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要捡很多钻石和宝石回去,我可以成为世界首富!”韦拉雅朵亢奋地握紧了拳头。

    “可是……我很犹豫。因为,这么多美丽的钻石和宝石,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人间。那里就是天堂,宝石和钻石,是属于神明的。我曾听说过,喜马拉雅山,是距离神明,最近的地方。如果,我将这些宝石和钻石,带回去,也许,我会受到神明的诅咒。”

    “哦?”闻言,张山一窒。不过细细一想,韦拉雅朵的这种思维,也是能够说得过去的。毕竟,在西方,很多人都是相信上帝,相信神的。

    “我非常煎熬。”韦拉雅朵的神情,显得很是纠结。“如果我带走了那些宝石和钻石,我就将成为,偷窃神明宝物的盗贼,我会遭受到惩罚。”

    “但是,我的生活,非常窘迫,我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我的画,无法保障我可以舒适的活下去。”韦拉雅朵,在回忆当时的心态时,也极端纠结,似乎她是在经过非常艰难的天人交战后,在痛下决心。

    “我跪下,祈求神明,不要降罪给我。然后,我拿了一颗绿色的宝石,我准备离开,但我……但我又忍不住,拿了另外一颗红色的,还有一颗彩色的……我一共拿了7颗钻石,我才离开。”韦拉雅朵哭泣了起来。“我太贪婪了,当时我就想,我只拿一颗就好了。可我犯下了过错,我拿了7颗……”

    韦拉雅朵竟嚎啕大哭了起来。

    见状,张山反而连连安慰起来。“韦拉雅朵小姐,你不需要自责。你拿走宝石,属于人之常情。况且,无可计数的宝石,你只拿走了7颗,这足以说明,你的意志力,是多么的强横。说实话,如果换成是我,到了那样一个地方,恐怕我会带走700颗,甚至7000颗,只要我能拿的动。要知道,宝石自古以来,就是最吸引人,最能震撼人心的东西。人和宝石之间的关系,几乎是心灵相通的。宝石,在科学的观点来看,当然是没有生命的东西,但是,宝石有一种特殊的吸引人的力量,自古以来,有好多著名的宝石,甚至被认为有超人的力量……幸运的或是邪恶的力量。”

    听到张山这么说,韦拉雅朵才止住了啼哭。

    “那么,接下来呢?你就离开了?”张山追问道。

    “是啊,我像一个小偷一样,离开了那里,然后辗转回到了文明世界。”韦拉雅朵点了点头。

    “你没有继续深入?”张山奇道。“我从一名探险者的日记上看到,在铺垫了宝石的那个空间的深处,有广袤的原始森立,有草原,有更加神秘的,吸引人心的东西。”

    “是的,那天晚上,在无尽宝石的光芒下,我看到了森林,看到了草原,看到了远山,但我没有继续前进,我是个贼,我只希望越早逃出去越好。”韦拉雅朵深以为然的道。“我怎么还能做了贼,仍滞留在神明的家园中呢?天堂里,不会容纳罪犯的。”

    张山无语了。

    的确无语了。

    原来,韦拉雅朵是拿了钻石就跑路了!

    这就是典型的装了逼就跑啊!

    威廉的哥哥,是带领探险队成员,试图穿越那片原始森林,然后遭遇了各种危险,死伤殆尽,以至于最后看到了极端可怕的东西,生死未卜。

    王梦洁是刚刚钻进那条山缝,就看到了疑似喜马拉雅雪人的怪物。

    而韦拉雅朵是运气最好的一个,在那里,逗留的时间最短,拿了钻石就跑路了。

    “韦拉雅朵小姐,我想问一下,你在那个天堂,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么?”张山追问道。

    “没有,只有宝石和钻石,再说,天堂里也不可能有可怕的东西。”韦拉雅朵断然道。

    “这样么。”张山愣怔了一下才道。“然后你就带着宝石和钻石回来了。并画了那幅山洞的油画。”

    “那个神秘的,通往天堂的山洞,让我产生了作画的灵感,我画了那幅画,那是我迄今为止,最完美的一幅画,而且我再也没有可能,画出同样水准的画了。除非,我再一次,去到天堂里。”韦拉雅朵喃喃道。“可惜那一幅画,我画完之后,在我租住的公寓里,被小偷光顾了,可耻的小偷,盗走了我的作品!我的心血!”

    “我明白了。”张山点头。

    “可是,张山先生,我偷窃了神明的宝藏,我被诅咒了!”韦拉雅朵又是泫然欲涕的模样。“在最近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一天夜里,都会非常…非常的…饥……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