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生还者的描述
    对于韦拉雅朵,那个方面,为什么忽然变得越来越强,不可否认的是,张山还是有点略感兴趣的,只不过,他今天过来见韦拉雅朵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这些太污的事情。

    当韦拉雅朵提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诅咒’所导致的,张山脑中突发灵感,便想到了那个山洞,并主动问及!

    一听张山说起‘山洞’,韦拉雅朵简直就是花容失色,她骇然的望着张山,想要说话,喉头却是哽住了,说不出半个字来!

    张山一瞬不瞬的看着韦拉雅朵,缓缓道。“韦拉雅朵小姐,你的那幅油画,我有幸欣赏过,说实话,那一幅画的艺术水平,非常之高,将绘画的技巧,以及你在绘画方面的天赋,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你……”韦拉雅朵,十分的惊惶。

    “韦拉雅朵小姐,请你保持冷静,并相信我,我并没有任何恶意。”张山语气诚恳的说道。

    或许是张山的眼神,的确清澈干净,没有丝毫的杂念,让韦拉雅朵,在这样的眼神之中,看不到任何狞恶的成分。

    因此,她慌乱的神情,慢慢的开始稳定下来,并发问道。“你,你怎么知道,那一幅画,是我画的?”

    “索性就实话实说吧。”张山取出一支烟点燃,慢条斯理的抽了起来。“因为你突然得到了那颗绿钻。那个山洞后面的世界,是天堂,对么?满地都是钻石,对么?那颗绿钻,就是你在山洞里面捡到的,而我也相信,你不止捡到一颗钻石。”

    张山的话,让得韦拉雅朵,倒抽一口凉气。但她绝没有否认的意思!

    “听着,美丽的韦拉雅朵小姐,就算你捡到了很多钻石,我也并没有要抢夺的意思。我来找你,并不是要谋取你的财富。或者斥责你。那些钻石,是你应得的。”张山心平气和的说道。

    听到张山这么说,韦拉雅朵才终于点了点头。“是的,张山先生,那些钻石,只是我捡到的而已,我并没有通过任何非法途径,去掠夺钻石,因此,它们,是属于我的。但我也,得到了诅咒……”

    “你走入了那个山洞,然后到了山洞后面,铺满了钻石和宝石的空间,最后,平平安安的回到了文明世界?”张山道。

    “是的。”韦拉雅朵点头承认道。

    张山精神无比振奋,“那是在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洞。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到过,但他们都失踪了!我的一个同学,一个十分美丽优秀的女同学,也去过那个山洞,但至今下落不明,或许,她已经遭遇到了不测。韦拉雅朵小姐,你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从那个山洞,存活着,平安返回的人,我希望,你能够将一切经过,告诉我,可以么?”

    张山耐心的看着韦拉雅朵,补充道。“你的讲述,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令我可以去寻找我的同学,而且,还可以解开缠绕喜马拉雅山的一个秘密。”

    韦拉雅朵整个人都陷入了回忆的状态中,她那棕色的眸子,也变得深邃起来,像是在遥望另外一个世界。

    过了十几秒钟,韦拉雅朵才喃喃道。“是的,我会告诉你,张山先生,我会告诉你,所有的经过,因为,我在山洞中,遭到了诅咒,或许,只有你,才能够,解开这个诅咒。”

    “那请你慢慢的说,说仔细一点。”张山竖耳倾听。

    “我在一年多以前,我的画,没有人愿意买。所有人,都认为我画的是垃圾。”韦拉雅朵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的生活,也陷入了极端窘迫的状态。但我不愿意去做其他的工作,我还想画画。”

    “我决定,去喜马拉雅山脉采风。那里是世界之巅,有最神秘的风景,也有很多很多传奇故事。我相信,在喜马拉雅山脉,我能够画出卖到大价钱的作品。”

    “我从尼泊尔出发,进入了喜马拉雅山脉!”

    听到这里,张山忍不住赞叹道。“美丽的韦拉雅朵小姐,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你独自一人,进入喜马拉雅山脉,这是一种无畏的精神。”

    “这也是为了生存。”韦拉雅朵无奈耸肩道。

    “我明白。”张山点头。“请继续说。”

    “有一天,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然后,我发现,我迷路了!我找不到往回走的路途了。越是急,越是找不到路,天色迅速黑了下来。我非常的冷。我预感到,可能有灾难,要降临到我身上了。我祈求上帝,庇佑我。”韦拉雅朵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说道。“在慌乱的状态下,我看到了一个山洞!在山洞里面,居然散发出来了,很接近梦幻的光泽。张山先生,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几乎是出于本能,我走入了那个山洞。”

    “一切都很美妙,当我走入山洞之后,所有的寒冷,疲倦,饥饿,都消失了。我继续往山洞里面走。”

    “往里走,在山洞的尽头,是一条狭窄得只能侧着身子通过的山缝,我挤了进去,当我挤出这条山缝时,我……我看到了……”说到这里,韦拉雅朵的眼睛里,出现了如痴如醉的表情。

    “你看到了天堂?”张山下意识的道。

    “是的!你可以称那里为——天堂!”韦拉雅朵非常认真的点头道。

    关于山洞后面的空间,被称之为‘天堂’,张山听到过两次。一次是威廉的哥哥,在日记里,用了‘天堂’这样的一个词汇来描述。

    另一次,就是现在的韦拉雅朵。

    而区别在于,威廉的哥哥,百分之九十九,已经死亡了。

    而韦拉雅朵,就活生生的坐在张山的对面。

    “听着,美丽的韦拉雅朵小姐,我曾说过,有其他人,也到过这个‘天堂’,但他们几乎可以确定,死亡了。你是活着从‘天堂’中,回来的人,因此,你的描述,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张山郑重其事的道。“我希望,你用心回忆,准确的将你在‘天堂’中,看到的一切,告诉我。谢谢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