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地狱
    威廉从助理的手中,接过了一本笔记本,珍而重之的交给张山,“尊敬的张山先生,在我的哥哥失踪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终于,在天朝藏区,拉萨的一个杂货店中,我找到了这本日记,杂货店的老板,是一位藏民,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到的这本日记,而且,他并不认识英文,所以,就把这本日记,当成杂货废品给卖了。恰好,我发现了,这本日记的字迹,是我哥哥的,我可以断定,这就是我的哥哥,在探险之中,记录的日记。”

    “拉萨?”张山愣怔了一下,然后接过那本笔记本。

    怎么说呢,这是一本非常破旧的笔记本,破旧到了一种,就好像是从土里挖掘出来,几十年前的老东西一样!

    翻开扉页,基本上就是三个字——稀巴烂!

    烂到了几乎无法辨认字迹的程度!

    “哈”张山笑了起来。“威廉阁下,这本日记,还能看么?不要说看了,就连多翻几页,我都生怕,把他给翻破了!”

    “这个……这……张山先生,您可以看看最后一页,最后一页,可以勉强,看清楚内容。”威廉干笑了一下。

    张山非常小心的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果然,最后一页,还算保存得比较完好,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些英文。

    张山自学的英文水平,已经非常高,起来,也并没有什么障碍。

    只见,在这一页上面,断断续续的写道——

    “我们走进了那个山洞……在风雪漫天的山脉中,这个山洞,却温暖如春,它绝对是通向天堂的。我们都坚信这一点……终于,我们穿过了山洞,在山洞尽头,有一个狭小的缝隙,我们钻过缝隙,然后,就看到了天堂!”

    “这是美丽的净土!我无法用人世间的语言来形容它的美。这里有大片的草原,有原始森林,还有不怕人的羚羊,在地上,我们发现了宝石!我们看到了无数的宝石,钻石!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宝石,每一颗宝石,都有鹅蛋那么大,红宝石的光芒,映得我们的全身都是红的,还有一种闪着奇异的像云一样光彩变幻的宝石,那么多宝石,除了天堂之外,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是见不到的……”

    “我们在钻石上打滚,这是上帝恩赐给我们的礼物,这就是一个遗失的世界!”

    看到这里,张山不由的有些质疑。“满地都是宝石?而且,有鹅蛋大小的宝石?这该会不会是,探险队的人,在迷路之后,在绝望之中,突然来到一个特别的地方,大脑之中,产生了幻觉?就是类似于海市蜃楼的玩意儿,被他们,误会成了所谓的天堂。”

    张山的分析,合情合理,人在神经极端紧绷,接近于崩溃之际,的确有可能产生各种幻觉,这并不稀奇。

    但威廉却是近乎低吼道。“不不不,张山先生,不会是幻觉。绝对不会!”

    “那好,我继续,将这个笔记本上,有限的内容,统统看完了再说。”张山示意威廉不要激动。

    继续——

    “……我们都痴醉了,完全陶醉在宝石在阳光下各种色彩的变幻之中……我们发现,在前面,有更加魔幻的光芒,照射了过来,我们知道,在这个被遗失的世界,最重要的珍宝,也许并不是这些宝石和钻石,在穿越一片原始森林之后,我们可以找到更加伟大的宝藏——于是,我们向前面走去……可是,天堂,瞬间就变成了地狱!”

    “太可怕了……身边的队友,一个个都死去了。死得太惨了……当我们走进那片原始的森林后,我们才发现,那是地狱,真正的地狱……马蜂那么大的蚊子,被叮上一口,一条胳膊就会肿得比大腿还粗;还有能够吃人的妖艳的花朵;还有巨大的蟒蛇;足球一样大的蜘蛛,藏在棕榈叶子下面,一旦人被藤蔓抓住,这些该死的蜘蛛就会来分一杯羹,它们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分尸者;在半夜,有人被勒死了,第二天早上,发现尸体被吊在半空中的树枝上;还有比鳝鱼还要大的蚂蟥,一口能吸一公升血……”

    “我们终于走过了那片原始森林,加上我,还剩下3个人,我们以为,噩梦已经结束了……可是,噩梦才刚刚到来!噢!不!我们看见了它!那不是真的!上帝啊!救救我们吧!”

    “上帝!上帝!上帝!上帝上帝!”

    在日记的最后几行,一共写了34个‘上帝’的英语单词,而且字迹之中,透发出来无以伦比的恐怖,还有……绝望。

    “看完了。”张山将笔记本交换给威廉,然后将那幅画,在桌面上,展了开来,“从这样一个山洞,往里走的话,走到尽头处,会有一道狭隘的缝隙,钻过这个缝隙,就可以到达一个被遗失的世界。里面有钻石,宝石,还有很多诡异的杀人生物,植物……威廉阁下,我说得对么?”

    “是,从哥哥的日记来看,的确是这样的,只是很可惜,这本日记,被损坏得太严重了,无法看到更多的内容。”威廉遗憾的道。“可我们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最后,你的哥哥,精神一定已经失常了,他在日记的末尾,写了几十个‘上帝’,我相信,在穿越那片可怕的原始森林之后,他看到了更加可怕的东西,以至于,这种东西,可怕到,直接让他疯掉了。”

    “那么,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张山蹙眉思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