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极其诡异的发现!
    巨型蝙蝠来势汹汹,铺天卷地而来,这个时候,如果张山要往后退,基本上已经来不及了,倒不如正面杀过去!

    人如狂风,挥舞匕首,战神一般反攻杀过去!

    而且,张山在舞动匕首的时候,还打开强光手电筒,让光束,直接照射向了迎面而来的巨型蝙蝠群。

    “阮明雄!用电筒光照射蝙蝠!”与之同时,张山还吼了一嗓子。

    噗!噗!噗!

    几只巨型蝙蝠,被张山用锋锐的匕首,直接划破,鲜血淋漓而下。

    并且,在强光照射下,巨型蝙蝠似乎也不敢逼近,反而向远方逃遁开去。

    原来,蝙蝠这种动物,是很怕火和灯光照射的,因为蝙蝠的视力不是很好,相反很弱,所以强烈的灯光刺激会使它承受不住。

    果不其然,在两把强光手电筒的照射下,以及在张山奋勇的搏杀下,蝙蝠群远远飞走了,只是在地上残留下来了十几只血肉模糊的尸体。

    “啊!boss,我被咬中了!”阮明雄在张山身后,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张山返身一看,阮明雄的左臂上,被咬出一个血淋淋的牙齿痕迹,伤口不深,但却往外涌着血。

    “被蝙蝠咬中,一定要紧急治疗。因为蝙蝠会传染疯犬症,甚至于不必和蝙蝠碰到,光是呼吸到蝙蝠聚居的空气,也会有不测!”说着,张山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阮明雄的伤口附近,扎了几针。

    “我知道了,或许进入古宅之后,变成疯子的人,有的是被巨型蝙蝠咬中了,伤口感染,破坏了他们的脑部神经。”张山眼睛一亮,旋即警惕的道。“蝙蝠群被我们驱走了,但这古宅中,或许还会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们不能够掉以轻心。”

    “好,好的,boss,”阮明雄脸色发青。

    “你走我后面。”张山微微点头,然后带头穿过园林,又推开了古宅大厅的枯朽木门。

    大厅中,除了恶臭发霉,几乎毒气的味道之外,只见在地上,铺满了厚厚的蝙蝠屎。

    大厅的面积不小,但许多家具都已经完全腐坏了,残破的屏风,横在一边。在墙壁上,悬挂着的一些画像和书法作品,也是被腐烂得完全看不清楚原来的样子。

    “大厅里倒是无法发现任何线索,因为所有的线索,都已经被时间破坏掉了。”张山叹了口气,然后微微思索,“我看过一些天才古代建筑学方面的书籍,这个古宅非常之大,我们要一间房一间房的搜索,必然耗费太多时间。因此,我们抓住重点区域,进行搜索,像这样的宅邸,在大厅的后面,一般都是主人的书房。我们先去书房瞧瞧。”

    说着,张山带路走入大厅,脚下的蝙蝠屎,踩在上面,让人感觉怪怪的。

    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之下,阮明雄更是不敢远离张山,他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精神极端的紧张。

    张山绕过大厅,来到一间屋子外面,伸手推开。

    屋子之中,光线十分的晦暗。原本,光线是可以通过窗户,照射进来,但那些窗子,外面有藤蔓遮隔,所以无法让光透入。

    张山和阮明雄,打开了强光手电筒。

    只见,这间屋子,果然是一间巨大的书房,四面都摆放着酸枝木书架,但毫无意外的腐烂破败,张山抢步上前,举着手电筒照看,书架上有一些零散的木结构物品,仔细辨认,应该是散掉了的木船模型碎片。同时也有不少的书籍。

    但是,这些纸质书,已经完全腐烂了,不要说翻看了,恐怕张山稍稍一触碰,就会使其风化飞散掉。

    “草!”张山低声咒骂一句。

    回过头来,在书房的正中间,有着一张红木大书桌。

    张山赶紧过去,想要在书桌上,发现一些还能够辨认的线索。

    书桌上,满是灰尘,在灰尘的覆盖之下,可以看到一些仪器——那是古代用来航海的司南,罗盘,星象仪等等。

    另外还有几支毛笔,一对玛瑙狮子镇纸。

    在书桌上,铺垫着宣纸,上面依稀可以看到字迹,以及一张画像。

    张山心中一动,让阮明雄过来用手电筒照着,然后他小心翼翼的将宣纸上的灰尘吹去。

    手电筒光照射下,宣纸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字迹,还有一幅残破的画卷!

    宣纸上写的,乃是正儿八经的汉字,字迹工整苍劲——‘国家欲富强,不能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海上’

    在这行字旁边,有一幅画,这一整幅画的上面半截,倒还算完整,但下面半截,却是已经腐烂掉了。

    画像中,一名中年男子,天朝人士,身穿白色五爪龍袍,头戴蝉翼冠,面容白净,卧眉无须,雄姿英发,而在男子身旁,却是一名女性!

    那是一个极美丽而年轻的女人,黑色长发披肩,肤色如蜜,眼珠子,却并不是黑色,而是一种神秘的湛蓝色,鼻梁微高,五官精致俏丽之极,她神态十分安详。

    “啊!这!这女人!好美!就……就好像天使一样!让……让人着迷!”一旁的阮明雄,发出无比惊艳的赞叹声。

    而张山,却是微微沉吟,“阮明雄,你发现这张画的古怪之处了么?”

    “boss这幅画,只有上半截,但……但我并没有看出,什么古怪的地方。”阮明雄喃喃道。“画上的一男一女,要么就是情侣,要么就是夫妻。”

    “你听我说,这幅画上的男人,穿着天朝明代时期的大官员服饰,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就是百慕大群岛这一支郑族的先祖。”张山眼中精光连闪。“你看,这里的一行字,‘国家欲富强,不能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海上’,这是当年,明朝大航海家郑和,留下来的名言。看来,这幅画上的男子,九成九就是郑和了!那么,也就是说,百慕大群岛上,这一支郑族,就是郑和的子孙后裔!”

    “郑和……”阮明雄发出来了一声呓语,“我,我虽然是越南人,但我的父亲,是天朝人,我对于天朝的历史文化,也有涉猎,而且,我热爱航海,所以对天朝古代的航海家,也算比较了解。郑和,的确是天朝历史上,航海的先驱者。可是,他……他居然,到达了这里,到达了百慕大群岛,无法想象,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暂且抛开郑和不说。这幅画,有两个疑点。第一,画卷中女子,眼珠为湛蓝色,鼻梁骨微微高挺,绝非当时的中土人士,而是外国人。也就是说,郑和的情侣,或者妻子,居然是外国人。可是,从长相来说,这名异族女人,不像是纯种的欧美人,我看不出她属于什么种族。黑色的头发,五官长相偏亚洲人种,而湛蓝色的眼珠子,又是白种人的特征。说到白种人虹膜的颜色,这是由基因来决定的。当某个特定的基因成隐性时,虹膜就显蓝色;当这个特定的基因成显性时,虹膜就成棕色的了。白种人的北欧类型的色素沉积是最少的,所以在日耳曼民族和斯拉夫民族中,蓝眼睛的比例会相对较高。”

    “第二,从画像上看,这个女人,比男人,至少高了一个半头,不,不止,女人比男人高了接近2个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画像中的男人,真的是郑和,那无疑是一个英伟高大的男人!郑和的长相到底如何据和郑和同时代的人袁忠彻所著的古今识鉴卷八中记载,‘内侍郑和即三保也,云南人,身长七尺,腰大十围,四岳峻而鼻小。眉目分明,耳山过面,齿如编贝,行如虎步,声如洪钟’。古时候,常常用‘七尺男儿’来形容男子的高大。按照唐朝以后的度制,七尺男儿的身高将达到2米以上,不过这不太可能。但是按照南北朝以前的度制,所谓七尺男儿无非是在17米左右,这和现在的人们的平均身高相差无几。所以说,七尺男儿的身高应该是17米左右。”

    “那么,画像中,女人身高比男人高2个头,也就是大概高25厘米。那么,我们以郑和的身高为17米计算,这个女人的身高,至少有195米,甚至2米……我不认为,在古代,有什么女人,可以达到2米左右的身高!”

    张山说出了自己的两个疑点。

    “boss,会不会,是在画师,绘画这幅像的时候,故意将女人的身高,画得高一些。或者说,这幅画的下半截,破烂掉了,我们无法看清楚画的全貌。但画像的时候,男人是坐着的,女人是站着的,因此,女人比男人高两个头?”阮明雄一边思考一边说道。

    “绝不是坐着画的,虽然看不见画的全貌,但我肯定,绝对不是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两人都应该是站着的。”张山口气肯定的说道。

    “无法判断人种的美丽异族女子,身高达到了2米……”张山简直无法理解。

    “boss,难道是外星人?”阮明雄在一旁开着玩笑道。

    “还真有可能。”张山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弄得阮明雄倒是一窒。

    在书房中又逗留了一会儿,张山无法再找到更多的线索,两人暂时离开书房,打着手电筒,去搜寻其他房间。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个奇怪的房间。

    大红对联挂在房门边,在房间里,虽然布满了灰尘,破烂不堪,但仍然可以看到,绣凤鸾的大红被褥堆满床前,雪白夏帐上挂着龍凤呈祥的帐帘,两双绣花鞋就在踏梯下面,全屋箱笼框桌都贴上了大喜剪纸。

    “boss,这是古代人结婚的新房,也就是洞房的样子。”阮明雄立刻说道。

    “对,是新人成亲的新房。”张山点了点头。

    然后,张山举着电筒,往新房的墙壁上照去。

    赫然!

    只见其中一面墙壁上,张贴着一张画像!这张画像,虽然陈旧泛黄,但并无破损之处,可以看到全貌!

    “这这这是开什么玩笑?”张山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画像,全身筛糠似的抖动起来,宛如见到了鬼魅一般,握住电筒的手,不由的颤栗起来,让得电筒的光芒,都摇晃起来。

    “boss,你?”阮明雄顺势抬起手电筒一扫,当他在看到墙壁上面,完整的画像之后,啪的一声,手中电筒掉落在地,尖叫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幅画是假的!虚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