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哥伦布
    张山看了看阮明天,笑道。“南大西洋那个地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运区,从科学角度分析船只的失踪,我可以解释为,那里是两大海风的交汇点,东部海风和西部海风相撞,产生激流,导致船只颠覆;另外呢,大西洋是世界上最深的海洋,海流极端猛烈,海风也很狂暴……当然了,正如你所说,你哥哥的船,并不是木船,而是先进的钢铁轮船,所以,我并不排除,有非自然力量在干扰船只的航行。”

    顿了一顿,张山目光看向车窗外,“我并不是一个迂腐腾腾的家伙,我也亲身经历过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如果说百慕大之谜的答案,是在非传统的科学范畴之内,我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张山医生,不得不说,您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人。”阮明天感叹不已。

    “好了,还是等见到你哥哥再说吧。”张山笑道。

    “嘿,我们现在是要去精神病院,怕不怕?”张山回头对坐在后排的三位女神笑道。

    很明显,三位女神脸上,都有些怕怕的,紧张的表情。

    神经病院就是疯人院,那的确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

    “有你在,我们什么都不怕。”baby咕哝道。

    赵莉颖却是一笑道。“山哥,你干脆直播精神病院好不好,说不定你的粉丝都会喜欢看呢。”

    “哈哈哈,好主意,说不定还会有不少土豪刷火箭。不过我暂时不会直播。现在所有人都在等待我宣布秘境的地点,我偏偏不回应,先憋一憋,压压气氛,哈哈哈”张山大笑道。

    汽车一路往山上开去。

    阮明天哥哥住的那间神经病院,建造在山上,沿途经过不少地方,风景倒是美丽得笔墨难以形容,翠峦飞瀑,流泉绿草,如同仙境一样。

    到了。

    汽车停泊在医院外面的车位里。

    如果只看外表,这间神经病院倒也十分整洁,干净,墙是白色的。

    阮明天带着张山等人走了进去,里面是一大片草地,有不少病人,正在护士的陪同下,在草地上散步,这些病人自然是病情较轻的,但是,你不难在他们的眼睛和表情里,看到惘然的,迷惑的,或者癫狂的,惧怕的,麻木的,毫无生气的……种种常人在一般情况下不会有的神态。

    整个疯人院,都被一种怪怪的气氛笼罩着。

    杨蜜,baby和赵莉颖,都瑟缩在张山身边,眼睛也不敢东张西望。

    穿过草地,众人走进了住院大楼。

    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走廊上,张山朝左右两边用大铁锁锁住的病房看了看,就看到一些络腮胡壮汉在抢枕头,或者一些戴眼镜的家伙在分析股票,还有一些病人在玩角色扮演……

    一个穿著白袍的越南医生,迎了出来,和阮明天握著手,阮明天立时问道,“我哥哥的情形怎么样?”

    那医生用越南话回答道。“阮先生,你哥哥的病情,现在发展得相当严重,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比较安静,一见到别人,就变得十分狰狞,他会突然变得充满攻击性,像……像是一头野兽。”

    “不,我哥哥不是野兽!”阮明天争辩了一声,然后说道。“我带了几个朋友来见我哥哥。”

    那医生耸肩道。“你们只能在门外看看他。说实话,阮先生虽然你是病人的亲人,但为了不使你们受到伤害,我劝你们不要直接和他接触。在几天前,我们医院负责照料他的护士,有四个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有一个差点被他扼死了。”

    阮明天脸色阴晴不定,侧头用汉语将医生的话转述给张山。

    张山淡笑道。“没关系,我直接进入病房给他治病。就算他是一头老虎,一头巨熊,也无法伤害到我。”

    “那是当然。”阮明天毕恭毕敬的说道。

    走廊的尽头,一间病房,在里面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摔东西,并伴随着铁链拖动的声音,以及粗鲁狂暴的咒骂声。

    咒骂的声音,很有意思,一会儿是越南话,一会儿是英语,一会儿居然是汉语……非常错乱。

    在张山听得懂的语言里,他听到里边的人在吠叫——‘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该死的!去死吧!哥伦布!哈哈哈哈——哥伦布!’

    “哥伦布?”张山心中微微一愣。

    在阮明天的强烈要求下,医生终于将病房的铁锁打开,张山示意阮明天和自己的三个女人在外面等着,然后只身走入病房。

    病房里——这是一间20平米大小的房间,桌椅已经一片狼藉。

    一名蓬头垢面的壮硕男人,眼窝深陷,正坐在地上,双手捧着头,正在哭泣。在他的双手和双脚上面,捆绑着铁链。

    “阮先生,你好,我是特意来对你进行医疗的人。我是天朝人,张山。”张山笑着走了过去,同时也在观察着那家伙,也就是阮明天哥哥的气色。

    通过观察,张山得知,他是因为过度的恐惧,惊吓,以及刺激,才导致精神错乱的。

    也就是说,有什么东西,在刹那间,造成了他的疯狂。

    赫然,阮明天的哥哥抬起头来,用一种极度凶狠的目光看着张山,在他的喉咙里,都迸发出来了野兽般的嘶鸣,似乎是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将张山撕成碎片。

    张山自然不会去害怕一个疯子,他心中一动,微笑道。“哥伦布是什么意思?你的船和船员失踪,和哥伦布有关么?”

    “不!!!不!”闻言,他顿时惊叫起来,那凶狠的眼神,变得充满了极端的恐惧,他的额头上和脸上,都渗出汗水,身体不停的往靠墙的地方回缩,他用汉语,颤抖着道。“不要过来……哥伦布……不要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