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找到隧道,离开秦皇陵
    这个时候的张山,一脸成竹在胸的表情,眼中也是溢散出来了睿智的光芒。

    “其实很简单,五扇门?呵呵,五行有木有?”张山打了个响指。“这五种颜色,恰好代表了五行的颜色。喏——绿色代表了木,黄色代表了土,金色代表了金,红色代表了火,黑色代表了水——是不是五行都齐全了?”

    这样一解释,直播间的观众才恍然大悟——

    “啊!原来如此!我赵日天服了!”

    “在下叶良辰也甘拜下风了。”

    “听山哥这么一解释,顿时豁然开朗啊。”

    “其实还蛮简单的,为什么我们想不到呢?哎,我也研究过阴阳五行的,如果山哥你不公布答案,我也能猜出来的。”

    “现在问题又来了,虽然知道了五种颜色代表五行,但又该怎么选呢?”

    “张山先生,我们现在应该怎么选?”郑开也态度谦卑的看着张山。

    张山却是微笑看向郑开父亲。

    郑开父亲‘老脸’一红,喃喃道。“我自幼从军,这个……乃是粗莽之人,对于阴阳五行,却也不懂。”

    “好,那我给大家解释一下,阴阳五行,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那么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五德’这种说法。‘五德’是天朝战国时期的阴阳家邹衍所主张的历史观念,是一种历史循环论。‘五德’就是指的五行木,火,土,金,水所代表的五种德性。‘五德’始终周而复始的循环运转。邹衍常常以这个学说来为历史变迁,皇朝兴衰作解释。后来,皇朝的最高统治者常常自称‘奉天承运皇帝’,当中所谓‘承运’就是意味着五德终始说的‘德’运。”

    “接下来我说简单点,邹衍这个阴阳家呢,其实大家在‘寻秦记’这本里,也能找到他,这家伙呢,把历代王朝算出五德来。上古黄帝为土德,夏代为木德,商代是金德,周代为火德——”

    “来,我们背一下历史年代表,炎黄虞夏商,周到战国亡,秦朝并六国,嬴政称始皇。就连小学生都知道,天朝历史的顺序是——黄,夏,商,周,秦!”

    “现在套用五行相克的说法,夏朝取代黄帝,夏朝为木,黄帝为土,木克土;商朝取代夏朝,商朝是金,夏朝是木,金克木;周朝取代商朝,周朝是火,商朝是金,火克金。那么,秦朝取代了周朝,周朝是火,大家告诉我,什么克火?”

    这样一说,直播间的观众纷纷叫嚷起来——

    “水克火!”

    “是水!水!水!好多水!”

    “原来秦朝是水德啊!”

    “对,秦朝是水德,水克火,那么,再请大家大声说出来,五行中,什么颜色代表了水?”张山稍微渲染了一下直播间的气氛。

    “黑色!!!!”

    “答案出来了,黑色!”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是黑色!”

    “也就是说,其他四种颜色是死门,黑色是生门!”

    “秦朝崇尚黑色,就连始皇帝的龍袍都是黑色的。”张山最终确定了答案。

    然后,非常肯定的走向了黑色石门,伸手直接握住机括拉杆,一拉……咔咔咔。

    石门应声而开!

    一条隧道,出现在石门后面。

    “我们进去。”张山连忙道。

    几人相继走入隧道。

    这条隧道,起始时,略微狭窄,但后来越来越是宽敞,张山用强光手电筒在前面开路,渐渐的,隧道的走势,开始上扬,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几人来到了一间石室。

    在石室的上方,有一个井口大小的洞孔,一根铁索从上面垂落下来。

    “是一条秘密隧道!!!!通往地面的秘密隧道!”郑开父亲狂喜大吼道。

    整个直播间,也是欢呼沸腾。

    “让我来!所有秘密隧道的出口,机关设置都差不多,我先上去,把石板顶开。”郑开父亲跃跃欲试道。

    然后,郑开父亲直接抓住垂落下来的铁索,然后向上攀援,并示意张山他们跟上来。

    张山重新将沈爱秦背在背上,然后顺着铁索,也向上爬去。

    郑开背负着沈梦馨的尸体,也是向上攀援。

    几人顺着铁索,在隧道中向上爬行了足足半个小时之久,终于,在铁索尽头,出现一块石板。

    只见郑开父亲,小心翼翼的用手在石板上摁动了几下,赫然,咔擦一声,石板向外翻开,从外面,倾泻下来耀眼的阳光!一种新鲜的空气,混淆着草叶的香气,透发了进来。

    几人连忙蒙住眼,等到适应了光线,才将手挪开,睁开眼来。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郑开父亲连连挥手。

    张山也不耽误时间,背着沈爱秦就顺着那块翻开的石板爬了出去。

    外面,秋高气爽,四面八方,都是草丛和歪脖子老树,远处还有高低起伏的山峦,但甚为荒凉,人迹罕至。

    不多时,郑开也爬了上来。

    “爸爸,你也上来吧。不如,你就此离开秦皇陵,儿子也想侍奉您老人家。”郑开热切道。

    “哈哈哈哈,恺儿,你不用管我了。我乃是殉葬大王的活俑,怎能到外面的世界去?以前曾经出来过一次,诞生下你这个孩儿,我此生也不再有任何遗憾。恺儿,回去告诉你母亲,我负她良多,让她不要记恨。好了,你们走吧,这条隧道,我立刻毁去,从此之后,我们剩下来这些活俑,就再也没有通道可以出去了,而你们外面的人,也无法进入地宫!就如此吧!”

    说完,郑开父亲又对张山爽朗笑道。“少年,能够结识你,也是我毕生幸运之事,哈哈哈哈,你若生在我那年代,我大秦统一天下,恐怕还要提前十年!好了,就此别过!永不再相见了!”

    说完,郑开父亲直接将那块石板关闭了。

    “爸爸!爸爸!”郑开怅然若失的叫道。

    没过多久——

    轰隆隆!轰隆隆!

    有巨石滚动的声音,从地底传来,这一块地面,都颤栗不停,像是地震了一般。过了良久,才平息下来。

    天地之间,一片安静。

    “呼”张山吐了一口浊气,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骄阳,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味道。“郑老板,你父亲果然把那条安全通道毁去了,从此以后,秦皇陵就只能是一个传说了。不过,我们作为能够亲自下去走一遭的现代人,真的是无比幸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