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少年,你真是神人啊!
    张山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微微点头,并且对着镜头比了个竖起大拇指的动作,然后,脚一蹬地,朝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石柱子跳了过去。

    其实这根石柱,距离张山站立的石台边缘,也就是2米多一点的距离,张山根本就是轻描淡写的一迈腿,就能跳上去。

    人影一闪,直接跳了上去。

    直播间一片肃静,观众们都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在张山的双足,刚刚一踏实,异变陡生!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石柱开始往下沉!

    这还不是一根石柱往下沉,而是整个凹坑里的所有石柱,都在一起往下沉!

    而且,下沉的速度还不慢!

    张山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当他感觉到脚下的石柱在往下沉的时候,他就一个转身,往回朝平台跳了上去。

    “这是……这是机关!”郑开父亲,走到张山身边,“少年,你没事吧。”

    “无妨。”张山眉头蹙起。

    很奇怪的是,当张山跳回去,离开了石柱之后,集体下沉的石柱,就戛然而止,便矗立不动,不再下沉。

    一看,这一波,凹坑里的每一根石柱,都至少沉下去了一米左右。

    石柱下沉,水银上涨,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现在,凹坑里水银的高度,距离石柱顶端,已经只有5米多了。

    “糟了,按照这种速度,顶多再过半个小时,所有的石柱,都将被水银淹掉,那我们根本就没法往对岸跳了。”张山挠了挠头发。“就算我不顾一切的想要踩着一根根石柱跳过去,我的脚一踩到石柱,它们就会下沉……”

    其实,只要张山发动跳跃技能,还是有可能过关的。

    毕竟lv2级的跳跃技能,能够让张山一步跃出10米,不管这些石柱会怎么下沉,张山仍然是可以跳到对岸去的。

    可是,这样一来,就等于是把郑开,还有奄奄一息的沈爱秦给坑死在这里了。

    虽然说,这两个人,和张山都没有太重要的关系,张山完全可以不顾他们的死活,自己逃命。可是,在道德上来讲,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张山也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性格。

    ‘算了,我在有限的时间里,想想办法,如果实在想不出办法,我也只好自己先保住自己的命了。’

    张山蹙眉沉思起来。

    这个时候,直播间的观众们,都替张山着急起来——

    “果然有诈!这个坑室的机关,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到底是古人太奸诈了,还是我们太单纯了?”

    “山哥,赶紧想想办法,我相信肯定是可以破解这个机关的!”

    这时,张山缓缓道。“这个机关一定有破解之道,不会是死局。一方面,一个出色的工匠,机关师,他不可能做一个死路一条的机关,一定有生路,否则,就无法体现出,这个机关的巧妙。另一方面,对岸有一道石门,说明,进入这个坑室的人,是可以闯过机关,从那个石门里出去的。”

    张山将自己所掌握的,一切关于秦史的资料,飞快的梳理着,然后喃喃道。“我试试从这些石柱上找找办法。”

    张山目光扫向凹坑中耸立的石柱,企图找到规律。

    赫然!

    “1,2,4……9!”张山眼睛忽然一亮。“这个凹坑里面的石柱,横排有9根,纵排也有9根,也就是说,九九八十一,一共有八十一根石柱。”

    “九!九!九!”张山瞬间抓到一条线索——“各位观众!在我国,九是一个极端特殊的数字!”

    “在我国,人们之所以把‘九’看成是自己心目中的‘天数’和最富有神奇色彩的数字,是因为‘九’这个数字的象征意义,在我国可以说历时最久,涉及面也最广。‘九’作为数不同于一般数字,在天朝古代被认为是一种神秘的数字,它起初是龍形或蛇形的图腾化之文字,继而演化出‘神’‘圣’之意,于是天朝古代历代帝王为了表示自己神圣的权力为天赐神赋,便竭力把自己同‘九’联系在一起。如天分九层,极言其高,天子祭天一年九次。更有趣的是连皇宫建筑都与‘九’有关。例如,京城有九门,门上饰有九路钉。汉语词汇中也常用‘九’来形容帝王将相的称谓,如‘九五之尊’,称官位仅次于皇帝的王爷为‘九千岁’等。”

    “对了!九五之尊!始皇帝,便是自称为‘九五之尊’。”张山眼睛越来越亮。

    “大王自然是九五之尊。”郑开父亲在一旁附和道。

    “五!五这个数字,也很特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五恰好是在最中间的一个数字。九五之尊!把九和五连起来——好了!这个机关,我破掉了!”

    张山兴奋一吼,然后伸手一指。“先在横排的九根石柱里,找到最中间的一根,也就是第五根。好,我找到了。然后呢,顺着这根柱子,再纵排数上去——12345!对!就是那根柱!”

    张山用隐形跟拍仪器,给了那根石柱一个特写。

    “各位,我现在距离那根石柱,不到10米,我直接跳过去!”

    张山深吸一口气,然后,激发跳跃技能,人如流星箭矢,一跃过去!

    砰!!!!

    张山双足落定到那根石柱上,赫然之间,坑洞里的石柱,不但没有下沉,反而,四壁那些探出来吐水银的龍头,都缩了回去!

    然后,坑洞里的水银,水位居然开始下降!

    “少年,你…你真乃文武双全的神人啊!”郑开父亲用一种折服膜拜的眼神,看着张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