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被困
    看到张山和郑开父亲的脸色遽烈变化,直播间的观众,都有些不理解。

    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张山所说的‘事情严重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山先生,到底,到底发生什么了。”郑开将沈梦馨的尸体扛了起来,大惑不解的看着张山。

    张山也立刻把沈爱秦背在背上,“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几名秦人,在我击败煌之后,心灰意冷,便一拥而散,事实上,他们很有可能,将出入地宫的通道,全部毁掉!”

    “的确很有可能。”郑开的父亲,也深以为然的点头。

    直播间里的观众,这才恍然大悟,纷纷咒骂起来——

    “真特么变态啊!居然想要同归于尽!”

    “山哥,如果通道都被毁灭掉的话,你还能出来么?”

    “山哥,赶紧去阻止他们!秦皇陵我们都亲眼目睹了,感谢你冒险的直播,但是你不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就在这时,那五名秦人,去而复返,在他们的脸上,都有着极端癫狂的神色,这时,大叫起来。“哈哈哈哈!外来的现代人!进出地宫的通道,我们已经悉数毁灭掉了!哈哈哈哈!你虽然武勇,但毕生再也出不去了!就在这里,陪伴大王安息吧!哈哈哈!”

    果不其然!

    “你们!你们这是!”郑开父亲气得七窍生烟。

    “我们本就是大王殉葬的俑,一生中,就应该永远留在地宫中。现在,通道毁去,我们正好可以恭恭敬敬的侍奉在大王左右。地宫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外面,我们又何必出去?又与我们何干?但你这个外来的人,你再也出不去了,哈哈哈哈!困死在地宫里吧!”

    那几名秦人,在癫狂吠叫了一阵后,又跑开去了。

    “这……这……这怎么办……”郑开面如土色。

    张山深呼吸几下,如今他的意志力,又得到了提升,在危难关头,总归还是能够镇定如恒的。

    “等等,我来理理头绪——”张山一边整理思路,一边缓缓说道。“秦皇陵非常之大,谁也不知道整个秦皇陵的规模,到底有多少坑室组成。因为当初在修建王陵的时候,工匠之间,不得互通消息。就好像,你们这一批死士,就只知道你们负责的一部分坑室,对于其他坑室,你们一无所知。”

    “对,正是如此。”郑开父亲点了点头。

    “那么,可以自由通往秦皇陵的隧道,其实也不少,但是,同样的道理,你们对于这种秘密通道,也只知道有限的几条。”张山不断分析说道。

    “对,我们只知道三条秘密通道。我带你们下来的那一条,是其中之一,另外两条,分别在其他地方,但……已知的三条通道,都被毁去了。”郑开父亲痛心疾首。“这可害了你们,现在你们出不能出。”

    顿了一顿,郑开父亲继续道。“不但你们无法出去,就连我们这些活着的俑,也出不去了。外人进不来,我们出不去,纵然可以长生不死,也只好永恒的埋葬在地宫中了。”

    “那么,最后的结论是——绝对还有其他通往外面的隧道,但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张山目光看向郑开父亲。

    “是这样的,或许还有十几条通道,或许有几十条,谁也不知道具体的数量,谁也不知道它们的位置。”郑开父亲苦恼道。“但是贸然去寻找这些隧道,不但找到的概率极低,而且触发到机关,死于非命的可能性却极大。”

    “现在冷静下来,你仔细回忆一下,当初修建地宫时,你所知道的讯息,看看能不能回忆起来,其他通道的位置,甚至哪怕有一点线索都好。”张山拍了拍郑开父亲的肩膀。

    就在这时,那五名秦人又冲了出来!

    这次,他们手中,各持着一口出鞘青铜剑。

    “所有通道,尽皆毁去,我们永留地宫,活着也殊无乐趣。倒不如追随大王而去!”

    说完,这五人就整齐划一的抹脖子自戕了。

    这一幕,让得郑开和直播间里的几千万观众,都看得头皮发麻,张山心头微微一愣,喃喃道。“死士还真是死士,自杀起来,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

    而郑开的父亲,却是出奇的淡定,也对,像他这种状态的人,生死其实早就看得淡了。

    “容我回忆一下。说不定,会梳理出一些头绪。”郑开父亲就地坐了下来,整个人像是禅定了一样,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张山招呼郑开坐好,并示意他不要打断他父亲的思路。

    直播间的观众,那可是急躁的很啊——

    “怎么办,怎么办啊!山哥还能出来不?”

    “山哥,你可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出来啊!”

    “山哥,我们还要看你以后直播更精彩的秘境啊!”

    “山哥,你家的女神还等着你回家吃饭呢!加油啊!这里困不住你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郑开父亲,足足回忆了三个多小时,但目前还没有任何表态。

    也对,郑开父亲,参与秦皇陵的修建与殉葬,那是2000多年前的事情了,他要回忆起某些细节,不太容易,毕竟年代太过久远。

    这时,张山探了探沈爱秦的鼻息,微微蹙眉,‘糟糕了,20个小时之内,如果还没有想出办法,离开地宫,爱秦就一命呜呼了。’

    5个小时候后——

    “我想起来了!”郑开父亲,忽然抬起头来,眼中放射出精光。“有一件事,我回忆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