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我不是针对谁
    在郑开命悬一线之际,张山挺身而出。

    说起来,张山和郑开并没有太深的交情,而且对于郑开这个人,张山也谈不上好感。但是呢,郑开要是被弄死在这里,张山就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了。

    如果将这些秦人视为同一个阵营,那么张山和郑开,便属于另一个阵营。这就是古代人和现代人之间的壁垒了。

    用一句同仇敌忾来形容,极为贴切。

    再说了,从道德上讲,明明是这个‘煌’,抢夺了郑开的未婚妻,但他却仍旧骄纵狷狂,嚣张的态度,让张山十分不爽。

    在直播间里,观众们也都群情激昂——

    “山哥,不服就干!弄死他!这秦人太狂了!”

    “敢在我山哥面前狂么?分分钟教他做人!”

    “傻逼一个!估摸着他是秦国时期的猛将吧,可让他去单挑沙漠大蜥蜴,他敢么?让他去独斗狼群,他敢么?就是个装逼货!”

    “无条件支持山哥!”

    “傻逼才不支持山哥,咱们都是现代人,这些古代人狂什么狂!别看他是猛将,给老子一把沙漠之鹰,老子分分钟就敢灭了他。”

    此时,煌乜斜着眼睛看着张山,嘴角勾勒出一抹极端不屑的冷笑。“弱者,你是在和我说话么?跪下!我当年统帅五万精兵,替大王征战天下,似你这种弱者,我杀之如宰猪狗!跪下!”

    那五名冲进来的秦人,也嚣张跋扈的附和道。“跪下说话!外来之人,本就不应该踏入地宫!”

    这五名秦人,是在郑开父亲的反复游说哀求之下,这才勉强同意,让张山等人,踏足地宫。但内心不满,显而易见。如今,煌苏醒了过来,他们自然要让煌来决断此事。

    这时,在张山心中,也是杀机翻滚。他杀过的野兽太多,在死亡谷中也杀过不少骷髅人,其实骨子里,还是有暴力和血腥的,只是在文明社会,一直压制着,遵循着规则,这个时候,被一名秦人,反复挑衅,张山也是真真动了杀机。

    但此时的张山,早就不是什么愣头青了,也养成了一些城府,面部之上,甚至还有一些微笑。“秦国的大将军么?听起来是很威风。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历史更迭,秦早已不复存在,所以呢,大将军什么的,统帅数万兵马什么的,在我看来,也没有卵用。对了,你抢夺他人未婚之妻,反而振振有词,你也不觉得理亏么?”

    “哈哈哈哈哈”闻言,煌却是仰天狂笑起来,就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另外的五名秦人,也都纷纷狂笑。

    “理亏?哈哈哈哈……弱者,在我那个时代,强者为尊,本将军看上的女人,予取予夺!你想用你们这个时代的规则,来束缚我?真是可笑!”煌嘶声嘲讽。

    “少年,在我们那个时代,的确没有道德伦常。女人只是强者的私产,弱者不配享有美丽动人的女子。”郑开父亲,也在一旁汗颜的解释道。

    张山心想也对,当年他挑灯夜读这本的时候,就看到,里边的各种荒淫无度的内容。女人就和牛羊财宝似的,好友之间,都可以互相赠送,甚至有的人,还拿自己的妻妾,招待贵客。武力强者,当然可以恣意抢夺美色。

    “但现在已经不是秦朝了。”张山也略微嘲讽的道。“你们还活在想象中吧。你们敢出去看看么?”

    “不用呈口舌之快!”煌冷笑道。“你们闯入地宫,永远也不能出去了!地宫的秘密,不能让你们这些愚蠢的弱者,宣之于世!”

    “煌!我会带他们从一条通道离开,然后亲手毁掉这条通道,地宫的秘密,不会泄露!”郑开父亲大急道。“我们商议妥当,我才带他们下来的!”

    “践,你听着,商议作废了!现在,我宣布,他们,都必须留下来!终老在地宫中,亦或者——死!”煌幽冷的眼神,与最凶暴的野兽,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

    “算了,我说了太多废话了。”张山忽然看向郑开的父亲。“按照你们那个年代的规矩,怎么样才能从这个家伙手中,把郑开的命赎回来。”

    “战败煌。只要打败他就可以了。”郑开父亲深以为然的道。

    “我明白了。”张山点了点头。

    然后,张山看向了煌。“好了,既然这是在地宫中,我就入乡随俗,尊重你们的规则,一切,都按照你们的规矩来吧。强者,生杀予夺,弱者,俯首称臣。”

    顿了一顿,张山嘴角,也出扯出了狞笑。“的确,弱者就是原罪。其实,我也很讨厌,弱者在我面前叫嚣。我认为,一个人装逼的程度,不能超过自己的实力。”

    “你在说谁是弱者?”煌的瞳孔,微微收缩。

    “抱歉,我没有说你。”张山耸了耸肩。“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你们这些秦人,都他妈是弱者!弱爆了!”

    这句话一说,直播间的气氛,被瞬间点燃——

    “我山哥已经开启我不是针对谁模式!”

    “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目测这个装备的秦人要遭到蹂虐!”

    “战起来吧!”

    砰

    煌直接一把将郑开扔到一边,郑开跌了个狗啃食,但那近乎窒息的感觉,也是得到了缓解,不断遽烈咳嗽,但苍白的脸色,也是恢复了丝丝红润。

    “弱者,你想挑战我?”煌残忍的笑道。

    “嗯。打架,我不知道你们那个年代的规则。我就说说我的规则吧。我打架,分为单挑和群挑两种规格。单挑就是我和你单打独斗,群挑就是我一个人打你们所有人。你选一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