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郑开作死!
    郑开匆匆走开后,张山便是留在石室中,与郑开父亲聊着天。

    面对这样一个正儿八经吞了长生不老药的秦国将军,张山还是很乐意与之聊天的,这让张山产生出一种穿越时空的诡异感。

    其实一般人都很难接受这种现实,更加难以平复心情,但张山经历的秘境,已不止一个,也见识过各种诡异之事,所以短暂适应之后,心中已经再也没有任何负面情绪,能够和郑开之父,天南地北的侃大山。

    郑开父亲和张山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味道,更何况张山的武勇,早让他折服,所以张山问的问题,只要他能够回答,便都一一解惑。

    直播间里的观众,更是不断的发表着各种言论——

    “这一波直播看得太爽了,秦皇陵原来是这个样子啊。电影里面都好假,今天山哥给我们还原了真实场景。”

    “还是有点遗憾啊,据说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仅仅只是整个地宫的冰山一角啊。”

    “别特么不知足!你们没听那古人说么,地宫其他的坑室,他们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怎么趋避机关暗器,难道让山哥去瞎闯么?这里可比那座金字塔内部还凶险n倍啊。”

    “我看山哥和这个秦国古人蛮投缘的,一见如故,干脆就结拜成兄弟吧,这样山哥就有一个2000多岁的大哥了。我就问你**不**。”

    “友谊的小船摇啊摇。”

    就在这时——

    “吼!!!!”

    一声闷吼,从墙壁后面,那些秦人沉眠的石室中传来!

    这吼声极尽粗暴,有一种野性的味道,就好像是远古的巨兽复活了!

    慑人心魄!

    就连直播间里的数千万观众,听到这吼叫声,也都心胆俱裂,背脊骨发凉,头脑发懵。

    “不好!!!!”郑开父亲惊骇欲绝,霍然站起。

    张山循声望去,心中也想到一件事——‘擦,郑开这家伙作死!’

    而沈梦馨脸上,却是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气,喃喃道。“醒了…醒了……”

    众人立刻循声追了过去!

    在那条甬道里,左侧第一间石室的大门,敞开着!

    原来,是郑开父亲,带张山他们,参观了里边沉睡的秦人之后,走时没有关门,其实在这石室中沉睡的秦人,都是有规律的,常人也吵不醒他们,所以关不关门是无所谓的。况且地宫中,常年也并没有外人闯入,张山他们这次进来,纯属意外之中的意外。

    张山反应最快,动作最为迅捷,第一个冲进石室,然后,他就被自己眼看的一幕,弄得有些惊了——

    石榻上,原本蜷缩成一团冬眠的秦人,此时已经醒来!

    一米九几的身高,宛若拔起而起,一身铠甲,长发束起,在古风古韵中,透发出一种勃勃英气!

    他的五官,十分的俊美,但是目光,却有一种肆无忌惮的野性!桀骜!残忍!就好像,他看谁一眼,都是一种恩赐!

    苏醒了!

    这苏醒的男子,便是当年掠走沈梦馨的秦人!

    也就是沈爱秦的父亲!

    自然也就是给郑开戴上绿帽子的家伙!

    不过张山记得,郑开父亲说过,这家伙当初在秦军中较力,排名第六,应该是勇冠三军的霸者,战斗力远超郑开父亲!

    “怎么…怎么会这样……明明,明明还要几年才能苏醒的……这药力,不应该在这时苏醒才对……”郑开父亲,骇然道。

    这个时候,只见那秦人单手直接攫住郑开的脖子,如拈灯草似的,将郑开提了起来。

    郑开脸色已经苍白,眼珠子鼓凸而出,面容扭曲,但那痛苦的眼神之中,却还有难以言喻的怨毒之色。

    张山现在心里就很清楚了,看来,是郑开一直对这个给他戴了绿帽子的家伙怀恨在心,眼看自己就要离开秦皇陵,以后未必就还能再来,因此便偷偷跑来报复,想要弄死这个睡眠中毫无反抗能力的奸夫。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弄巧成拙,居然把奸夫给弄醒了。

    “煌!你醒来了!”沈梦馨尖叫道,全身颤栗,两行泪水,却已是滚滚滑落。

    “哈哈哈哈!我醒了!梦馨,这些年你还好吧?”那名为‘煌’的秦人,骄声大笑,旋即幽冷的目光,看向小鸡似的郑开。“这蠢人,企图谋害我,反而让我提前苏醒,哈哈哈哈!”

    “煌,你放手!这是我的儿子!”郑开父亲又急又怒的叫道,但他似乎对煌很是忌惮,又投鼠忌器,因此没有向前冲过去,解救郑开。

    “煌,放了他吧。当初,是我负他,从了你,我算是愧对了他。”沈梦馨也在一旁哀求起来。

    “哈哈哈哈哈!原来,梦馨你当初所说的未婚夫,就是这个弱者啊!居然是践的儿子,哈哈哈哈,怎么这么弱小啊,当年我在军中,随便捏死的人,都比你强啊!废物一个,竟敢觊觎我的女人!哈哈哈哈!”煌的声音,骄纵无匹。

    这个时候,其他五名已经醒来的秦人,都冲进这个石室,他们看到煌之后,都躬身行礼,以示尊敬。看来,这个煌,当年在秦军之中,颇有威望。

    “弱者,就应该死亡!”煌的眼中,爆发出极端残酷与嗜血的凶芒!

    “杀了他!”那五名秦人,也怒吼起来。

    “煌,放过我儿子!”郑开父亲一脸怒容。

    “践,你滚到一边去吧!这么弱小的儿子,只能够辱没你的声名,让我替你清理掉这种蝼蚁吧。”煌的嘴角,扯出一抹近乎变态的笑意,只要他稍稍一用力,郑开的脖子就会咔擦一声被捏爆。

    “咳咳——那个,我能不能说几句话。”这时,张山一步跨了出去,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