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我要你死!
    众人随着郑开父亲,出了这间石室,然后走入对面一间敞开着的石室。

    这间石室中,盘膝坐着一名与郑开父亲,身穿同样铠甲服饰的秦人,他看起来大约三十许岁,五官轮廓如花岗石铸造,这时正在擦拭一把极端锋锐的青铜剑。

    此人看到张山等人进来,眼睛中立刻爆发出野兽般的怒芒,闷声道。“践,你贸然将这些外人,引到地宫之中,我等虽然答允,心中总归愤懑,快快让这些外人滚出去吧!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呵”张山笑了笑,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们这些人,还真是不太受欢迎呢。”

    原来,郑开的父亲,没有姓氏,但名字似乎是叫做‘践’,不得不说,这个名字还是蛮清新脱俗的。

    直播间里,张山的直播人气,已经达到了4300多万——

    “麻痹!嚣张什么?**什么?山哥,动手,搞死他!卧槽!”

    “求山哥暴打一波秦人!实在太嚣张了!我山哥毕竟是单手虐杀过鳄鱼王的男人,岂容这等宵小之辈造次!”

    “秦国时期的武将是不是都有武功啊,山哥,试试他们的深浅!”

    “太兴奋了,活生生的秦朝武将啊。不知道会不会在地宫里碰到我偶像,白起。”

    “我们出去。”郑开父亲对那石榻上的秦人,报以歉意的一笑,然后带着张山他们离开石室。

    随后,又见了另外四名苏醒过来的秦人,态度都极端恶劣,杀气腾腾。

    “少年,我现在便带你游览一番地宫景象。”郑开父亲说道,“满足你那些好奇心,而后,你们便离开地宫。在你们离开之后,我会亲手将通道毁去。”

    “可以。”张山点了点头,脸上有着心满意足的表情。“请放心,我心中的谜团,已经解开大半,我也不虚此行。能够见识真正的秦皇陵,是我毕生的荣幸。”

    说完,张山隐晦的对着镜头,眨了眨眼。

    直播间的观众,都兴奋莫名。

    张山跟着郑开父亲,在地宫中穿行,也将自己携带的强光手电筒拿了出来,一路照耀。隐形跟拍仪器,更是将所过之处的景象,完美的呈现在了直播画面中。

    一路经过了许许多多曲折无比的甬道,这秦皇陵,简直就是一个迷宫,如果没人带路,迷失其中,只怕一辈子也出不来。

    甬道的四壁,全是巨大的石块,石块上,刻有浅线条的画,风格古朴,此间不但是伟大的地底建筑,简直是地底的古代艺术之宫。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张山也是叹为观止。

    在行走的过程中,郑开父亲也会打开一扇扇石门,并随口解释道。“每一扇石门的开启之法,都极为特别,都有一定的步骤,一不小心弄错了,长弓大矛,一律染有剧毒,见血封喉,立时会飞射而出。”

    张山心中暗暗纳罕,秦朝时候的毒药,恐怕弄在人身上,用现代的医学和药物,还不一定能够解毒。

    “我们是否能去看看始皇帝的棺梈?”张山跃跃欲试的道。

    “少年,整个地宫,你若要完全游遍,恐怕三年五载都不够用。我们只知道几个坑室,因为这些坑室,在建筑之时,归我们管理。其余的坑室,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不知如何趋避机关,贸然进去,也是死路一条。至于地宫的核心,大王的棺梈,那更是万难进入。我并不知道地宫究竟有多大,但是我知道,王陵的最重要部分,也就是安放大王棺梈之处,深入地底百丈,十丈方圆之内,全是水银围绕,水银之外,是厚达三尺的铜墙,虽有千军万马,不能攻破。”

    张山微微点头,深以为然。这种话如果是在书里看到,张山大可以不屑一顾,但是从郑开父亲口中说出来,那可是板上钉钉之事。

    不多时,郑开父亲带着众人,进入一个木制阁楼中,阁楼内,全部都是书架,在架子上,都是一卷一卷的竹筒,那是古代的书籍,数量之多,不可计数。

    沈梦馨忽然说道。“当初我在地宫中,经常到这里看书。地宫的岁月,虽然有爱人相陪,但也枯燥,看书,打发了很多时间。”

    张山恍然大悟。“沈教授,原来你所掌握的秦史方面的知识,都是在这里获得。”

    郑开父亲,又带着张山等人,观赏了一些他所知的坑室。

    其中,最为壮观的,是一大片旷野,这旷野的上空,以珍珠和宝石,作为日月星辰,还有无数细小的油灯作为照明之用,看起来,真像是在旷野之中看夜空。而地面上,有一道相当宽阔的河流,河水潺潺流过,河水不深,但是极其清澈,可以看到在水下大大小小,各种色泽的鹅卵石。

    “太美了!太壮观了!简直就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张山完全的叹服了。

    而直播间里的观众,也是被这一幕,震撼得说不出话来,无法用手在键盘上打字,发出弹幕消息。

    另外还有一个巨大的战场坑,里面全是战役的实景,战马翻腾,兵马俑手持矛戈,冲锋陷阵,勇猛杀敌。

    这让张山,恍恍惚惚,似乎看到了,当年秦国一统天下时,军队作战的场景。

    “太震撼了,能够亲眼看到这个战场坑,我这一趟,也没有算是白来了。”张山的确已经心满意足。

    将郑开父亲所知的坑室,全部观赏完毕,众人回到了那个足球场大的石室中,都坐下来休息。

    “少年,你的好奇心,是否已得到满足?”郑开父亲笑问道。

    “说实话,真的是不虚此行。”张山极端诚恳的说道。“我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奢求。我满足了,真的,对于秦皇陵,我不再有遗憾,而且,今天,我非常非常的荣幸!”

    “嗯,休息片刻,我就带你们,从那条通道,离开地宫。”郑开父亲,也准备送客了。

    这时,郑开站了起来,尴尬的道。“爸爸,我去小解。”

    “嗯,速去速回。”郑开父亲微微点头。“你我父子,此番分别,就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了。你快快回来,我还有一些话,要对你讲。”

    “好的。”郑开站起来就朝石室的一面墙壁跑去,赫然,当他背转身去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整张脸,完全的冷厉了起来,甚至眼角肌肉,都在微微抽搐!

    在郑开眼中,有着一种完全豁出去的表情,咬牙切齿,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你害我一辈子!你让我蒙受奇耻大辱!我要你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