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破解千古秘密
    郑开之父,打开暗门后,便出现一条甬道,这甬道倒也宽敞,墙壁上的烛台散发着微弱的光线。

    张山仔细一看,甬道的两侧,分布着石室,有的石室房门紧闭,有的石室却是敞开着的。

    “少年,随我来。”郑开之父让张山进去。

    走到左侧第一间石室前,这石室门户闭合着。

    忽然之间,张山就看到,沈梦馨脸色极端激动,她那保养得极好,如少女一般娇嫩的肌肤,骤然绯红,眼睛里面,居然有一种媚眼如丝的味道。这让人很难想象,一个四十几岁的妇女,居然流露出来了少女梦幻般的神情。

    张山脑中灵光一闪,忽然问道。“这间石室中,住的就是,沈教授的——丈夫?”

    郑开之父微微点头。“他正在沉睡。”

    “哼!”郑开一脸阴鸷,也对,这间石室中,睡的是沈梦馨的丈夫,也就是给郑开戴上绿帽子的男人。

    “终于又可以见你的姘头了,你很兴奋么?爸爸,打开这间石室吧,我也想亲眼看看,给我戴上绿帽子的秦人,究竟是什么模样。”郑开冷笑不已。

    “你!你郑开,你说话太难听了!”沈梦馨又羞又急又气。

    “郑开叔叔,你,你别骂我妈妈。”沈爱秦在一旁有点害怕的看着郑开。

    “恺儿,以礼待人。你年龄已不小了,怎地还如此气盛。”郑开父亲训斥道。然后转头对张山道。“少年,我就打开这间石室,让你瞧瞧。室中沉睡之人,乃是我大秦勇猛之士,当初军中较艺,排名第六!”

    说话间,郑开父亲眼中,也流露出一抹敬佩之色。

    而沈梦馨听闻此言,脸上不由渲染出自豪的神色。

    “哦?”张山哑然失笑。“看来他的排名还要比你高许多。”

    “论武力,我自愧不如。”郑开父亲点了点头,然后就摁动石壁上的一个机括。

    咔擦咔擦

    石门打开。

    郑开父亲,带着张山等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三十平米大小的石室,中间有一张石榻,一个烛台上燃烧着灯芯。

    只见,在石榻上,沉睡着一个男子!

    这人的睡姿,极为的奇妙,乃是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双手抱住膝盖,头部弯曲,揉成一团,就好像母婴体内的胚胎一样。

    这睡觉的人,穿的也是秦国时期,将军的铠甲,在他身旁,还放了一口青铜剑。

    这个时候,直播间的观众,纷纷倒抽凉气——

    “尼玛!前方高能!这尼玛是什么鬼!”

    “僵尸么?”

    “兵马俑?”

    “山哥小心,万一这家伙要是苏醒过来,抡着剑乱砍,还特么蛮恐怖的。”

    “神奇啊,我感觉那家伙不会醒,似乎是在冬眠啊。”

    “那个,我可以走近点看看么?”张山试探的问道。

    “无妨,少年你尽管去看。”郑开父亲点头一笑。

    这个时候,沈梦馨已经泣不成声,对沈爱秦连声道。“爱秦,这,这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以前你每次问我,我都会避而不答,今天,我就告诉你,他就是你的爸爸!”

    “妈的!”郑开在一旁发出恶毒的诅咒,他是碍着父亲在场,不好发作,否则,恐怕会直接冲上去灭杀掉沉睡中的男子。

    张山抬步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唯恐将他吵醒似的。

    郑开父亲却笑道。“少年,无需如此谨慎,你吵不醒他的。”

    “哦,”张山走到近处一看,那人眼睛半开半合,目测身高应该有一米九左右,年龄是在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相极为英伟,比郑开的父亲帅多了,肯定也比年轻时的郑开帅多了,张山心想,这颜值还可以,难怪沈梦馨会移情别恋。

    张山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探他的鼻息,毫无疑问是活人,但呼吸非常非常缓慢,缓慢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就好像千年的老乌龟似的。

    “冬眠?”张山脱口而出道。

    “这是药力的作用。”郑开父亲在一旁解释道。

    张山颤声道。“什么…什么药力。”

    郑开父亲理所当然的道。“长生不老药!”

    “真的有长生不老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事实就摆在眼前,但张山仍旧觉得无法想象。

    “自然是千真万确。”郑开父亲肯定的说道。

    “是徐福从海外求到了长生不老药么?”张山发问道。

    “此药并非徐福求得。当年徐福率童男童女数千,远渡重洋,去往仙山求药,一去不返。但大王广徵天下方士,研究长生不老之药,众方士聚商十年,药始炼制成功,进呈大王,大王将服未服。”

    “既然你们都服用了长生不老药,活到今日,那始皇帝为什么不服?”张山突然发现事情有漏洞。

    郑开父亲顿时大怒。“赵高与李斯,两大奸佞之臣,误了大王千秋大事!”

    赵高?

    李斯?

    张山又从郑开父亲口中,听到了历史名人的名字,顿时感觉脑袋有点眩晕。

    李斯乃是秦朝的丞相,位极人臣。

    赵高也是一等一的牛逼之人,他权势薰天时,指鹿为马,莫敢不从!

    史料记载,秦始皇死后,李斯与赵高合谋,伪造遗诏,迫令始皇长子扶苏自杀,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帝。

    后来,李斯为赵高所忌,于秦二世二年,被腰斩于咸阳闹市,并夷三族。

    郑开父亲勃然大怒道。“当时,大王本欲服下仙丹,却不料,赵高在一旁说道,这丹药是炼制成功,但不知道是不是毒药,大王在服用之前,须得找人试服。李斯也在一旁煽风点火。”

    “当下,大王将炼制好的丹药,赏赐给我等十八位死士服用。我们忠心耿耿,自然心甘情愿试药。”

    “那丹药服用下去之后,满嘴辛辣,全身如被掷入油锅之中烹炸一般,我等十八人,在殿前痛不欲生,大王龍颜大怒,认为此药乃是毒药,当即将所有长生不老药,全部毁去,处死方士三千余人。”

    “次日,我们十八人,均失去知觉,不见天日。等我们醒来之时,已在地宫之中。想必,是大王误认为我们已死,便将我们的‘尸身’,放入王陵之中殉葬。”

    “不知多少年月后,我们十八人,相继醒来,相顾愕然,又觉腹饥口渴,幸而殉葬之际,各种干果极多,遂取而食之。”

    “后来,我们悄悄通过所知的秘密通道,离开王陵,到外面一看,原来世上早已不再有秦。”

    说话间,郑开之父,热泪盈眶。

    “那你们是睡了多久?”张山好奇发问道。

    “千载!我们醒来之时,正是唐太宗李世民登基之日!”

    “卧槽!”张山忍不住惊叫起来。

    而直播间的观众,议论之声,更是如狂潮一般——

    “麻痹,原来长生不老药,就是让人进入冬眠状态啊!”

    “看来,那不老药的成分,是让人沉睡过去,然后在某一个时间段,自动苏醒。不知道当时的方士,是怎么找到这种药方的,太神奇了。”

    “不过始皇帝认为那是毒药,就把全天下的方士处死了,然后所有的仙丹都毁去了。”

    “啊!!!!神奇的炼丹术,原来就是在这个时期失传的啊。”

    “说起来,都怪赵高和李斯误事啊。如果当时他们不找人试药,那么,始皇帝服用下去丹药,至今也还活着。”

    “去你妈的!你们知道个屁!我们是要感谢赵高和李斯啊!如果当初他们任由秦始皇服下不死药,那秦始皇没死,我们整个天朝的历史,就会发生遽变,那我们这些人,肯定都不存在了!历史变迁,真是细思极恐啊!”

    “尼玛!不管怎么说,这次山哥的直播,又破解了一个历史悬疑之秘啊!”

    “到得后来,我们每次沉睡的时间,便缩短为十年。”郑开父亲继续说道。

    “哦!怪不得!”张山拍了拍额头。“你是在一次醒来后,已经是现代社会了,你跑到外面村子里,和郑开老板的母亲结婚,生下了郑开老板,但因为你冬眠的时间要到了,所以你不辞而别,回到地宫里睡觉,让人误会你失踪了!”

    “走吧,去其他石室看看,除我之外,尚有五名同伴已经醒来。”郑开父亲道。“他们或许不太友善,不过,看在我的份上,不会伤及你们。”

    众人随着郑开父亲,走出石室。

    沈梦馨和沈爱秦,却是恋恋不舍的样子。郑开在旁边,眼中划过一抹阴毒之色,他看了看睡在榻上的英伟秦人,杀机一闪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