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鬼怪绝伦
    张山小心翼翼的随着郑开之父,进入了那个洞口。

    借着星月微光,张山看到,这条洞孔极端倾斜陡峭,大约有40度的样子,在洞中有十几根铁索,看样子是用来援手,让进入者顺利向下滑去的。

    “少年,千万不要胡乱去抓这些铁索,十四根铁索,其中有十三根连接着机关,稍有触碰,就会有万斤巨石砸出,将你我挤成肉饼。”郑开之父严肃道。“仅有一根铁索,可供我们使用。”

    “这…这也太凶险了吧。”张山暗叫庆幸。

    只见郑开之父,选了一根铁索,抓牢了,示意张山也抓住这根铁索。

    张山效仿郑开之父,抓住了正确的一根铁索。

    两人顺着铁索,就向下面滑去,借助着铁索,也能够控制身体下滑的速度。

    这个时候,张山的直播间里,已经进入了足足3万观众!这几乎是张山直播以来,声势最恐怖的一次。刚刚开直播不到10分钟,就有3万观众进入了直播间,这不但创造了张山的直播历史记录,而且在整个斗鱼tv,都是史无前例。之前张山在金字塔中创造的直播最高人数是3500万,现在直接破了记录,并且还有越来越多的观众,进入直播间。

    而张山获得的可供分配属性点,也是陡然增加了不少。

    虽然这条隧道中漆黑一片,但张山的直播设备,拥有着先进的夜视功能,确保观众能够通过直播画面,看清楚隧道中的一切!

    “啊!进入秦皇陵了!进去了!老祖宗啊,我们来看你了!”

    “刺激!没话说,就特么刺激!”

    “不对啊,怎么山哥旁边还有一个家伙,咦?穿的古装铠甲!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秦朝战将的服饰打扮,山哥和谁在一起?角色扮演?”

    “欺骗!一切都是欺骗!哪有这么容易就进入秦皇陵内部的?更加让人喷饭的是,还找了一个穿秦朝甲胄的民工一起,太拙劣了,这简直就是弄巧成拙!张山,我看你这场戏怎么演下去!看看,现在直播间的人气已经在逼近4000万了,你这个脸丢大了!”

    “楼上,你妈妈喊你回家吃屎。”

    在隧道中滑行的时候,张山也扫了一眼直播画面中的弹幕,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刻意去解释。他也没有心情去解释什么,因为他的心情,还是很紧张的。

    一直滑行了接近10分钟,也不知道向地底斜下方滑行了多少公里,终于,两人跃入一个石室中。

    这石室的面积大约有一亩地,四壁的烛台上燃烧着烛火,除了一些石桌石椅石榻之外,别无他物。

    ‘我特么终于进入秦皇陵里边了!卧槽!真是奇迹啊!’张山深呼吸了一下。

    “这里居然也是有氧气的,我在这里,呼吸居然没有任何困难。”张山不由的惊异发问。

    “少年,你可知这是为何?”郑开父亲,居然考起张山来。

    张山思考了一下,便答道。“水和空气是生命之源,可以说,有水的地方,就会有空气,准确的说,有活水的地方,就会有新鲜的空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地宫中,应该有活动的水流。流水制造出空气。”

    闻言,郑开之父大赞道。“少年果然博闻强记,当年大王一统天下,建造皇宫,曾引二川之水入宫,实则乃是掩人耳目,实际上,二川之水,自河底起筑引道,被引入地下,工匠利用水势,推动巨轮,遂有生生不息,万世永年之力,只要川水不涸,其力不止。如此一来,地宫之中,便会有生生不息的空气了。”

    这个时候,直播间也是热闹了起来——

    “真的是在地宫中!刚才山哥和这个古装人沿着隧道,向下滑行了近十分钟,已经深入地底了!这是我们亲眼看到的!麻痹!惊悚啊!原来是真的!卧槽!”

    “我现在最好奇的,就是——这个古装人是谁!怎么说话就跟背台词差不多!”

    “山哥,麻烦你解释一句,不要那么高冷嘛。”

    “天啊!我的天啊!当年唐朝家杜牧在他的‘阿房宫赋’中,就有‘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之句,原来是真的啊!”

    张山忽然脱口而出道。“对了,既然皇陵是埋葬死去之人,那么,何必需要流动的空气?死去的人,要空气又有何用?”

    郑开之父目中精光连闪,正色道。“没有空气可不行,万一大王活过来了呢?哼!假若某天,大王复活,必然雄风犹存!”

    虽然知道这些话是可不能的,但张山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若是让秦始皇这种暴君复活,那似乎也不太好玩。

    而直播间的观众,听到这些对话,心中只觉得古怪绝伦,又有一些毛骨悚然的味道。

    “少年,此处只不过是地宫外围中的外围,就算是被后世人挖掘到,也无伤大雅,你跟我来。”郑开之父带着张山,来到一面石壁旁,“四面石壁,都暗藏机关,若贸然挖掘,万箭齐发,鬼神难挡。”

    说完,他在这面石壁中,摁动了一个机括,咔擦声响,一道暗门打了开来。

    暗门后,是一间更大的地下石室,这石室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只见,在石室中,坐着几个人!

    这是郑开,沈梦馨,沈爱秦!

    “爸爸。”郑开站了起来,很是亲热的叫了一声。“爸爸你怎么把张山带进来了?”

    ‘爸爸????我草泥马,还是真的啊?’张山极度无语。

    这情形,非常鬼怪,郑开四十八岁的面相,虽然身体健康,但也极端显老,毕竟年过半百了不是,但他的父亲,明显就是英姿飒爽,三十许岁的壮年。

    一个奔五的人,亲热孺慕的叫一个壮年人爸爸,这特么比拍戏还邪乎啊!

    直播间里,顿时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是不是我进入的方式不对,这位大叔是在叫谁爸爸?”

    “笑死我了!哈哈哈,没想到是这种台词!”

    “乖儿子,来,给爸爸含着。”

    “不对啊!怎么地宫里还有其他人!穿的都会现代服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