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少年,敢否一战?
    说起来,世间之事,断然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张山惊骇的,可眼前这桩事,张山也不得不动容。

    从表面上看,站在张山面前的,是郑开的亲生父亲,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

    此人看起来顶多也就是三十来岁的年龄!

    与那些素描画像上的年纪,并无差别!

    但素描画像上的郑开生父,乃是失踪前的样子,而他,已经失踪了整整40年了!

    就连郑开本人,都已经48岁了!那么按照年龄来推算,郑开的生父,应该是八十高龄的老人啊!

    可眼前这人,三十多岁,精力弥漫,体魄健壮,正值壮年!

    难道时间对他无效?难道他可以长生不老?可以青春永驻?

    不,这是不可能的!时间对于任何人,任何生物,甚至任何事物,都是公平的!

    不过呢,张山好歹经历过大风大浪,意志力也强横如钢铁,也就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他起伏不定的心绪,便已渐渐平复,并主动出口道。“那么,郑开,沈梦馨,沈爱秦三人的失踪,就是你干的么?”

    郑开父亲微微一笑,看着张山,点了点头道。“恺儿说你正在探寻皇陵之秘。又说你乃是世上最为杰出的探险家。你果真不错,找到了这条秘密隧道的入口,能常人之所不能。”

    张山心里就纳闷了,特么的这家伙说话怎么古里古怪的。

    “恺儿还说,你好奇心极重,无论什么事情,到了你这里,就必须追根究底,查个清楚。”郑开父亲笑道。“那小女娃儿说你在域外的一个山谷中,发现了一群骷髅人,这等诡异之事,最终也被你调查清楚,可见你的手段,十分厉害。”

    域外的山谷?尼玛,你就说外国不就得了!

    “这个…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张山也笑了起来。

    “因此,这件事,你也是不调查清楚,就不肯善罢甘休了?”郑开父亲忽然目光凝视张山,眼神也从平凡变得犀利无匹,仿若一口利剑,要洞穿人心!

    张山怡然无惧,他坦然道。“的确,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弄清楚,一生也不会干休!”

    “哈哈哈哈哈!好,好,君子坦荡荡!”闻言,郑开父亲竟是大笑夸赞起来。

    张山补充道。“我的初衷,仅仅只是进入秦皇陵,目睹这一历史上最伟大工程的风采,并没有破坏和盗取的念想。”

    “这一节我并不担心。”郑开父亲嘴角微微有些不屑。“大王的陵墓,无人可以盗取。地下皇城的建造,极端巧妙,就如这种秘密隧道,究竟有多少个,没有一个人能全部知道,当年,建造的工匠互相之间不能通消息,监工和工师,也不能互通消息,就连我迄今为止,也不过知道寥寥三处。每一条秘密通道,都建造得极其巧妙,就好像你,得知了隧道的入口位置,但也无法进入,你若贸然在此挖掘,反而会将通道堵住,就算你侥幸能够进入,也非死不可。届时,会有一块万斤巨石,从隧道上方压下,将你挤成肉饼。”

    张山汗颜,暗道,幸亏老子没有随便挖掘。

    下一刻,张山心神一紧,“大王?大王是……”

    现在张山的心情,简直就是错综复杂,从郑开父亲的言谈举止来说,他难道,真的是一名秦朝将军?

    大王?大王的陵墓?毫无疑问——大王,便是始皇帝,便是嬴政!

    这是真的?还是这家伙在故意装逼,故弄玄虚?

    对于张山的疑问,郑开父亲并不回答,只是神秘发笑。

    张山心中微微一动。“阁下尊姓大名?”

    这段时间,张山读过很多关于秦史的图书资料,假设眼前这家伙,真是秦朝时候的大将军,那么,文献资料上,也会有记载的!

    “你姓白,还是王?或是蒙?”张山追问道。这几个姓,便是秦时最著名的战将之姓名。

    郑开父亲却是微笑摇头道。“我是平民出身,在那个年代,平民大多数是没有姓氏的,后来我累立战功,扶摇直上,升至护军都尉,掌管大王御前禁军。但我仍没有姓氏。”

    ‘卧槽,还特么护军都尉,越说越像了!’其实这时候,张山还不太相信郑开的父亲是秦朝时候的古人,毕竟并没有什么人可以活到2000多岁。在张山看来,郑开的父亲,大约就是什么守墓人的后裔。

    “少年,既然你非要下去瞧瞧,以我所见,我可以答允你。”郑开父亲对张山的态度,倒也还算友善。

    “哦?”张山一愣。

    “既然你已经全盘推敲出事情的大概,你的好奇之心,又如此严重,那么,与其让你胡搅蛮缠,我们终日提心吊胆,倒也不如干脆爽快,让你下去看看。”郑开父亲道。

    “那好啊。”张山自然是打蛇随棍上。“我若知道了事情的答案,便不会再好奇了。”

    “不急。”郑开父亲却是微微摇头。“如果我一人能够做主,此时便带你下去。不过,我的同伴们,我还没有完全说服。这样吧,在我们那个年代,军中最崇尚勇者。你若能胜我,我自当下去,将所有同伴说服,择日带你一起下去,看个究竟。你若无法胜我,此事再也休提。”

    “哦?你还有同伴?”张山心中微微一惊。

    “那是自然。”郑开父亲笑道。“少年,敢否一战?”

    “你的意思是,我打赢了你,我就能进入这条通道,去秦皇陵内部瞧瞧?”张山舔了舔嘴唇。

    “那是自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郑开父亲眼中,陡然涌起一股铁血战意。“敢战否?”

    “哈哈哈哈!打架,我也不怕你!”张山感觉到了一种挑衅的味道,当即再也不去管郑开父亲的来历,心中战意,也是高燃起来。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就一战吧!”郑开父亲朗声笑道。“少年,我虽不会伤你,但也不会故意输给你。与我交手,你要小心,当年军中较力,我排名第13位。”

    “还有这个排名?”张山笑道。“那排名第一的是谁?”

    “统帅王翦之子王贲位列第一,大将军蒙恬位居次席。”郑开父亲一脸肃穆,眼神之中,猛然涌起无比敬仰之色。

    “算了,我也不多问了。战吧!”张山全身肌肉绷紧,巨大的力量在每一个细胞之中腾升起来,整个人的气质也由逍遥自在的恬淡,变得凌厉逼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