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地毯式搜索
    张山来到下河村,来到郑开生父和沈梦馨当年失踪的事发地点后,提出了搜索秘密隧道的第一步——锄草。

    “秘密隧道,肯定就在附近,但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被发现的。”张山沉吟片刻道。“而且,绝不能动用机械化的手段挖掘锄草,否则有可能破坏掉隧道。那么,人工手动锄草吧。”

    “人工锄草。”孟啸一边做洗耳恭听状,一边连连点头。“山哥,为了保护好隧道,干脆我们就用镰刀锄草得了。”

    “这个可以有。孟啸你这次带了多少人过来?”张山问道。

    “加上山哥你和我,一共有47人。”孟啸如实回答道。“不过人手方面没问题,我可以用高薪,聘请当地人,和我们一起锄草。”

    “这个不需要了。不用发动太多的人,那样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张山果断摇头道,“还有,你手下的工作人员,都是可靠的么?”

    “山哥,这一点没有问题,您大可不必担心,而且,我瞒过了所有人,我的那些手下,都认为,我果真是要在这里修建学校,并不知道我们真正的目的。”孟啸谨慎的说道。“我也让他们签订了保密协议。”

    “ok,那我先去休息了,明天一大早,开始锄草。”张山笑了笑,然后朝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山哥,您真的不需要那些校花妹子陪你?漫漫长夜啊。”孟啸从后面跟了上来。

    “哈哈哈哈,你自己慢慢享用吧。不过记住,不要没有节制,否则你那枪又得坏掉,到时候药石无医。”张山调侃了一句,然后径直进入了自己住的那个三层小楼房。

    小楼房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倒也的确干干净净的。

    不多时就有孟啸手下工作人员,送来晚餐,那是精心烹烤的全羊和野兔之类的,还有香烟和红酒,以及一瓶五粮液。

    “张山先生,请用餐,boss说他不方便打扰您休息,因此就不为您设宴了,希望张山先生海涵。”那名工作人员,是个干练的年轻男人,说完之后,又道。“boss还说,如果您想要特殊一点的服务,他也会随时安排。”

    张山点了点头,工作人员立刻欠身退了出去。

    张山喝了几口小酒,饱餐一顿,然后洗了个澡。浴室里有崭新的内衣裤,睡衣,以及换洗的运动装。

    洗完澡,穿上丝质面料的睡衣,张山来到位于二楼的卧室。

    卧室外面有一个大大的阳台,张山站在阳台上抽烟,目光看向了村子外面的一片片野草。

    这时候,夜风吹拂,野草唦唦唦作响,刻意去听,宛如鬼嚎,这也为整个荒村,平添了一丝丝诡异气氛。

    村子里,不少孟啸手下的工作人员,还在走来走去,只见他们已经挨家挨户的借到了不少镰刀,显然是在为明天的锄草工作,做着准备。

    抽完几根烟,张山这才平复了心情,回屋睡觉。

    第二天.

    吃过早饭后,孟啸已经纠集人手,在村外集合。

    张山也赶了过去。

    只见,孟啸手下几十号人,无论是保镖还是助理,或者工程师,甚至那些校花秘书,人手都有一件农具。锄头镰刀之类的。

    “山哥早上好。”孟啸给张山打了招呼。

    “你安排一下今天的工作吧。”张山对孟啸道。

    孟啸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手下马仔们发话道。“大家听着,从今天开始,大家就要忙起来了。第一个环节,就是把这方圆十几里的野草,统统锄掉!很简单对吧?”

    这时,几名工程师模样的中年男人,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回头看了看漫无边际的草丛,一名工程师忍不住道。“boss,锄草的话,我们可以在县城里借一些机械化设备,譬如挖掘机之类的,再不济,也可以使用电动锄草松土机。这个村落很是荒僻,周遭的草丛,延伸出去十几公里,而且,野草的平均高度都超过了一米,如果我们用最原始的用具,人工手动锄草的话,工作量实在太大了,而且,得不偿失。”

    闻言,孟啸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用刀子似的口气对那几名工程师道。“你们的意思,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不想干就给我滚蛋!”

    孟啸在他的机构中,威望颇隆,他一翻脸,马仔们顿时噤若寒蝉。

    “好了!开始吧!你们分成几个小组,沿着不同的方向,开始锄草,记住,都给我小心点,不要把野草下面的土壤破坏掉了。”孟啸板着脸道。“将这片草地清除干净后,你们每人可以拿到2万英镑的奖金。”

    这么一说,马仔们脸上才充斥满了干劲。

    很快,马仔们分散开来,各自为营,开始弯着腰用镰刀或锄头,清除村落外面滋生的长草。

    “嘿,孟啸,你特么还会恩威并施这一套啊。”张山在旁边笑骂道。“走,我们也去干活儿。”

    “山哥您还亲自锄草啊?”孟啸谄媚道。

    “少废话,给我找把好用的镰刀。”

    不多时,孟啸又找来两把镰刀,他和张山一人一把。

    张山选了个没人锄草的区域,那片区域不但蔓生着茂密的野草,也还零星点缀着不少歪脖子老树。

    “山哥,说不定当初老郑的父亲和沈梦馨,就是在这个方向失踪的。”孟啸手里端着镰刀,遥指前方一米多高的草丛。

    “有可能。”张山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弯腰割草。“割草的时候小心点,草丛里说不定也有毒蛇之类的。”

    “好咧。”孟啸一脸新奇的蹲在张山身旁割起草来。

    “对了,山哥,当年老郑为了寻找生父,根据他自己的记忆,还有他母亲等人的描述,找顶级画家,为他父亲画了肖像,您看看。”孟啸把手机取出来,递给张山。

    张山翻开相册,有一张照片,是素描的一个男人的形象。

    只见这男人三十岁左右,身材壮硕魁伟,穿着一身的确良中山服,背脊笔直如剑,浓眉大眼,国字脸,脸上的轮廓刚强坚硬,线条锋锐,目光中透发着勃勃英气。

    “尼玛,长得还蛮英伟不凡嘛。”张山看着照片调侃道。“这要是换上一身古装,扮相还真是武侠中,那种侠客的派头了。”

    忽然,张山心中一动。“孟啸,你手下的工作人员里面,肯定有擅长电脑办公应用和ps这一块的,你马上去找人,把这张素描画像,ps一下,就p成身穿秦国各种服饰的样子。”

    “哦……”孟啸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立刻点头。“好的,山哥,我马上去找人弄。对了,山哥,您是想到什么线索了么?”

    “具体线索倒是没有,就是突发奇想而已。因为郑开的亲生父亲,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且他的身世来历,郑开耗费几十年都查不到,他就好像是个从天而降的人,然后又突然蒸发,这让我觉得很是奇怪。刚才看了他的素描画像,我感觉他长得很有古风古韵,而他随身有一块秦时古玉,这或许是关于他的唯一线索。所以让你找人p来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触发我的灵感。”

    “哦,山哥,我明白了。这是小问题,马上去办。”孟啸撒丫子跑了。

    孟啸跑开后,张山独自一人锄草。

    他每割下一片野草,就会用手轻轻摁一下土面。

    “如果真有秘密隧道的话,我想肯定土面不会只是泥巴,肯定有异样的地方。”张山心中微微想到。

    张山的体力强横,几个小时,就大约锄掉了2亩多地的野草,他在锄草时候,也仔细检查过土面,不过并没有太特别的发现。

    这个时候,孟啸一路跑了过来,手里举着手机,叫嚷道。“山哥,p好了!p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