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钓猪
    看着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野蜂呼啸朝自己蜇来,张山也没有轻举妄动,他反而原地蹲下身,将刚才找来的干草和木柴添加在火堆上。

    篝火越发旺盛,而且张山烧火的位置又在上风口,浓烟也被风吹得朝蜂群扑去。

    无数的野蜂被烟火一熏,立马丧失了方向感,分不清东南西北,四散乱飞开去了。

    甚至还有的野蜂被浓烟直接给熏得昏了过去,雨点似的掉落在地,惨一点的落到火堆里,烧成焦炭。

    当然也还有不少野蜂并没有被烟火熏到,找准目标,就是一顿猛蜇。

    噗!噗!噗!噗!

    野蜂落在张山的背上,肩膀上,头上,真的像是在下冰雹一样,张山用伞布制作的防具,都被蜇得千疮百孔的。

    但张山就是如岩石般一动不动,反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直播间的观众都看得目瞪口呆。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蜂群才散了,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被熏死熏昏的野蜂尸体。

    “呼——就特么像是淋了一场冰雹似的。不过好在我的皮肉没有被蜇到,这块降落伞布替我抵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张山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将黏附在降落伞布上的一些野蜂摘下来捏死,然后这才将降落伞布脱了下来。

    确定蜂群已经散掉之后,张山这才跃跃欲试的朝那边掉落到地上的蜂窝跑去。

    张山弯腰将蜂巢抬了起来,对着镜头笑道。“哈哈哈,各位观众,足足有一百多公斤的蜂巢啊!哈哈哈!现在我要吃吃蜂蜜了。”

    说着,张山直接从蜂巢上掰下一大块沾满了蜂蜜的蜂房,顿时一股子芳香的气息,就萦绕在张山鼻端。

    “好香!哈哈哈!各位观众请看——”张山给了那块蜂房一个特写,金黄色的蜂蜜,根本不用吃,只是看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增。

    “卧槽!山哥又虐狗了!”

    “山哥,你吃得太好了!”

    “尼玛,我也要吃!山哥你在秦岭等我,我来找你!多少给我留一块!”

    “这是纯天然的蜂蜜啊,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的,山哥,你这个畜生!”

    “山哥我中午吃的蛋炒饭,我和你换怎么样?”

    “楼上傻逼!人家山哥能和你换么?换毛线,难道你草土圆肥,还想和山哥换baby草?很傻很天真。”

    张山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馨香甜蜜的味道,“太爽了!真的太好吃了!”

    “各位观众,野生蜂蜜真的是好东西,价值不会比啥人参海参之类的差。野生蜂蜜可以做成最好的面膜,能起到滋润和营养作用,使皮肤细腻,光滑,富有弹性。”

    “优质蜂蜜在室温下放置数年不会**,表明其防腐作用极强。实验证明,蜂蜜对链球菌,葡萄球菌,白喉杆菌等革兰阳性菌有较强的抑制作用。能够抗菌消炎,促进组织再生。”

    “研究证明,蜂蜜对胃肠功能有调节作用,可使胃酸分泌正常。动物实验证实,蜂蜜有增强肠蠕动的作用,可显著缩短排便时间。”

    “除此之外,蜂蜜还有提高免疫力,改善睡眠,促进长寿,保肝,抗疲劳,保护心血管等等作用。”

    张山一边解说,一边接连掰下蜂房生嚼着吃,纯天然的好东西,多吃点不仅能填饱肚子,还能够为张山提供荒野求生所需要的热量和能量。

    吃饱之后,张山坐在一块岩石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跑过去捡起自己的伞布,在溪水里洗干净拧干了,重新背在背上,对着镜头说道。“各位观众,伞布我暂时还不能扔,在这几天的荒野求生之中,它或许还会有用处。”

    说完,张山又将吃剩下的蜂巢扛起来,继续大踏步朝北边赶路。

    下午45点的时候,张山走入了一条山沟里。这条山沟以阔叶林和针叶林为主,不太密,灌木也很是低矮,踩着满地的松针,就跟走在地毯上似的,走起路来倒也不太费劲,偶尔能看到野兔从前面窜出来,一停顿又跑了。

    直播间立刻就有观众嚷嚷起来——

    “山哥,我看到兔子了!晚饭是不是吃兔子?”

    “山哥,抓一波兔子吃,用陷阱吧。”

    “我说你们缺德不缺德?山哥的蜂巢已经够吃好几天,放过无辜的兔子吧。”

    张山看了看直播画面上的弹幕,正要说话,忽然,他的双耳微微耸动,表情略微一变化,“各位观众,我们碰到一个不速之客了!嗯,是野猪!”

    说话间,隐形跟拍仪器向前方拍了过去。

    只见,在松林间,一头野猪摇头晃脑的窜了出来,然后极端傲慢的看这张山。只见这头野猪大约有两米长,身上的猪毛和松毛子混合在一起,又糊上了不知有几层松油,猪毛的本色早已经看不出。从它嘴里伸出两根獠牙,不过一长一短,看来这头野猪生性好斗,不知在哪场战斗中折了一根獠牙。尽管有一根獠牙折断一截,但是剩下的獠牙却仍旧锋锐无匹,捅死个人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张山并不怕这头野猪,毕竟它和荒岛上那头野猪王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头野猪并没有扑上来攻击张山,它盯着张山看了一会儿,就转身扭动着肥嘟嘟的身体,远远跑开了。

    “呃,这家伙跑了。”张山对着镜头耸了耸肩。“我说过,我是不会主动去攻击秦岭里边的任何野兽的。这头野猪也不例外。”

    说完,张山继续赶路。

    可是,没过一会儿,那头野猪又出现了,在张山前面几十米外,探头探脑的张望,等张山走过去几步,它又跑掉了。

    就这样,一路上,张山每走一段距离,野猪就会在前面现身,但既不攻击张山,也不等张山靠近,每次它都会主动跑开,但却阴魂不散。

    “呃……各位观众,那头野猪看来是闻到了蜂巢的味道,惦记上了。但它很狡猾,绝不敢贸然攻击我。”张山看了看天色,已经渐渐向晚。“真特么狡猾,我猜它是想等天黑了再动手。”

    “草泥马的,我不犯猪,猪来犯我,虽远必诛啊!”张山想了想,对着镜头故意做出一个凶残的表情。“看来,我要主动干掉它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这蠢货一路上阴魂不散的跟着,老子晚上睡觉都不敢睡。”

    “不过呢,它太狡猾了,始终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我如果猛力冲上去,不一定能追得上它,所以,要干它,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说完,张山从身后取出一根伞绳。“好了,各位观众,接下来,我会给大家演示一种‘钓猪’的手法。对,不是钓鱼,而是‘钓猪’。我用这根伞绳,像钓鱼一样,钓那头鬼鬼祟祟的野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