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沈梦馨
    “姐,给我按摩一下肩膀。”张山坏笑着对杨蜜道。

    杨蜜是爱死了张山,基本上有求必应,很是温柔的在张山脸颊上来了一下后,就悉心的给张山按摩起肩背来。

    “那啥,姐,我的意思不是让你用手给我按摩,而是用那啥……”张山笑眯眯的道。

    “坏人!”杨蜜噗嗤一笑,然后就乖乖的把身子贴到张山宽厚的背部。

    晚饭的时候,孟啸并没有出现,郑开亲自作陪。

    用苹果木烤制的牛排,恰到好处,再辅以醇美自酿白兰地,真是让张山和杨蜜大快朵颐。

    “张山先生,那两件事,您可以有看法?”郑开态度谦恭的询问道。

    “嗯——现在还不敢说太多,不过郑老板,我会在这个小镇住一段时间,冷静分析一下,如果时机成熟,把握比较大的时候,我会提出我自己的看法。”张山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郑开连声称谢。

    晚饭过后。

    木阁楼里,一间清雅的书房内。

    杨蜜已经乖乖的在卧室里等张山了,不过张山却是和孟啸在书桌边坐好。

    书桌上堆积着厚厚一大叠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还散发着油墨香气。

    张山用一目十行的速度,唰唰唰的翻看着资料,让得旁边的孟啸瞠目结舌,“山哥,您这么看,能看清楚内容么?”

    “你不用管我,现在你说说郑开和沈梦馨的事,我一边看,一边听你说。”张山头也不抬的道。

    “好,”孟啸整理了一下头绪。“山哥,我已经利用所有的渠道,甚至官方的渠道,搜集到了老郑和沈梦馨的一切可以搜集到的明面上的资料。”

    “老郑的话,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是老朋友了,他的资料,无非就是怎么怎么创业,收购了什么股份,风投了什么项目。他的感情史我都调查过,在外面养了几个大学生,目前有3个私生子,正妻在几年前病故了。喏,山哥,就连老郑的体检报告我都从他的私人医生那里买过来了。”

    张山就正在翻看郑开每年的体检报告,他医术已通神,所以看体检报告也能够看出门道。“郑开的所有资料,我刚才都看完了,的确没有什么太多值得我去关注的。就这些体检报告很奇怪。”

    “嗯?很奇怪?”孟啸惊讶道。“山哥,您的意思是,老郑有什么病?”

    “没有病,”张山有点疑惑的道。“不但没有病,而且他的身体状况出奇的好。他今年48岁了,按照医学和生理学的角度来说,是一个男人走下坡路的年龄,可是非常非常奇怪,他的各项生理机能,和30岁的健康男性差不多。我只能说,他的身体底子太好了,而且估计是赚钱之后,保养得非常好。嗯,但这些似乎和秦皇陵无关,郑开的资料,暂且搁置,现在我们研究研究沈梦馨。”

    “山哥,这个沈梦馨太奇怪了!”孟啸忽然提高嗓音。“沈梦馨在年轻的时候,就读于米国哈佛大学,学习的是物理,拿到过物理学文科硕士的学位。她23岁和老郑认识并相恋,25岁失踪,33岁重新被人找到,她今年岁,她的女儿也已经18岁了。对了,山哥,沈梦馨的女儿,我也调查过,她是美籍华人,去年居然入选了米国女篮全明星阵容,是一位职业篮球运动员,身高1米91,几乎是全美女篮海拔最高的球员。也入选了米国女篮奥运代表队。”

    “哦?”张山一窒。“沈梦馨在失踪的8年内,给郑开戴了绿帽子,生下一个女儿,但全世界几乎都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是和哪个男人生下来的女儿。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1米91的身高,职业女篮球员,从遗传学角度来说,沈梦馨的男人,应该是一个很高大,运动天赋很强的家伙,这样才将优点遗传给了她的女儿。”

    “对了,是什么人种?”张山问道。

    “典型的华夏人种。不是混血。”孟啸回答道。

    “不错,你顺便调查了沈梦馨的女儿,你做得不错。那继续说沈梦馨本人。”张山快速道。

    “嗯,山哥,沈梦馨非常非常古怪,她在失踪回来之后,居然在米国教起了汉语和历史!她仅仅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拿到了天朝历史博士学位,并成为欧美非常著名的汉语历史讲师,她主攻的并不是天朝其他朝代的历史,而是春秋战国的历史,尤其对秦史,有着极端深刻的研究。她现在已然是全球范围内,天朝古文化历史,秦史的最大权威。她的很多学生,都是秦史研究方面的权威。”

    “她对先秦诸子学说的研究,发前人所未发,见解精辟,众所叹服,天朝的,都曾经多次邀请她来讲课,但她仅仅只是让一位米国学生过来,所发表的言论,都在当时引起了天朝秦史学术界的轰动!”

    “什么?”张山心中微微一颤,只觉得不可思议。“沈梦馨在读书时,学习的是物理专业,但是在她失踪回来之后,用极短的时间,就成为全球范围内,最权威的春秋战国历史,秦史领域的专家!这……这……她失踪的八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她失踪的八年,都躲在一个秘密不为人知的地方,闭门研究秦朝历史?”

    “是啊,山哥,这件事已经奇怪得不能再奇怪了,根据我的调查,沈梦馨,出生在一个比较开放的家庭,早年就去国外留学,她的思想非常前卫,像她这种人,断然不应该对历史感兴趣的!也万万不应该成为历史学术方面的最大权威!况且,她所取得的成就,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她今年,也才岁!我并没有见过,这种年龄的人,成为某一个学术领域的最大权威!”孟啸满脸都是问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