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第二块古玉
    郑开说起第二件让张山过来解决的诡异之事,竟然是他戴绿帽子的事!

    张山心里这可就纳闷了,你戴绿帽子,让我过来,我解决不了啊,难不成是抓奸夫?

    不过,像郑开这种巨富,也有戴绿帽子的一天,倒是稀奇,按理说,应当是他去给别人戴绿帽子才对。

    听到这里,杨蜜也有些脸红,微微低下头去。

    孟啸在旁宽慰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老郑,不必介怀。”

    但张山难免也有些疑点,按郑开所说,戴绿帽子和他父亲失踪,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之事,竟有一些联系。

    这时郑开已面红耳赤,嗫嚅道。“这是我少年时的事。”

    “嗯。”张山微微点头,给了郑开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他不要介意,说下去便可。

    郑开喝了口酒道。“27岁那年,我事业初有起步,也在一个酒会上结识了一位优雅漂亮的女人,她名叫‘沈梦馨’,那时她23岁,风华正茂,我们可谓是一见钟情。然后,就是水到渠成的交往。她人漂亮,人品也很好,温柔大方。交往两年,我们便已到了谈婚论嫁时。”

    “我丝毫不怀疑梦馨对我的爱和忠诚。嗯,订婚宴设在我老家,我宴请了村里所有的人,来者都封了一个很大的红包,那一晚,全村欢庆。梦馨是大城市的女孩子,一生中绝少来过这等山村,自然十分新奇。吃过晚饭,她想在村子附近,随意走走。我正被村民老乡缠着饮酒,便让一位女性助理,陪梦馨在村庄附近随便逛逛。”

    郑开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他眼睛里忽然掠过一抹极端悔恨之色。张山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难道,梦馨她…她也和令尊一样,莫名消失了?”

    “张山先生,你的头脑,反应真是极快。”郑开不由赞道,“那天,如果我肯陪她一起出去,恐怕就不会发生后面之事了。对,她一去不返,就和我父亲当年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根据那位我派去陪伴梦馨的女性助理回忆,当时她和梦馨一出了村子,在附近闲逛,梦馨忽然内急,便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过了十几分钟,助理仍不见梦馨回来,便忍不住叫了几声,没有回应。助理大急,跑过去一看,梦馨已无影无踪。”

    “事后,我发了疯似的发动全村人去找,可就和当年寻找我父亲一样,完全没有线索。”

    “次日,我聘请的搜救队,足足十几个专业搜救队,还有求生专家,就抵达我的老家,进行地毯式搜索。我甚至还花钱雇了6架直升机。”

    “没有找到?”张山出口问道。

    “没有。”郑开木然的摇了摇头,“完全没有。梦馨和我父亲一样,消失得极端彻底,根本就是人间蒸发。连续几年,我都没有放弃过寻找梦馨,我还发布个一个高达500万rmb的赏格,但凡能够找到梦馨,甚至只是提供一些可靠线索的,都能够拿到这笔丰厚的赏格。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说完,郑开用颤颤巍巍的手,点燃一支烟,遽烈猛吸几口。

    “郑老板,看来令尊失踪和你未婚妻失踪,这两件事,的确有一些关联,因为,他们失踪的地点,都是在——你老家,那个村庄!”

    终于,张山对于郑开的事,产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兴趣!

    两个不同年代的人,在同一个村庄,诡异失踪!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张山脑子里立刻窜出两种可能——第一,从侦探学角度来说,会不会是在那个村子附近,潜伏着一个杀人恶魔。郑开的父亲和未婚妻,都是被他偷偷杀害,然后将尸体干净利落的处理掉。

    第二,从灵异角度来说,特么那个村庄是不是封门村之类的啊。

    不过这两种可能都极端玄虚,所以张山并没有讲出口。

    “等等,不对啊,”张山忽然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郑老板,你这不是口口声声说戴了绿帽子么,你未婚妻只是失踪而已,她可没有给你戴绿帽子。”

    “张山现在你听我讲。”郑开眼中闪过一抹羞怒。“在梦馨失踪的第八年!她出现了!她又出现了!有人在加拿大亲眼看到她!而看到她的人,正是我集团内的一位高管!当初我和梦馨热恋时,那位高管,恰好鉴证了我们的爱情,所以,他绝不会认错人!但他在发现梦馨的时候,梦馨的身旁,还有一个67岁的女童,面貌依稀和梦馨有几分相似,大概…大概是她的女儿!”

    “啊?”杨蜜一直在旁听着,当她听到事情突兀转折,忍不住惊呓一声。

    张山心里就腹诽道,这是喜当爹的节奏?

    “我第一时间飞往加拿大,把梦馨给堵住了!没有错,她就是梦馨,人间蒸发了八年的梦馨!但梦馨对我的态度,极端的淡漠,而且,她还口口声声说,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那个女童,就是她和那个男人所生!我当时听到后,不啻于五雷轰顶!张山先生,我那个年代的人,在男女之事上面,相比现在而言,要保守很多,我和梦馨虽然热恋,以至于订婚,但我们终究没有跨越雷池半步,都守着最后那道底线,我们彼此承诺,要在新婚当夜,才将自己,彻底交给对方。可梦馨却违背当初的誓言,私自,私自,诞生了一个女孩。”

    ‘这倒霉催的!自己的未婚妻,自己都没碰过,居然和别人生了孩子,这顶绿帽子,可真是绿得油光水亮的啊。’张山心里也不由同情起来了郑开。

    “我当场就质问梦馨,我必须知道,奸夫是谁,可梦馨绝口不提。后来,我心灰意冷,甚至跪下求恳,我可以放手,但我必然要知道奸夫是谁。梦馨也大哭下跪,让我不必再追问下去,是她辜负了我。”说到这里,郑开已经泪流满面。

    “后来,我无所不用其极,聘请了世界上最好的私家侦探,甚至间谍,想要调查出奸夫是谁,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找到答案。”郑开缓缓伸手入怀。“只不过,我聘请的一名神偷,在梦馨的居所,找到了这个……不,偷到了这个——”

    郑开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牌,巴掌大小,质地通透,温润无暇,雕刻虎纹。

    竟和郑开父亲交给她母亲的定情信物,一模一样!

    桌上,平放着两块古玉。大小质地形状花纹,一模一样的古玉。

    张山喉头干涩。“这个……”

    “经过鉴定,从梦馨居所偷出来的这块古玉,也是战国时期,秦代的古物。和我父亲传下来那块,没有半点区别。”郑开的声音,都有一些惊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