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秦时古玉
    话说到这里,张山心中的兴趣越来越淡,他对孟啸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抱歉了,郑老板的疑难之事,我的确无法插手。说实话,如果是和秘境荒野有关,那我或多或少能够帮得上一点忙。但是——寻人,我真的既没兴趣又没手段。”

    “这……”孟啸有点着急道。“山哥,要不您听老郑把话说完。权且当成故事来听。”

    孟啸眼中有些浓烈的哀求意味。那郑开也祈求道。“张山先生,请不要忙着拒绝,容许我讲完,可以么?”

    杨蜜也在一旁拽了拽张山的袖子。“山,听他们说完。”

    “那行。”张山耸了耸肩,“请郑老板继续说下去。不过虽然我帮不上忙,但我的建议是,你可以从你母亲那里入手,因为,你的母亲和你父亲,夫妻一场,还生育了你,你在8岁的时候,你父亲消失,也就是说,你父母,至少相处了9年,甚至10年。”

    “嗯,”郑开点了点头。“我母亲还健在,我曾多次询问过她,关于父亲的事,可她也说不上来,她和父亲相处的日子里,父亲沉默寡言,每天除了打猎,也少有和母亲有过太深入的交流,母亲问及父亲的家室,父亲也一律搪塞过去。”

    “太古怪了。”张山摇了摇头。

    “不过,父亲倒是送给母亲一件定情信物。”说着,郑开从怀中,珍而重之的取出一件物事,交给张山。“张山先生,请看。”

    张山接过来一看,赫然瞳孔微微收缩,郑开交给他的,竟是一块玉牌!

    玉牌大约巴掌大小,是质地极佳的白玉,纯洁通透,一点瑕疵和杂质也没有,整块玉温润得像是具有生命。上面镂刻着极端古朴的虎纹。

    张山对于古玩玉器,一窍不通,但是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块玉,绝对是价值连城的真东西,而不是什么赝品。

    “巴掌大的这么一块古玉,这……”张山骇然的看向孟啸。“这玩意,你估计能值多少钱?”

    “山哥,我玩过一段时间古董,就这种玉,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了。山哥你也听说过,黄金有价玉无价。客观的说,这块玉和您的钻石,价值不相上下,或许还要更珍贵一些。”孟啸如实说道。

    “张山先生,这块玉,我曾经找过无数的鉴定专家长眼,我可以肯定的说,这是一块古玉,雕刻在两千两百年前完成,大约是春秋战国,秦始皇的时代。”郑开言辞凿凿的说道。

    “嘶!秦始皇年代的古玉——”张山不由有些动容。“那就怪不得了,这么完整,没有瑕疵,质地温润的古玉,其价值,肯定完爆我的钻石啊。啧啧——郑老板,当年你父亲给你母亲的定情之物,还真是昂贵得让人侧目。”

    张山心想,尼玛郑开还是个富二代啊!不过其实不然,陕西那一带,是天朝历史上很多王朝的都城,号称十三朝古都,是秦汉唐的首都,这些王朝都极端伟大,在当时历史上,属于最强大的帝国,没有之一。因此陕西后来出土的老物件也多,那盗墓贼之类的也多。说得不好听,这块秦始皇时期的古玉,说不定就是郑开的父亲,捡到的,或者从什么陵墓古坟中给盗出来的!

    “张山先生,我在这里考考你,这块古玉,其实有一个非常特别之处,你猜猜是什么?”郑开忽然对张山发问。

    “哦?奇特之处?”张山把手中古玉反复翻看,研究了一阵。说实话,他对古玩真的没有研究,你让他找出古玉的特别之处,还真就是为难张山了。

    杨蜜在一旁也拿眼睛盯着古玉看,但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老郑,你就别为难山哥了,山哥对古玩收藏,估摸着没兴趣,也没研究。”孟啸在一旁笑道。

    张山点头道。“是啊,我没研究过古玩。不过,你硬要说这古玉有什么特别之处,我感觉吧,既然已经鉴定过了,这块古玉是秦始皇时期的,那肯定是文物,但这古玉并没有文物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它给我感觉是活生生的。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不知道说对没有。”

    一听张山此言,郑开和孟啸眼中都闪过激赞之色!

    “张山先生,真是大才!虽不懂玉器古玩,但一言中的!”郑开拍案叫绝。“张山现在你听我说,这块古玉,无疑是战国秦代之物,在那个年代,首饰主要是青铜做的,少许白银或者黄金。而古玉是非常罕见的,更何况是这种质地极端纯正的白玉。像这种玉,在民间一有发现,普通人是绝对不敢保留的,一旦被发现,就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因此,这种玉大都是献给当时的君主,那是宫廷中的东西。”

    “那么,一般来说,这种美玉,都会陪葬。可是呢,奇怪就奇怪在,质地越是纯洁的白玉,在入土之后,就越容易产生各种颜色的斑迹。而这块白玉,剔透无暇,明显就是未曾入过土,一直在活人的手中流传下来。”

    张山微微点头,脱口而出道。“也就是说,这块玉是郑老板你父亲,家族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而不是他去土里挖掘出来的。”

    此言一出,张山感觉失言,好在郑开并没有太过在意,反而笑道。“我也曾怀疑是父亲盗墓得来的美玉。毕竟,按理说,根据我对父亲的猜测,我父亲祖上的身份,也不可能拥有这样一块古玉。”

    “老郑,这古玉大约就是古代秦朝宫廷里的东西,属于君主所有吧?”孟啸在一旁出口问道。

    “君主倒不是,因为古玉上面刻的是虎形纹,若是君主自己佩戴,不会刻虎形纹,大都刻龍形纹或夔形纹。但虽不是君主,也是君主身边极为重要的将军或者大臣,才会得到如此厚赏。”郑开回答道。

    张山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不断的整理着思路——郑开的父亲,将一块从未入土的战国秦代古玉,送给他母亲做定情信物,而这块古玉,应该是秦朝君主身边的将军大臣所有。那么也就是说,郑开的父亲,以及郑开父系一脉的亲人,所留下的唯一线索,就是这块古玉了。

    张山重新产生了一些兴趣,问道。“那么,郑老板,此事暂且不说,你所遭遇的第二件极端困惑诡异之事,又是什么?”

    “我……”郑开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愤慨与羞辱的神色,然后咬牙说道。“第二件事,乃是我毕生奇耻大辱。不过,我父亲消失这件事,和第二件事,有一些联系。”

    张山洗耳恭听。

    “第二件事,是我戴绿帽子的事。”郑开愤懑道。

    “呃……”张山一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