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杨蜜敲门
    砰!

    孟啸的枪法还可以,一枪下去,就把那块发光石轰得粉碎炸开,满室的光芒也被彻底捏碎,发光石变成粉末四散飞落了,石室内绚烂多姿的光芒立刻灰飞黯淡下来。

    “呼”

    张山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都结束了。”张山拍了拍孟啸的肩膀,以示鼓励,孟啸涎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别看这家伙在外面人五人六,在张山面前,还真是个跟班似的。

    对,一切都结束了,从死亡谷到撒哈拉大沙漠的失落金字塔,这一段的冒险,不可谓不惊险,不可谓不天方夜谭,但直到这颗发光石的爆碎,这一切便告一段落。

    这也让张山感觉到了无比畅快轻松。

    心里的一根弦,算是松弛下来。

    张山甚至打了个哈欠。“好了,这一段结束了,在下一次冒险之前,我准备好好放松一下。”

    “嘿嘿,山哥,下一次冒险是啥地方?小弟鞍前马后啊!”孟啸笑嘻嘻的道。

    “这个暂时说不准,等我回到家,好好研究一下再说。”张山转身走向那些骷髅人,孟啸紧随其后。

    岂料,刚刚一转身,所有恢复了原貌的骷髅人,除了杨蜜之外,竟然整齐划一的对张山跪了下来!有的双手合十,有的在胸口划着十字架,有的默默的说着谢谢之类感激的话。

    这一幕的冲击,还是很大的,数百人向自己下跪,这是张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在这一刻,他也觉得,自己所付出的努力,还是值得的。

    “各位先生女士,请站起来。”张山吩咐孟啸,两人一起上前,把跪伏流泪的人们搀起来。

    安抚一番后,张山和孟啸率领众人,离开金字塔。

    杨蜜和张山并肩走着,她脚步轻快,时不时的偷偷侧脸看张山一下,然后表情怪怪的样子。

    “杨蜜姐,你表情很怪耶,我脸上有啥东西?”张山开玩笑的道。

    “嗯……等会我有话单独给你说。算了,回到开罗我再找你。”杨蜜说出一句怪头怪脑的话来。

    张山也没追问太多,不多时,众人就爬出那口井,回到了骨头族的广场上。

    骨头族人,早就准备好了极端丰盛的宴席,犒劳大家。

    巨大的广场上,摆开了很多石桌,骨头族人宰杀了很多豢养的牲口,烹烤后端上桌来,食物并不太精致,但已经是骨头族能够做到的极致了。

    虽然没有酒,但席间还是热闹纷呈,更有骨头族人穿着传统民族服饰,载歌载舞。

    张山也是时候向骨头族的朋友们道别了,这次回到开罗之后,张山基本上不会再来撒哈拉大沙漠了。

    或许以后回国了,也不太可能到埃及来了。

    骨头族族长不停的感谢着张山和孟啸,他得到的资助,甚至可以让整个骨头族,从这座贫瘠的古城迁徙出去,选择一个绿洲,建设一座新的城市。

    用完餐,张山和孟啸带着恢复之后的骷髅人,离开了古城。

    古城外,众多科学家将汽车围成一圈,燃烧起一堆堆篝火,正在等待张山他们出来。

    “哦!出来了!都出来了!上帝!全部变回来了!骷髅人全部都变回来了!上帝啊!真的做到了!奇迹!今天真是奇迹日!”

    科学家们发现了张山,也发现了那些将帽子面巾摘取,露出头脸,喜气洋洋的人,他们从骷髅的形态恢复到了正常人的形态。

    一大群科学家和考古学家围了上来,簇拥张山,有一些还跑过去检查变回来的骷髅人。

    张山自然是被一大片赞誉和褒奖声淹没,他从容不卑不亢的各种应对着。

    这一夜,就是在沙漠营地中渡过。

    寒冷的沙漠之夜,无法阻挡大家的热情,许多变回来的骷髅人,都自发在篝火边表演起了节目。有的唱歌,有的跳舞,有的甚至表演摔跤。

    张山对杨蜜打趣道。“姐,你也去跳支舞吧。”

    没想到杨蜜一口答应下来,落落大方的就上去跳了一段民族舞。

    虽然服装没对,但杨蜜轻盈的舞姿,优美的身段,娇好的面容,还是让所有人都惊艳鼓掌。在月光下,她美得像是诱人犯罪的精灵。

    “山哥,恭喜了,又上手一个。”孟啸在张山旁边端着一瓶威士忌吹着。“蛮有味道的。在国内也很出名,属于一线女星。”

    “我说你脑袋里咋每天都在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呢?”张山义正言辞的训斥道

    “山哥,她是骷髅人,你专程跑到死亡谷救她,然后为了她又来到撒哈拉大沙漠,差点就丧命在这里,她绝对会报答你的。你说一个女人对自己最感激的男人,会拿啥去报答?”孟啸笑得很猥琐,“而且山哥,杨蜜这女人看起来,是很来事的,感觉她会处理得很好,不会让你有任何后顾之忧,你只需要好好享受就行了。”

    张山无语。说起来,杨蜜是自己女人的亲姐姐,真要是和她有点啥,那关系也比较乱了嘛。

    “算了,不说这些,早些回到开罗。”张山取出一支烟,点燃抽了几口。“我想回国了。”

    第二天一早,车队开始朝开罗方向驶去。

    老天爷照顾,一路上顺风顺水,半个月之后,车队回到了开罗。

    孟啸早就让人订好了酒店。

    来自米国的科学家和天朝科学家们,在开罗待了几天后,便和张山分道扬镳。

    恢复原貌的骷髅人们也跟着专机飞回了米国。

    杨蜜留在了开罗,和张山一起。

    这天,吃过晚饭后,张山到了孟啸的房间,将准备好的银针取出,让孟啸将上衣和裤子脱了。

    按照张山的吩咐,孟啸盘膝坐在地板上。

    “孟啸,我现在给你施针,治疗你的顽疾。”张山用酒精擦拭着银针。

    “是是是,山哥,有劳您了。”孟啸激动得差点哭了,多少年了,他都期盼着能够重振男人的威风,而且,家里的老爷子,一直念叨着要抱孙子。

    “我可以治好你的病,不过以后,你不准在违背妇女意愿的情况下,和她们发生那种关系。”张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其实按照孟啸的财力和社会上的地位,以及各种能量来说,各种美女自然是络绎不绝排队自愿送上门来,哪用得着他去耍什么手段呢。

    “山哥您放心,我一定洁身自好,睡该睡的。那啥,而且山哥您看上的女人,我是绝对不会有染指之心的。”孟啸赌咒发誓的说道。

    忽然,张山就在孟啸身上十几处要穴,插上银针,一丝丝代表了生机的热流,也随之注入到孟啸的经络穴位中,让得孟啸全身暖乎乎的。

    “啊山哥!居然!居然有点……有点反应了!”孟啸尖声叫道。

    半个小时后,施针完毕,张山脸色有点苍白,额头上全部都是汗水。

    这一番治疗,也是将张山体内的那丝暖流给耗尽了,让得张山暂时有点虚脱。

    张山舒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他点烟的手,都有些发颤了。

    “草泥马的,老子给你治这病,差点脱力了。费了不少劲。”张山笑骂道。“好了,我已经彻底将你体内那几根闭塞的经脉打通了,立竿见影。今晚上你可以找几部片子看看,会有反应的。不过暂时不要干那事。我给你开点中药,你坚持喝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就可以那啥了。但是记住,每个月不能超过7次,要节制,否则,你又会出问题。”

    “山哥,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孟啸连滚带爬的跪着挪到了张山脚下,嚎啕大哭。“您不但救了我的命,还治好我的病,山哥,没二话,以后您一句话,风里来火里去,要钱要人都行。”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欠别人的人情。给你治病,是之前答应过你的。而且,你帮我处理那些钻石,也算是帮了我,我们就此扯平。”张山吐了个烟圈道。“至于钱,我暂时不缺了,当然,以后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放心,我会找你的。”

    说完,张山就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虽然他体质强横,但给孟啸施针,消耗的更多是精神力和体内代表生机的热流,所以还是大感吃不消,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好好睡觉。

    他几乎累得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状,孟啸连忙站起来,要搀扶张山。

    “好了好了,别扶我,你特么穿成这样,扶着我,被人看到,还会以为老子有什么特殊癖好。”张山拒绝了孟啸,然后径直离开,回到自己房间。

    一进房间,张山就躺在沙发上,不想动了。“妈的,休息一会儿再说。孟啸这病,老子是用尽全力才给他治好的。”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张山根本就不想起来开门。

    可敲门的声音非常顽固,过了一会儿,一把温柔楚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张山,开开门,是我,我有事单独和你说。”

    是杨蜜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