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圣甲虫
    那雇佣兵的身体,推金山倒玉柱似的仰面摔倒了下去,任由肉瘤子在他身体内部滚来滚去,这个时候,仔细听的话,就能让人听到,在他的体内,发出了一种隐晦的咔擦咔擦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咀嚼他的肉和内脏器官。

    一蓬蓬的鲜血,从雇佣兵身体上溅了出来,不过他已经死亡了,在他的脑浆受到破坏之后,他就已经死掉了。

    石室里的人吓得全身发凉,身体都往后退着,张山的头皮都是一阵阵发麻,竭力稳定着心神。

    直播间里的观众,这一下更是被吓唬得失魂落魄——

    “虫子啊!是虫子!”

    “太可怕了!居然有虫子钻到了那个雇佣兵的身体里,把他给吃了!”

    “山哥……你,你是荒野求生之王,你敢不敢吃那只虫子?”

    就在这时——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那种虫子爬行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回,张山找到声音的来源处了!

    赫然正是那口被打开了的石棺,也就是第一口石棺!

    张山循声望去,就看到5只刚才钻进雇佣兵体内,外形像是屎壳郎的黑色虫子,阴森森的从石棺里爬了出来,然后分别向石室里的人窜去!

    “大家小心!有虫子!不要被它钻进体内了!注意脚下!这些虫子应该是从人的脚底钻进去了!”张山发出一声厉吼。

    与之同时,孟啸等人被吓得脸色发青。

    砰!!!!

    张山重重一脚,将朝他窜过来的虫子给踩死了。

    另外4只虫子,有3只分别窜向骨头族的三名土人,而另一只则窜向孟啸。

    三名土人反应也很快,和张山一样,都是跺足一踩,把虫子给踩死了,但孟啸要弱很多,他来不及踩死虫子,那只虫子已经爬到他的脚面上,然后一跃,鬼使神差的窜入了他的小腿中!

    一个肉瘤子,就在孟啸的腿上鼓起,并且往上移动,目的地似乎是孟啸的头部!

    “山哥!救命!救命啊!我不想死!不想被虫子吃啊!它朝我头上爬过去了!山哥救我!”孟啸爆发出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张山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手持匕首,一个箭步冲到孟啸身前,挥舞匕首,直接刺向孟啸。

    这一下动作极快,匕首锋锐的刃芒划开了孟啸左肩的肌肉,那团肉瘤子恰好也是经过了孟啸的左肩,也就是说,张山一刀就把肉瘤子给切掉了。

    “啊!!!!”孟啸再次惨叫,但那只钻入他身体的虫子,已经连带着他的左肩一块肉,被张山整个切掉了。

    虫子掉落在地上,张山一脚将它跺碎了。

    从石棺里钻出来的几只虫子,全部死掉了。

    众人心有余悸的躲到张山身后,看着那口石棺。孟啸摁着肩膀上血流如注的伤口,脸上神情痛苦无比,但也有一些庆幸,虽然疼痛,但好歹保住了性命不是?

    但过了几分钟,不见有虫子再爬出来。

    “是圣甲虫。”张山想了想说道。“圣甲虫这玩意,就和我们看的中,描述的尸蹩一样。是一种食腐性群居动物,体积很小,一般以尸体为食,常在墓室,金字塔,法老墓里遇见。尸蹩在没水没食物的情况下可以活过百年,大多数尸蹩会被入土不久的尸体吸引,在吃完尸体后多半尸蹩会选择栖息在干燥的地面或墙面上,而有些尸蹩会聚居在阴冷潮湿的地方。尸蹩是钻入死尸的体内由内脏开始吃腐尸,遇到繁殖期会钻入生人的身体,继而将卵产在生人的体内,以生人的精血培育下一代,在尸蹩长成幼虫时便会吃掉寄生者的血肉,迅速长成成虫。在‘睡眠期’受到外界的影响时,会迅速醒来,若是生人侵扰它,便会迅速钻进生人的体内,食其血肉。其生性怕火,不怕光。”

    说完,张山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教授,还记得我们在推开这个三面金字塔时,那扇门上留下的咒语么?你说过,门上留下了一种叫做‘虫噬’的咒语,这是古代埃及最恶毒的一种咒语,因为太过恐怖,还从未被施行过。那是将圣甲虫倒入棺木内,一点一点啃噬活人,让死者遭受世间最残酷的刑法之后,这才死去,甚至灵魂生生世世都将被密封在石棺内。”

    “啊!我知道了,张山,你的意思是,石棺里的干尸,就是被活生生的放进棺材里,然后倒入圣甲虫,再关上棺盖。他是被圣甲虫一点点啃吃咬死的,在死之前,他实在忍受不了痛苦,就用自己的指甲在棺材壁上划出很多纹路。”

    “嗯。”张山点了点头,然后举起火把,重新走到第一口棺材前,然后从一名骨头族土人那里,借来弯刀,用刀剑拨了一下干尸,只见在干尸的体内,哗哗哗的滚落出密密麻麻的圣甲虫。不过,这些圣甲虫都是死掉干枯的。

    “我知道了,第一口石棺中,大量的圣甲虫,在经历了这些年月后,都死亡殆尽了,就只剩下刚才爬出来的几只。”张山恍然。

    思考了一下,张山继续道。“这里9口石棺,八小一大,最大的石棺里,一定就是身份最显贵的存在,如果有秘密,应该就会在那口最大的石棺中——好,现在我们撬开最大的一口石棺就行了。”

    “可是,山哥,最大那口石棺里,会不会圣甲虫的数量最多?或者说,会不会有其他可怕的玩意儿。”孟啸心惊胆颤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