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baby唱大声点!
    当张山听到睡袋外异响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彻底惊醒过来,反手将放在身边的弓弩抓了过来,而当骆驼发出惨叫的时候,张山已经冲了出去!

    箭已上弦!

    晚上睡觉,张山和baby都没有脱衣服,尤其是张山,有整戈待旦的味道,这个时候发生状况,他自然便已进入战斗状态!

    就在张山抢出去之后,定睛一看,黑夜中,四周死寂,就连鬼影都没有半个,不过张山仍然是循着发出异响的方向,一个箭步追了上去!

    但很遗憾,他没有其他发现,一眼望去,月光之下,是无边无际冰冷的沙粒,像一颗颗魔鬼的眼睛。

    “不好!baby!”

    张山心中挂念baby,不敢再追,返身冲了回去。

    这个时候,baby也已经醒来,钻出睡袋。

    张山松了口气,然后蹲下身检查骆驼。

    只见,这两头一路上非常温驯,任劳任怨的骆驼,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在它们的头上,各插了一支——箭矢!

    它们是被射死的!

    “是人?居然是人,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张山又惊又怒,能够用箭射死骆驼的,只能是人!

    很快,张山就抬起眼睛,看向直播画面,只见,在直播画面中,弹幕不断——

    “刚才是怎么回事?什么都没看见,都听到山哥的骆驼惨叫了一下,然后就歪倒了!”

    “卧槽尼玛,死亡谷真的有鬼么?”

    “骆驼怎么了?一动不动的,难道中邪了?”

    “太恐怖了,我得赶紧吞几颗速效救心丸。”

    “各位观众,我和baby的骆驼被射死了。”张山对着镜头,脸色铁青道。“是人为的。”

    说话间,便将隐形跟拍仪器,对准了骆驼头上的致命箭伤。

    看到骆驼头上插着的箭矢,直播间更是阵阵惊悚,一些胆子小的观众已经被吓得手脚发软了。

    “我无法确定死亡谷的种种奥秘是不是人为造成的,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和baby,被进入死亡谷的其他人盯上了。”张山流露出思索的眼神。“难道是其他的探险者?亦或者,为了逃避而躲藏在死亡谷中的通缉犯?对了,各位观众,你们刚才在看直播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

    “毛都没看到半根啊。”

    “我就一直在脑补山哥你和baby两个xxoo的画面啊,我们还在讨论山哥你惯用的姿势呢。”

    “山哥,你说会不会是墨西哥毒贩?”

    直播画面上跳出很多弹幕,但几乎所有观众都没有看到是谁射杀了两头骆驼。

    “张山,我们的骆驼……”baby带着哭腔扑了上来,抱住张山。“我们的骆驼死了,到底是谁,太可恶了,骆驼那么无辜,为什么要害死它们啊!”

    “baby,镇定一些,相比较起来,如果我们的对手是其他人的话,要比应付死亡谷里未知的悬疑,轻松一些。”张山安慰着baby的同时自己也定了定神。

    然后,张山叮嘱baby别四处乱走,他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在附近查看起来。

    忽然!

    在不远处,张山发现了几个足迹!

    “有线索了!”张山第一时间蹲伏下去,手电筒释放的强光,便已照射在足迹上。与之同时,隐形跟拍仪器,也挪了过来。

    足足半分钟之后……

    “很奇怪的足迹,”张山抬眼看着镜头。“各位观众,这些足迹已经有些残缺了,沙漠中,风的存在,让足迹无法更久的保留,但我可以肯定,这些足迹,不属于任何动物,也不属于人类,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足迹。”

    直播间里的观众,自然也是通过直播画面,看到了这些足迹,他们也是一头雾水,百撕不得骑姐。

    就在这时——

    “啪”

    一声轻响从张山身后传来!

    “baby!”

    张山几乎是一个神经反应就循声冲了过去。

    “张山!有,有什么东西扔过来了,刚才有东西扔到这边来了!”baby惊惶的叫道。

    张山往地上一看,是一粒石头。

    捡起石头一看——

    石头上面竟然绑了一张纸条!

    是用一根橡皮筋将纸条绑在石头上。

    “各位观众,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张山稳住心神,将绑住纸条的橡皮筋取了,展览在镜头前。“这个是女孩子用来扎头发的卷发绳,材质是硅胶,粉红色……”

    现在,直播间的观众们,都紧张得几乎快要窒息了,零星几条弹幕,在催促张山赶紧看看纸条上有什么。

    张山展开纸条,用手电筒一照,只见,在纸条上,写着几个字,几个——汉字!!!!

    “马上离开死亡谷,否则你们会死掉。”

    baby也凑了过来,当她看到纸条上的所写的内容,也是登时惊骇得用手蒙住嘴。

    “各位观众,这张纸条上写的内容,你们都看到了,你们发现了什么线索么?”张山看着镜头故意问道。

    “字写得很差啊。”

    “好像是小学生写的。”

    “山哥,是有人在提醒你们死亡谷非常危险,如果你们不离开的话,会丢掉性命的。”

    这个时候,张山眼中精光流动,缓缓道。“这些字写得歪歪扭扭,而且有的笔画是反的,一定是有人故意用左手写出来的字,如果是要善意提醒我们,为什么要刻意用左手写字呢?我想,应该是怕我和baby,从她的字迹中,猜到她的身份。然后呢,这几个字,是汉字——”

    说着,张山有些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对baby道,“baby,你不是很喜欢唱那首‘兰花草’么?你现在唱吧,唱大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