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我要征服这片沼泽!
    在这个荒岛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一男二女,三个人相拥着站立在一块三米高的岩石上,而岩石下面,则是足足几百条鳄鱼,团团包围住,张开了血盆大嘴,露出足以撕裂任何生灵的尖牙。

    张山,baby和赵莉颖,已经一动不动的站了两个小时了!

    一动不动!

    站过军姿的人都知道,哪怕站着不动,但时间久了,人也会吃不消的,现在baby和赵莉颖就已经完全焉了,身体变得软绵无力,像挂件一样挂在张山身上。

    幸好张山的体质和意志力都强横得可怕,站在岩石上一动不动,宛如一座擎天之塔,不但如此,还能够搂着baby和赵莉颖,让她们尽量不费力。

    黑夜像魔鬼一样覆盖了整个荒岛,气温骤降。

    张山的野猪皮坎肩和baby,赵莉颖的野猪皮大衣,都早已经在亡命奔逃的时候丢失了,因此他们仅仅只是穿着单薄的衣衫。

    夜晚的荒岛冷风呼啸,张山倒还没啥,baby和赵莉颖却是冻得够呛,娇躯瑟瑟抖动着,在张山耳边楚楚的道。“张山,好冷啊,好冷。”

    “没事,忍住,坚持住,来,再靠近点,靠近我就不会冷了。”张山更是将两位女神贴近自己,用自己的体温去抚慰他们。

    张山体质超强,浑身气血能够自然散发较高的温度,这时baby和赵莉颖将娇躯无限贴住他,张山便是如同一个火炉,温暖着她们,从张山身上传递过去的温度,渗入了她们的身体中,帮助她们驱赶严寒。

    “现在好些了么?”张山问道。

    感受着张山的体温和气息,baby和赵莉颖立刻缓了过来,心中腾升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和爱意,这让她们坚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身边这个男人,都会保护她们,不会让她们受到半点伤害。

    与之同时,星月微光下,岩石四周黑压压的一片鳄鱼,它们愈发焦躁了起来,围着岩石打转。

    张山并没有关闭直播间,但直播间里弹幕很少,观众们都非常紧张。

    虽然现在的画面,很安静,远远不如刚才张山在沼泽中被几百只鳄鱼追杀时那么紧张刺激,但论凶险程度,却一点也不输给沼泽中的亡命疯逃。

    因为每一个观众心里都很清楚,只要张山坚持不住,哪怕有一丁点的懈怠,有一丁点的注意力不集中,一个失足掉下去,基本上这次直播就彻底宣告结束。

    所有的观众都在祈祷——“山哥,你一定要撑住啊!”

    时间再流逝!又是2个小时过去了!

    就在这时!

    那头体长12米的鳄鱼王,愤怒的低吼了一声,然后,竟然率先扭转魔躯,离开这里,朝溪水对面的沼泽地爬去!

    数百条或大或小的鳄鱼,紧随其后。

    鳄鱼们开始潮水般退走,就好像族群迁徙一般,很快,它们就跃下溪水,溅起漫天水花,然后上岸,陆陆续续的消失在夜幕中,回到了属于它们的领地——沼泽地。

    “呼”张山吐了一口浊气,绷紧的神经和心弦,这才略微松弛下来,拍了拍baby和赵莉颖的头。“好了好了,没事儿了,鳄鱼都走了。”

    直播间沸腾了,观众们都在欢呼,像是过年一样。

    “赢了!我们赢了!撑过去了!”

    “山哥,好样的!”

    “麻痹,吓死我了,现在还是一身冷汗,我去开瓶红酒庆祝一下。”

    “山哥铁血威武!”

    “一切尽在山哥掌握之中!”

    “这群傻逼鳄鱼还想吃山哥,真是笑死本**了。”

    张山在确定鳄鱼群已经远离之后,这才松开baby和赵莉颖,然后跳下岩石。揉了揉略微酸软的大腿肌肉,张山将baby和赵莉颖接了下来。

    “各位观众,鳄鱼退走了,呃……其实鳄鱼是冷血动物,它们比我们人类还更怕冷。它们身体的温度随环境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平时它们在水里的时候,也会因为水中温度较低,而需先在太阳下使体温升高后再下水。这个岛上的温度到了晚上会很低,它们实在熬不住了,所以只好先撤退,回到它们的沼泽。”

    “刚才的情况是很恐怖,就好像一场噩梦,”张山微微摇头。“不过我没有时间去后怕,我先生几堆火再说,要不然baby和莉颖肯定会感冒的。”

    说完,张山就赶紧在附近找来生火的材料。

    没多久,几堆篝火就熊熊燃烧起来。

    三人围坐在篝火边取暖。

    张山一边拨弄着干柴,让火堆更旺,一边对着镜头道。“现在还无法确定鳄鱼群明天还会不会过来,不过貌似那头鳄鱼王是和我卯上了。但我不会惧怕它,我发誓。”

    说完,张山目光看向了沼泽地的方向。“在我们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比较大的麻烦。要通往岛上最高的山峰,就必须穿越这片沼泽地。正如大家所见,这片沼泽地是鳄鱼的领土,这里栖息这一个庞大的鳄鱼族群,家族成员高达数百条鳄鱼。”

    “鳄鱼们不会很绅士的敞开大门邀请我们过去,它们只会吃掉我们。它们一定也没有吃过人,所以很想品尝我们的美味。”

    张山有点无奈,“也就是说,要回家,我们始终必须直面这群鳄鱼。”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两条——第一,放弃回家的计划,滞留在岛上,等待救援。但这样一来,我们回家的概率会降低,因为我不知道救援的人何时才能发现我们。”

    “第二,征服这片沼泽,干掉那群鳄鱼!”

    赫然,张山眼眸放出精芒。“我选择第二条路!我要征服这片沼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