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吊打鳄鱼
    张山慢慢地挪动着,尽量用身旁的几撮儿矮灌木和杂草遮掩身形。

    他距离鳄鱼越来越近!

    十步!

    八步!

    五步!

    三步!

    终于——

    张山成功的靠近了鳄鱼,仅仅三步之遥!

    在这么近的距离,张山几乎能够闻到鳄鱼那张大的嘴里喷出的热气和膻臭味!

    这种局面,不但是把baby和赵莉颖吓得双手死死捂住嘴,就连直播间的几百万观众,都下意识的夹住了腿,差点就要吓尿!

    三步啊!这几乎是近在咫尺了!这么短的距离,鳄鱼一旦发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现在张山的胆魄,可以称之为鬼神莫测,他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力!怡然无惧!

    很显然,鳄鱼并没有猜出张山的举动,它极其懒惰,守株待兔,准备在张山彻底靠近它之后,才享用这份美食。

    张山轻轻地探出梭枪。

    不得不说的是,张山的梭枪,可要比古代印第安人的刺鼠牙长矛杀伤力强多了。

    慢慢的,但是很稳定的,张山把梭枪,探入了鳄鱼张开的大嘴中!

    他的手很稳,很稳,稳如磐石!

    在这个过程中,直播间的数百万观众,几乎有一半,都把眼睛蒙了起来!

    根本不敢看啊!

    太紧张了!太惊险了!太刺激了!

    这玩意,就和世界杯决赛,加时赛结束之后,双方互射点球一样,心理素质差点的球迷,根本就不敢看。

    然而张山猎鳄鱼,这一幕还要比足球比赛射点球更加紧张,让人窒息。

    就在这时!

    张山感觉到,梭枪的枪尖,在鳄鱼嘴巴里,触及到了一个滑腻腻的东西!

    那是鳄鱼的喉咙眼!

    赫然!一股凛冽血淋淋的气势,席卷而来!那头鳄鱼的眼睛,一下子睁大,躯干一动!

    它惊觉了!

    与之同时,张山脚下一蹬,整个人全面爆发,将全身所有力量,全部集中到握梭枪的手臂上,瞬间就将梭枪一送,急速狠猛地刺入了它的体内!

    两米长的梭枪,几乎是有一半,送入鳄鱼体内!

    梭枪顺着鳄鱼的喉咙眼,一直抵达了它的胃部!张山已经能够感觉到它的胃囊了!

    下一刻,张山双手死死抓住梭枪的枪柄,猛力搅拌起来,张山的体质达到了33,力量强横无匹,再加上不俗的爆发力,梭枪竟是在鳄鱼体内横冲直撞,翻江倒海!

    这让得张山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鳄鱼的许多内脏,都已经被梭枪给生生的戳碎了!

    鳄鱼迸发出来撕心裂肺的低吼声,它张开的大嘴终于闭合,咬住了张山梭枪的枪柄,不过,或许是因为内脏的大量损毁,让这头鳄鱼元气大伤,它竟然没有直接将张山的梭枪咬断。

    鳄鱼开始遽烈翻滚起来,不小的力量,让得张山紧握梭枪的双手,急剧震动,双臂发麻。鳄鱼是想将张山甩开,但张山死死攥住枪柄,就是不松手。

    人与鳄鱼的较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鳄鱼在垂死挣扎着,它那年轻的生命力所爆发的破坏力出乎意料,它的尾巴不停拍打着,躯干在翻转。

    这头鳄鱼足足有数百斤重,现在玩起命来,还是非常可怕的,一般的人,早就被它甩掉了,可张山并不是普通人,强大的力量与钢铁般的意志力,让他死抓住枪柄不放,并且将梭枪继续一寸寸的往里面扎。

    事实上,鳄鱼并不知道,它翻滚挣扎得越遽烈,戳入它体内的梭枪就会将它的五脏六腑破坏得更彻底。

    在搏斗的过程中,鳄鱼的嘴里不断喷出鲜血和破碎掉的内脏碎片,而它挣扎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在这场较量持续了十分钟之后,终于偃旗息鼓。

    鳄鱼消停了。

    它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生命宣告终结。

    “呼”张山吐了一口浊气,终于松开双手,只觉得双臂有些酸痛,刚才的搏杀,让张山挥汗如雨,身体消耗巨大,这个时候,遽烈的饥饿感,蔓延到了张山的每一个细胞。

    “好累。”张山对着镜头笑了笑。“这家伙很不好对付。不过,各位观众看到了,它被我干掉了。我得感谢印第安人发明的狩猎方法,很有效。我想,我可以吃一波鳄鱼肉了。现在我真的很饿很饿,仿佛能吃掉一头牛似的。”

    这个时,张山的直播间掀起了一波**,人气再度暴涨,而各种跪舔的弹幕消息更是飞了起来——

    “山哥太凶残了!吊打鳄鱼!”

    “我特么从来没有见过真人单挑虐杀鳄鱼的。这回总算是亲眼见识了,我服。”

    “我叶良辰也服了,已跪地不起。”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

    “山哥已无敌。”

    “山哥已超神。”

    “请山哥收下本**的半月板。”

    “山哥你大腿上还缺挂件么”

    “刚才那个说山哥吃不到鳄鱼肉的脑残呢?出来直播吃翔啊!你倒是出来啊!”

    “冰目送给张山10火箭”

    “黄昏之煞送个张山666鱼翅”

    “暗夜独狼送给张山10000鱼丸”

    “既然已经很饿了,那我现在就迫不及待的要吃一波鲜美的鳄鱼肉了,”张山招呼baby和赵莉颖过来帮忙。“饱餐一顿之后,我们就有力气走出这片沼泽地了,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里。”

    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baby和赵莉颖已经从张山那儿学会生火了,她们手脚麻利的在附近找到了生火所需要的树枝和干草,配合着开始生火。

    而张山在进入沼泽前,把石刀和石斧都扔了,因此他现在只能够用箭矢来切割鳄鱼了。

    张山用绑在箭杆上打磨得棱角锋锐的鹅卵石,把鳄鱼的皮和肉分离开来,一边干着活儿,一边对baby和赵莉颖笑道。“你们还没吃过鳄鱼肉吧?那啥,我也没吃过,今天尝尝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