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杀一波鳄鱼!
    鳄鱼!一种冷血的卵生动物,是迄今发现活着的最早和最原始的动物之一。出现于三叠纪至白垩纪的中生代,性情凶猛的脊椎类爬行动物,它和恐龍是同时代的动物,属肉食性动物。大多生活在热带,亚热带地区的河流,湖泊和多水的沼泽,也有的生活在靠近海岸的浅滩中!

    这时,张山全身筋肉绷起,背部微微弯曲,紧紧攥住手中梭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前面伪装成枯树干的那头鳄鱼。

    估计这头鳄鱼已经原地伪装很久了,张大的口腔被强烈的阳光晾晒得有些泛白,锋利的牙齿闪着沙漠枯骨的白,犬牙交错的露在嘴巴外面。

    宽大的下颚犹如白杨树的皮包裹着。

    灰褐色褶皱的鳞片,杂花着分布在脊背和四肢,像古代铠甲,一块儿一块儿的从宽厚的头盖骨延伸到尾巴。

    不过还好,它并没有立刻窜过来扑咬,它仍然纹丝不动,保持着大张着嘴的姿势。

    这个时候,baby和赵莉颖回到张山身边,才如梦方醒,原来,她们想要坐下休息的“树干”,居然是一头鳄鱼!

    太惊险了!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张山没有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她们,但凡她们只要稍微一触及到“树干”,恐怕现在已经成为鳄鱼的美食了!

    这不啻于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

    baby和赵莉颖吓得脸色发白,身体根本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忍不住就要张嘴惊声尖叫,张山连忙示意她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baby和赵莉颖这才悬崖勒马,用玉手死死捂住嘴巴,秀眸却已是睁至最大!

    张山用近乎耳语的音调,对着镜头道。“各位观众,这是一只年轻而强壮的雄性鳄鱼,体长接近两米。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它似乎并不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它的伪装。不得不说的是,鳄鱼虽然很凶残,但智商可能并不是那么高。”

    直播间的观众,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中——

    “山哥,你还不赶紧带着女神逃开?”

    “求山哥不要托大,距离这么近,那家伙一扑上来,就很麻烦啊。我听说鳄鱼的咬合力是非常恐怖的,连钢条都能咬断呢。”

    “山哥,悄悄离开,放心,我们不会嘲讽你,换成是我,早就吓尿了。”

    “不过呢,山哥你要不要试着杀一波鳄鱼?”

    “山哥,我就问你敢不敢吊打这只鳄鱼?毕竟是屠过狼灭过野猪虐过蟒蛇,地球最强男人。”

    “山哥,你不是有弓箭么?射它!”

    “各位观众请不要喧哗,对,我有弓箭,我可以对这头鳄鱼展开远程攻击,但大家不要忘记了,鳄鱼的防御堪称变态,它的鳞甲很厚,像古代战士的铠甲,因此,我的弓箭,很可能无法对它造成致命的打击,一旦无法一击必杀,反而会将这家伙激怒。另外,鳄鱼的爆发力还是很强的,如果鳄鱼追你,你很难逃脱,因为它们是短跑高手,在数米内的爆发力远高于人类,所以如果你在野外遇到鳄鱼,凶多吉少。也就是说,如果我一箭射不死它,那它眨眼间就会扑到我面前。鳄鱼的咬合力让我很忌惮。湾鳄有4200磅的咬合力,尼罗2500磅,短吻鳄2200磅。”

    “鳄鱼也许算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咀嚼者了,据科学研究显示,其咬合力之大甚至可直接使尚活着的动物瞬间死亡。咬合力是大自然赠予鳄鱼的一个卓越能力。恰是因为这样强大的咬合力,才让鳄鱼在水岸中繁衍了8500万年之久都没有灭绝,这种特殊的咬合力让它们在生态中处于一个重要的位置,且这个位置是任何其他事物都无法撼动的。”

    张山冷静而睿智的分析着。“综上所述,无论是用弓箭还是近身搏斗,我都无法杀死它,而且有百分之70以上的概率被它反杀。”

    “听这个意思,山哥你是怂了么?”

    “没事没事,山哥,我们绝对不会嘲讽你的,毕竟这么近的距离,人和凶残的野生鳄鱼单挑,这个基本上是不可能获胜的。”

    “个人感觉鳄鱼要比蟒蛇战斗力更强。”

    “山哥,撤吧。”

    虽然说了一大堆鳄鱼如何如何牛逼的话,但张山似乎并没有退意,“各位观众,现在的情况很微妙,我们当然可以悄无声息的安全撤退,可是我们很饿了。即便退走,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体力,走出这片沼泽。我们必须吃肉,补充卡路里。我可不想因为一直找不到食物而活活饿死在这片吃人的沼泽里。”

    “鳄鱼的皮虽然粗糙丑陋,但里面的肉却营养多汁,并含有大量的盐分——我保证,只要吃一斤鳄鱼肉,我的体能就会恢复到最佳的状态!我就有把握走出这片沼泽!对,我只需要一斤鳄鱼肉”

    说到这里,张山的眼眸中,也是泛起一丝丝猎人般嗜血的光芒!

    直播间的观众也是被张山这种疯狂的想法引爆了——

    “不是吧!山哥!这时候你还想着吃鳄鱼肉?”

    “目测山哥已经饿疯了。”

    “山哥别逞能。”

    “我相信山哥可以吊打鳄鱼。”

    “目测鳄鱼要加入肯德基豪华套餐。”

    “山哥你要是真能吃上鳄鱼肉,我给你刷10个火箭。”

    “我不是不相信山哥,可现在明显不可能杀鳄鱼,如果山哥真的吃上鳄鱼肉,我直播吃翔!”

    “各位观众,现在用普通的方法,肯定无法杀死这头鳄鱼。”张山一边思考一边说道。“我决定冒一次险!我想到了一种古老的猎杀鳄鱼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印第安人发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