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0章 悠悠岁月(127)
    悠悠岁月(127)

    上大学, 有统一的被褥。忍冬觉得家里有被褥,就不用花那个钱了。于是, 把家里的被褥浆洗了浆洗,就叫孩子带着去了。

    到学校这边不教这部分费用, 是非常少见了。孩子考上了, 即便家里的条件紧张,也不会省这么一点钱, 叫孩子成了其中的另类。

    然而,燕儿不得不面对这种尴尬。

    别人报名很快, 但她得找负责的老师, 说明情况, 然后人家同意了, 写了条子, 她才能去交费。报名这么忙,一时半会的找不到负责的人。对学校又陌生的很,心里那股子自卑和胆怯又涌了上来。

    原来走进了大学的校门,想要跟周围的人一样, 也是不现实的。

    都等到晚上六点以后了, 眼看就下班了,她才找到人, 把手续处理完。

    回宿舍, 然后把剩下的两个长了霉点的馒头还有油辣子拿到宿舍外面, 席地坐在地面上, 才算吃了今天的头一顿饭。

    宿舍的几个人在她回来之后就不怎么说话了。各自拉着自己的帘子。

    她进卫生间去洗漱, 用盆子接了水兜头倒下,抓了洗衣粉抹在头上洗了洗,浑身都觉得清爽舒服了。顺手又将短袖裤子洗了,晾在外面明天还得穿。

    然后又因为把卫生间弄的**的被舍友嘀咕,听在耳朵里,只觉得滋味难言,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以为逃离了家里就是好的,其实外面好像比家里更残酷。

    原本想好的要彻底的改变,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她清晰的感觉到,她被排挤了。

    努力过后,回到的依旧是原点。那这努力到底有没有意义?

    她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随后又坚定的摇头,不是这样的!不会永远是这样的!一定不能是这样的。

    第一天开班会的时候,她大胆的站上去,阳光的笑着:“……我是刘燕儿,大家也可以叫我燕子,小燕子……我跟小燕子一样……杂草一样的长大……也会继续像杂草一样坚韧顽强……我相信,就即便是杂草,也有属于她的灿烂和眼光……”

    下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还有属于她的五阿哥……”

    瞬间,哄的一声都笑了起来。

    燕儿一愣,也大房的笑,笑的两眼弯弯,没心没肺:“对!我也得找到属于我的五阿哥……”

    然后起哄声,打趣声此起彼伏。

    计算机专业,本来男生就比女生多。

    对女生,一个开朗的,开的起玩笑又有些弱小的女生,大家都给予了最大的宽容。

    燕儿坐在教室里,脸上带上了笑意。对!就是这样的!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有自己的朋友,活自己的精彩。如果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五阿哥。

    而清宁在家,看到自家老弟那边一大摞子海报,都是还珠的。她还真是有些一言难尽。

    “你搜集这个干嘛?”太幼稚了。

    清远也是一言难尽:“我就问问我们班谁有海报一类的东西,我包书皮用的。然后一个个的就送我这个了……”

    除了这个也没别的吧。

    毛巾、脸盆、热水壶,各种的本子文具上,印的都是这个。

    他拿出一沓子彩色的信纸:“给!你叫我替你买的。”

    翻开来,信纸上印的也是人家的头像。

    然后隔了两天,三伯来京城,又带了俩巷子的衣服,长袖、运动服上,都印着头像的。

    清宁就说:“您这是侵犯了肖想权您知道吗?”

    老三真不知道,愣了好半天才道:“这还侵权呢?”

    可不吗?

    “幸好还没批量生产,就是带来瞧瞧市场反应的……”结果还是算了。

    这回赶在周末,清涓也来了。拉着俩姐姐玩,然后在合影的地方,一人花二十块钱租人家一套旗袍穿上,头上戴着个旗头,在那摆拍。

    然后照片拿回来,四爷看的一阵牙疼,还不能打击孩子,只说照的好,就是漂亮的话。

    老三以前是大姑娘二姑娘的叫,现在都盖成了大格格二格格或是咱们家的格格。

    格格一词成了时髦的称呼。

    然而,却也有人为此感到尴尬。

    谁呢?

    严格。

    家里的长辈叫小名都是叫‘格格’的,然后如今这两个字,却被赋予特殊的意义。

    这叫人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九月的中旬,他回来了。

    脊背上爆破,一层一层的。虽然在电视上也看见过了很多战士的后背,但这么亲眼看到,亲手触摸到,还是如此亲近的人的后背成了这样,能不心疼吗?

    清宁拿自家老妈提前给的药给他擦:“疼吗?”看起来就很疼的样子。晒爆了皮还得在水里泥里泡着,这得是啥滋味?

    疼啥啊?

    比起牺牲的,这点疼算什么呢?

    这个话题就这么跳过去了。纤细的手指在脊背上摩擦,叫人有点心猿意马。他赶紧转移话题:“大四了,你怎么打算的?”

    “读研。”之后还可能赌博。

    她这么想着,就看了扭脸过来的严格:“不行吗?”

    严格笑:“你就是读博士后,也没关系。你的学业不完,你也没结婚的打算。这我知道。就是天天守着你吧,你也嫌烦,觉得太有压力。不用这样!我大四直接就下部队了。这次回来能休息一个月,然后归队。有那么几年,我也差不多能稳定下来了。不想结婚以后还跟你分居两地……你跟我随军又不现实……你将来是科学家嘛……退一步的人怎么看也得是我吧……”

    清宁将他的衬衫扔过去盖在他的脸上:“谁要跟你结婚。”

    想的还挺远。

    不过嘴角又不由的翘起来。

    严格起身把衬衫穿上,挤在她身边坐了,“下部队归下部队,不走远。就在京城军区。”

    肯定还是乔家帮忙了吧。

    清宁秒懂:“要不要请南姐出来吃顿饭。”

    “要是把成海哥叫上,那就更好了。”严格这么说。

    清宁掰着手指算这次该请的人,正要问严格,要不要请江水。

    结果被提到的江水正坐在林雨桐面前:“林姨……这事得您和五金叔劝劝我爸……我爸那人固执的很……”

    “你爸固执的很?”林雨桐生气,“我要是你爸,我也想踹你两脚。”

    怎么的了?

    于文文那姑娘怀孕了。

    两人想结婚。

    两人研究生最后一年了,也面临实习,其实结婚也不妨碍什么。可糟糕的就是在明显家庭背景悬殊的情况下弄出这事来。如果家境相当,那倒也还好。可如今这样的,不由的人不把文文那姑娘当成别有用心的人。

    这种你明显打算跟人家结婚的人,处理起来更应该理智。

    这也不是别的事,儿女的婚事,父母心里都是有期许的,外人可不好多说什么。

    江水被说的……憋了半天只说了四个字:“情难自禁。”

    情难自禁的结果就是如今这情况,很难处理。

    林雨桐把人先打发了,“你叫我想想,怎么跟你爸说。”

    最麻烦的就是这类的私事,小辈找上门来了,还不能真不管。

    不过,林雨桐还没来得及跟江汉打电话呢,江汉的电话都是过来了,“妹子,把老弟叫上,一块吃顿饭……”

    如今吃饭,都不出去了。亲近的人都是来家里,林雨桐亲自下厨的。

    林雨桐还没搭茬说江水的事呢,江汉自己倒是说了:“不用想都知道那臭小子来找你了。”

    到了这个年龄,钱赚的自己都没数。关注的除了儿女还能有啥。

    就一个宝贝儿子,能不关心吗?

    早两年江水就把女朋友正儿八经的带到圈子里去了。这圈子里哪里有什么秘密,转脸他就知道了。

    公子哥儿,今儿喜欢这个,明儿喜欢那个,很常见的事。

    他自己年轻的时候还不是一样,今儿爱的死去活来,明儿碰见好姑娘一样会动心。

    他以为这小子随着自己了,却没想到还挺有耐心。

    去偏远的山区,找人收购山货,找人帮着建希望小学,又自己找关系帮着修路,桩桩件件干的其实都是正事。

    也许干这事的动机不是那么高尚,但这总比那一帮子小兔崽子开着车满城的乱跑好多了。

    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谁知道折腾来折腾去的,瞧着还认真上了。

    认真没错!干啥事都得有这么一个态度。

    但作为男人,既然管不住□□里的玩意,就得明白担当两个字怎么写。

    他不在乎他娶的是谁,到了这份上了,再找个有钱有势的人家接亲,是想干嘛?

    与其说在乎这些外在的,不如说更在乎儿子的成长。

    他担当的起吗?

    林雨桐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啥也不说,去厨房做饭去了。

    今儿做的是佛跳墙,江汉愣是说,吃遍了大馆子,没有一家比得过桐桐的手艺。反正每次过来,必要吃一顿饭的。

    是不是真有那么好吃,林雨桐也不知道。不过这算是人家表达亲近的意思,她也就笑纳了。

    桌上江汉就说正事:“……桐在计划w这干了两年半了吧……就没点想法……”

    是问有没有想过转个单位?

    四爷就明白,估计是有人瞧上桐桐如今的位置了。

    这不是说就是想半人撬走的意思。有时候这完全是合则两利的事。两年半的时间不算是短了,其实是该挪窝了。但是吧,总得有机会吧。

    有人瞅准了这个位子,还能递话到江汉这里,显然,对方的背后的势力也不弱。

    腾位置也行,得拿出适当的位子给我,至少得保证我是稳步上升的吧。

    四爷就说:“桐桐还是觉得应该去一个学有所用的地方……”

    学有所用?

    什么叫学有所用呢?

    想到林雨桐的履历,江汉试探着问:“卫生部?”

    四爷不说是,只道:“要是有位置那是再好不过了。”

    江汉苦笑:“你这胃口一点也不大……”

    这是反话。想来也知道这有点狮子大开口。

    但四爷却没有要收回的意思。其实叫他说,平调过去也未尝不可。

    等把江汉送走了,林雨桐就问:“你想叫我去卫生部?”

    不去不行啊。

    现在不去把根基扎稳了,过几年疫情来了,临阵磨枪只怕是不行啊。

    当然了,下基层任市长市|委shu,然后三五年之后,怎么着也是副省了。封疆大吏指日可待。

    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个安排,就是江汉也不明白他这是想干啥。

    说实话,这个要求费力还不讨好。

    林雨桐问完就明白了,啥也不说了,积极的谋求这个位子吧。

    想了和成了,是两回事。要把想了变成成了,这中间操作,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的明白的事。

    林雨桐占着性别的优势,按照一般的原则,女干部是应该占到一定比例的。

    所以为了顺利的过度过去,原本的一位女性副部,去甘省做常委副省去了,级别虽然没变,但权力明显不一样了。就跟当初林雨桐从局里调到开发区性质是一样的。实权上是升了。而那位原来的常委副省调进京城,好像是安排到财政部去了。至于原来财政部那位副部……那只能问四爷了。

    他突然把矛头对准那位副部,大家还都以为他想干掉对方自己升一级呢。却没想到绕了一圈是为了这个。

    反正这个位子得来可不容易。

    好在到底是成了:副部,进了d委班子。

    史可在家对着严厉苦笑:“你看……咱们家两家这差距……”

    娘家全在卫生系统,也就意味着林雨桐成了直接的领导了。

    可严厉的仕途在进了京城以后,只能用一个‘熬’字来形容。

    史可就说:“不行就下基层吧。儿子去部队了,一年回来不了几次。也就是爸妈这两人是个牵挂。不行咱把爸妈带着也行。”其实按照她的意思,还是疗养院最适合。可无奈严厉不准啊。

    她又说:“妈现在糊涂的谁也不认识了。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谁照看爸妈,爸妈的房子将来给谁。”

    她不是那眼光短浅的人,房子虽然值钱,但有些东西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如果现在自家男人再不往出走一步,过了这个年龄线,真就再难寸进了。

    反正为了房子,大嫂子也没少说风凉话,好像自家照看老人,就是贪图房子。这事她也琢磨过,自家照看老人到百年,之后呢?这房子真能给自家?

    做梦呢!老大和小姑子还是会要的。

    倒不如现在就撒手,老人有人照看了,将自家还干净的摘出去了。为了房子他们会答应的。至于他们两家怎么说,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个道理,就道:“咱们这也照看了几年了,该尽心也尽了。再说了,大哥大嫂那边要给孩子结婚,如今这房价,买起来且吃力着呢。说了几次房子的事,咱们再不让,只怕跟大哥之间的嫌隙会越来越大的。咱们走了,大哥他们搬过来,他们家的房子给孩子结婚用正好。”

    严厉当初真没这个打算,看着别人仕途顺风顺水,心里也着急。但从没往这条道上想。

    不过不得不说,自家老婆这想法也不算是错。

    但要撇下老爹老娘,他还真舍不得。

    回头就跟老爷子商量:“……跟我去任上,如今下面的医疗条件各方面都不错……”

    老爷子当然明白是啥意思,二儿子能撑到现在,殊为不易了。“我不跟去添乱。叫你大哥大嫂搬回来吧。我这边你们不用记挂。你也把最宝贵的几年给耽误了,对你妈,你尽心了。去吧!家里有我呢。”

    然后严厉的任命下来很快,蒙省省会城市的市长。

    发达省份的位子难抢,但是不发达地区,相对来说,可操作的空间大。

    临走的时候几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

    史家、乔家、金家、严家,江家,跟一条纽带似的,系在一起,互为臂助。

    大人在一起吃饭说话,几个孩子在另一桌玩他们的。

    清远清宁连带的清平也过来了,四爷还专门叫了徐强,说叫他跟去长长见识。

    清平一张脸就红了,她觉得,四叔一定是看出啥来了。

    反倒是严格没回来,史云峰乔南江水也都在。

    围坐在一起就是一桌子,清平还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全程都是带着笑听着,有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搭话。

    史云峰就说:“我姑父去蒙省,却去了省会,其实该去包市的……”

    江水摇头:“有些地方经济是不怎么发达,但政治地位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

    乔南补充说:“都知道包市好,但想要的人也多,退一步有退一步的道理。”说着,就看清平,她是老大姐了,特别会照看人。这姑娘是新来的,一直也没说话。把话题扔过去,不至于冷落谁,这都是习惯成自然的事了。

    清平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就道:“我对呼市知道的不多,就知道那是昭君出塞的目的地……赵武灵王在阴山下筑长城,并设云中郡,郡治故址在今呼市西南……西汉汉武帝时,在河套地区兴建了一批军市,今呼市就留有西汉时期的土城遗址……我想要是旅游的话,我会考虑这地方……人文跟自然景观都不错……”

    乔南惊讶:“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人家也能从秦皇汉武开始数历史了……那这旅游业肯定有前景……”

    清宁也接话:“主要是乳业……咱们现在都吃的是进口的奶粉……觉得人家的就顶好了……咱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生产更好的奶粉出来……”

    几个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是个不错的投资方向。

    更重要的是,食品卫生这一块属于卫生部门管,而咱们有一位刚上任的林部长。

    几个人马上又热烈的讨论起来,清平常出了一口气,好像搭话也没那么难。

    其实几个人都是纸上谈兵,谁都没见过奶粉是怎么生产的。

    乔南就说:“一个个都是门外汉,还说的一本正经……知道奶牛怎么喂吗?知道奶羊都吃什么吗?知道怎么挤|奶吗?”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清平也看不出来是往心里去了还是纯粹就是说叨说叨。

    但等到周一上课的时候,她还是留了心,问班上一个叫拉克申的蒙族同学:“你们家养了多少牛羊,怎么喂啊?”

    然后拉克申眼睛一亮,就跟清平聊起来。

    他的普通话说的很好,如果不是同班同学,压根就不会有人觉得他是少数民族。

    反正就是跟大部分的汉人没太大差别。连饮食习惯也是!

    但他确实是蒙族,家里是几旗几旗这样说的,而且也确实是牧民人家。

    很少有人会说起这个话题,恰恰这个话题是他最熟悉的,一个人能滔滔不绝的讲上两天两夜不带中间倒口气的。

    因为这事,他迅速的跟清平熟悉起来。

    清平一个宿舍的女生就笑道:“朋友就朋友,可不能是女朋友。咱清平有男朋友的。”

    拉克申也笑:“真的吗?”然后问清平,“他追你给了你家几只牛羊,我可以给你们家一百只,你踹了他吧。”

    他还开起了玩笑。

    惹的周围的同学都笑起来。

    能开起玩笑,这就证明人家真没别的方面的意思,就单纯的大家比较聊的来。

    他还捂着胸口:“我觉得我受到了伤害,非一大碗排骨面不能抚平这个伤口。”

    清平被逗的不行:“我请客。”又叫几个相熟的同学一起。

    牧民不代表家境就不好,相反,从吃穿上看,都能看出拉克申家里的条件相当好。他开这个玩笑,自然也是看出清平不是那在乎一碗面的人。

    嘻嘻哈哈的一群人,到了饭点就去吃饭。

    面端上来了,然后清平就愣住了,端着盘子笑眯眯的站在一边的是燕儿。

    她特别热情:“看见你带着同学来了,每人碗里我偷着多放了一块排骨。还有排骨汤,想喝就喊我一声,免费随意的喝。我再给你们拿糖蒜去。”

    来如风去也如风。就有人问:“这是谁啊?”

    清平只得含糊的说:“是老乡。”

    “在咱们学校包了食堂了?”拉克申问。

    “不是,就是咱们学校的同学,计算机专业的。”她也不是很清楚燕儿为啥会帮着端饭,“应该是勤工俭学吧。”

    等燕儿送糖蒜来了,他就问:“你干嘛不找个家教或是别的工作,食堂帮厨,太廉价了。”

    清平都想捂住拉克申的嘴,太耿直了!

    这样容易得罪人,尤其是小心眼的人。

    燕儿愣了一下,然后就笑:“家教只能周末,帮厨除了可以省出一日三餐,而且没天多少都有些进账。这笔钱对我就是大钱了。不过还是谢谢你,你这人心好人直,我喜欢。”

    然后拍了拍拉克申的肩膀就忙去了。

    拉克申蹭的一下脸就红了,其他几个同学就起哄:“听见没?兄弟!人家喜欢你。”

    同宿舍的也跟清平道:“你这老乡性子也太彪悍。”

    清平恨不能打自己的嘴,没事问拉克申喂牛羊的事干嘛。

    比起刘燕儿,她还是更喜欢拉克申。

    主要是怕朋友吃亏。

    周末回家的时候,跟清宁一边在厨房烤红薯一边说这事:“……真不是我想多了。我们班的男生都知道,拉克申一天三顿饭,有两顿饭都在吃排骨面。你说,这能是为了啥?可我能说啥?我能冲上去跟他说我这老乡这不好那不好吗?”

    过去不好不等于现在不好,关键是现在谁都没见过燕儿不好的地方。

    真这么说了,自己才是莫名其妙的那一个吧。

    而且,谁都会觉得自己的人品有问题。

    “你完全杞人忧天。”清宁靠在厨房门口,“交往的深了,他自然就知道了。能考上大学,脑子就没有笨的。啥都明白还是坚持的话,那是人家的选择。你瞧着吃亏,说不定人家觉得是福气呢。压根就不必觉得是你的原因才叫两人认识的……缘分这东西……就是这么奇妙,不是你大概也会是别人……你请他吃饭,又没叫他对刘燕儿说那些话……”

    正说着呢,就见清远拎着书包蹭一下路过餐厅朝门口跑去了。

    清宁打住话头,扬声问清远:“你上哪去?不吃红薯吗?”

    “不吃!”清远高声应了,却没回答去哪的问话。

    门一开一合,彻底关上了。

    清宁跑露台上往下看,就一小姑娘等在楼下,穿着校服,梳着厚厚的刘海,看不清楚长相,随后就见清远出来了,走到这小姑娘两步远以外站住了,递了一个什么东西过去,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远了。

    她回头叫清平:“姐,你快来。”

    清平以为是啥事呢,原来是看清远跟女同学啊,她笑:“她都初三了。要是对女孩没好感,才该着急呢。”

    说了话,忙跑到厨房,取她的烤红薯去了,然后取了两个用纸包了:“我出一趟门,晚上回来……”

    “找徐强吧。”清宁啧啧嘴,“姐,她追你没?”

    清平愣了一下:“啥叫追?”

    清宁又‘啧’了一声,这个‘追’字不好界定。她贼兮兮的凑过去低声道:“接吻没?”

    清平的脸蹭一下就红了,抱着红薯就跑,“不知道你说什么。”

    看着清平跑出门,清宁莫名其妙,“这反应到底是接吻了还是没接吻。”

    一个人无聊,打开电视,又在重播还珠了。

    听那一句句台词,她真觉得跟严格是在谈假恋爱。

    手机想了,是严格打过来的。他说:“想我了吗?”

    她回:“不想。”

    严格只笑:“忙什么呢?”

    清宁:“…………”剧本不是这样的,“你应该问我有什么悄悄话要跟我说吗?”

    这又是个什么梗。

    不在一起的弊端就是这样的,有时候戳不到对方的点上。

    他揉着老腰,坐的笔挺,不耻下问的说:“为啥要这么问?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是了?”悄悄话这说话,够矫情的。就咱俩打电话呢,你说给我听,我说给你听。干嘛这问。

    清宁白眼一翻:“你这人落伍了。你不那么问,我怎么告诉你刚才那句话是假的。”

    什么那句话是假的?

    哪句话是假的?

    严格的脑子有点打结,直到两分钟后,才恍然明白过来:“不像我是假的?这是想我了?”然后就哈哈大笑,从来不知道清宁这么逗。

    清宁果断的挂了电话,刚才那个人真像是弱智。

    脑子抽了跟他扯那个蛋干嘛?

    连着几场大雨,天骤然的冷了下来。今年的秋天好像特别短,树上的叶子还没落完,一场雪就突如其来的到了。

    严厉打电话给四爷,哭穷!

    天冷的早,牛羊的草料还没准备好,今年冬天可怎么抗。眼看就成灾了。

    可这真有灾情也得找民政部门去,他财|政部是守着钱袋子的,不是谁来说都得开口子的。

    挂了电话,林雨桐就笑:“做当家的,不是那么好做的。吃了拉撒几百万人的事呢。”

    “他那是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的风格。”四爷这么说着,但到底是帮着约了民政司的一位副司长一块吃饭。严厉那嘴里至少没假话,说是遭灾了,就真是遭灾了。有人递上一句话,事情快点进入程序,少遭罪的还是牧民。

    林雨桐送他出门,门一开冷风直往家里窜。

    四爷催她进去:“早点睡,我带钥匙了,不用你起来开门。”

    冷的早,暖气还没供上。家里冷的跟冰窖似的。

    回身把空调给打开了,去清远房间,这小子裹着被子跟蚕蛹似的,“妈,咱家的电褥子呢。”

    对了!电褥子。

    把家里的找出来给清远铺好,“你一个人在家行吗?我给你姐送电褥子去。”

    清远无语的看他妈:“你儿子得多废物,这么大了一个人不敢在家?”

    好吧!这么对一个男子汉说话是不合适。

    外面的电褥子都变的紧俏了。

    林雨桐买了三床高档的,因为价格不亲民,所以选择这一款的人少。想了想又买了两床鸭绒被子。

    清宁那边是属于夜里不限电的,插电褥子没问题。

    清平和徐强那边就不行,这光电褥子不顶事,还得是暖和的被子才好使。

    清宁一见老妈,二话不说抱着先亲一口,“宿舍里太冷了。”衣服啥都带着呢,羽绒服暖鞋都有,但就是晚上这被窝,太凉了。因着宿舍有暖气,所以各个的被子都不厚。结果这还有半个月才供暖,她还真有点扛不住了。

    到了清平那边,正好看见过来送暖水袋的徐强。

    她愣了一下,也没多问。只把该给的都给了,又叫徐强把给他的东西塞车上去,就直接回了。

    这么多东西,清平不能在外面呆了,“我上去了。”

    徐强又从车里翻出板蓝根:“回去就冲着喝了。”

    清宁点点头,连蹦带跳的往楼里面跑。

    正上楼呢,就碰到一脸泪痕的燕儿。

    燕儿把视线落在清平的手上,一手地电热毯,一手是鸭绒被,塑料袋子里还装着暖水袋……今晚上,她会很暖和吧。

    她不自在的笑了笑:“你四叔给你送来的?”

    “哦!我姨刚走。”四叔和姨是一码事。她见对方主动说话了,就也问了一声:“又打算去通宵?”

    学计算机的,不是每人都能买的起电脑的。这东西如今的价格太贵,普通的家庭没几个能置办起这样的大件的,大部分的人还是得去机房。白天上课,晚上在机房熬到两三点三四点,然后趴在一边睡一会就行了。可以说相当的熬人。

    燕儿含混的应了一声,摆摆手就下楼了。

    清平回宿舍引起一阵尖叫:“快点铺,咱们今晚一床上睡行吗?”

    挤一挤能睡两人,但四个人肯定挤不下。不过两人挤一张床倒是个好主意,相互依偎好取暖嘛。

    正铺床呢,清平的手机响了。

    是拉克申的,他急着问清平:“你能帮我去刘燕儿宿舍看看吗?看看她怎么样了?我给她们宿舍的打电话,她们说她出去了……”

    “她是出去了。我刚才上楼碰见了。”清平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暖水袋拧盖子,准备接热水去。

    “我知道她出去了……”拉克申急忙道,“她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哭了,说是被子都湿透了……问她怎么搞的,她也不说……你帮我看看要不要重新买被子……”

    被子湿了?

    清平还没说话呢,同宿舍的姑娘抢了电话马上道:“肯定是被排挤了呗。这么冷的天,浇湿人家的被子?怎么这么缺德?!我去帮忙看,在哪个宿舍?”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