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8章 悠悠岁月(125)三合一
    悠悠岁月(125)

    说起来这萧萧也算是正儿八经的表妹, 可这表妹这德行, 出现在男朋友的面前。

    对清平而言不光是愤怒,还觉得丢人。

    清宁要上前, 清平拉了一把, 低声道:“忙你的去。”

    然后三两步过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 萧萧的脸蹭一下红了,清平直扫了一眼就没管, 只问徐强:“这谁啊?”

    徐强愣了一下,看清平的神色不对,赶紧道:“不知道。死扒拉着车门子不撒手, 我正准备报警呢。”

    手机屏幕亮着, 上面确实是还没拨出来的号码:110.

    “不认识啊?”清平一边说着, 一边斜了萧萧一眼, 耻笑了一声。

    徐强却以为是生他的气, 就赶紧道:“这种人多了去了,出来做生意, 能拉上生意就拉, 拉不上生意就蹭几个拦路的钱……见多了就不奇怪了……”

    说萧萧是出来卖的!

    萧萧本就被清平那一斜眼看的心里火起, 自己从小到大在哪里不是被捧着的。谁出去卖了?

    她的手伸过来就要朝徐强脸上打, 清平一把给抓住了。常在家里干活, 剁猪肉排骨的, 手上的劲贼大嘞, 一把给拽住了, 向后一推:“跟谁动手呢?”

    徐强是真怒了, 男人的脸,就是自家老子都没打过,要叫这么一个姑娘给打到脸上,还当着清平的面,那这脸真可以不要了。

    正要下车呢,结果那边一屁股坐在地上,腿岔开一点都不想着走光的事,指着清平还有一边没上前的清宁:“……得意什么?没有我大舅你们家能有今天。忘恩负义的东西,在你家借住两天就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徐强愣住了,这是啥关系啊?跟清平认识。

    清平脸都青,直接下了车兜头就是一巴掌:“你犯贱我管不着,说我们家占你大舅的便宜,靠着你大舅家,我就该撕了你的嘴。什么东西!”

    清宁搁在一边冷笑,直接拿着手机打给这位大舅,那边电话一接起来,他也不等那边说话,就直接道:“……大舅,萧萧说没有大舅就没我爸我妈的今天……骂我们忘恩负义不是东西……大舅啊,您看我们怎么做才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呢。您指条道,这恩情我们还……”然后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萧萧一下子就愣住了,她太知道这话是啥意思了。

    这才真是惹怒了大舅了。

    “你……”萧萧指着清宁,清宁却懒的搭理她,只朝清平摆摆手:“姐你走你的。这儿你别管……”

    徐强觉得这不适合他在,家丑不可外扬嘛。再待下去,就真的有点不懂人眼色了。

    他扭脸问清平:“今儿还走吗?”

    不走了!扔下清宁,谁知道会不会吃亏。

    “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徐强这么说了然后小声道,“这回我吸取教训了,没有下一次了。”

    清平推他:“赶紧走。”

    徐强就笑,高中毕业了,小姑娘变的不一样了。主要是好看多了。

    白体恤牛仔背带裙,脚上白色的帆布鞋,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

    他上了车,开到了小区门口。万一有事他好直接进去。刚才真没法呆,那不知道是不是金家亲戚的姑娘坐在地上,裙子都跑腰上去了,下身跟没穿似的。上面吊带不穿内衣,一撒泼那吊带滑到肩膀下面,胸都快露出一整个了。

    他留下,只会叫清平更难堪。

    此时萧萧已经站起来,包里的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是大舅的电话,她迅速挂断,不敢接听。

    那边林玉健拿着手机脸色铁青一片,再拨打第二遍的时候,林大嫂就笑了:“还打什么?都是你宠出来的!萧萧一个小姑娘,谁跟她说的那些话?”

    林玉健将手机放下:“我先去一趟京城。”

    “去京城?”林大嫂一把将他拽住,“去京城干什么?收拾烂摊子?凭什么?住不成了,再给她换了地方,租房子是不是还得花钱。”她指了指自家闺女的房间,“咱家小熙,从生下来到现在,都没一个萧萧花费的十分之一。林玉健,我就闹不明白了,小熙是你闺女,还是萧萧是不闺女。你是他的爹还是他的妈,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那孩子是你的……”

    啪!

    林玉健一个巴掌抡过去:“你胡说什么?”

    林大嫂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玉健:“你打我?”

    打出去就后悔了,林玉健颓然的坐下:“我知道你生气,但再生气也不能胡说八道,你说你那话恶心不恶心,恶毒不恶毒……”

    林大嫂捂着脸,眼泪顺着脸颊流,手颤抖的都几乎是遏制不住了。

    “妈!”房间里出来一穿着睡衣睡裤带着眼睛的姑娘,她扶了扶眼镜:“你们离婚吧。钱是我爸赚的,他爱给谁花给谁花。明年我就十八了,可以自立的。她的钱我也不要。以后我养你。”

    看都没看她爸一眼,房间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屋里彻底静下来了。

    林玉健几乎是惊愕的,这孩子说的什么话。

    要不是为了给她一个好的生活条件,他至于这么拼命吗?是!给自家那些弟弟妹妹花了不少,但家里的大钱从来没动过,都给她存着呢。

    怎么能说出这么诛心的话来。

    林大嫂擦了脸上的泪:“离婚!”

    她二话不说转身回了卧室,又是哐当一声,门关上了。

    林玉健坐在沙发上,第一次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老大……”林大娘从自己的卧室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抱着头的儿子,“快去哄哄你媳妇……”

    林玉健看他妈:“您怎么出来了,回去歇着吧。”

    林大娘叹了一声:“两口子难免拌嘴,你多哄哄。孩子都大了,离什么婚啊。”她转身去瞧儿子媳妇的房门,门开了,林大嫂冷漠的看着婆婆:“有事?”

    “熙熙妈,你来,妈跟你们说说话。”林大娘像是没看见这冷漠一般,拉着儿媳妇就出来。

    林大嫂不敢使劲,人年纪大了,摔一跤她付不起这责任。

    结婚这么多年,就从来没跟婆婆处的来过。

    人家都觉得这婆婆识大礼。但她却觉得,这婆婆是这林家最世故的人,没有之一。

    林大娘拉着儿媳妇坐在儿子身边,然后才在对面坐了,“……熙熙妈,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了。嫁到我们林家,从头到尾委屈的都是你。可你得知道,这独木不成林的道理。你看,家里就小熙一个,还是个姑娘家。这以后连个帮衬的人都有。这不怪你,如今都是这世道,独生子女嘛。妈真没怪你没生儿子。林家两房,这一辈兄弟姐妹多,到了下一辈,算起来孩子也都不少。有出息了的,有没出息的。这出息的只要伸把手,那没出息的日子就过的不会差。你看小军,你们给安排到路政上了,这几年也算是干公的,老二这两年是不是没再朝你们伸手了。将来到了小|超身上,小军混的也就差不多了,怎么也能把小|超安置了,二房也就起来了。老四老五那就不说了,如今日子也都过的不差,都在城里呢。就只玉叶。玉叶也是肚子不争气,生了几个都是闺女。给了人家三个,只留了俩。萧萧是不争气,可你们做舅舅舅妈的多担待一点,等慢慢懂事了,孩子会念着你们的恩的。”又说儿媳妇,“我看你跟桐就处的挺好的,你拿出对桐的一分心思对玉叶,姑嫂关系都会好多了。我不偏袒我自己的闺女,她就是个糊涂性子。还没玉玲机灵呢。当年结婚我们就不乐意,她闹的不行,也就答应了。我那时候就行,她亲兄弟就四个,有人撑腰,再如何也不会过的不好。你们也确实是照看了这么些年了,咱九十九步都走了,就差最后这一步了……我刚才听着,是清宁那丫头打电话过来的,姐妹直接吵吵闹闹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嘛。至于说恩情不恩情的,血脉亲情在,谁占谁的便宜,分那么清楚做什么。没事,我给桐打个电话。我这当娘的说话,她总得给几分面子的。要不然我就上京城去,看看咱们这位当了大官的主任,是不是当官了就不认娘了。”

    这是要倚老卖老的威胁了。

    真闹到单位去,这可是结了大仇了。

    林大嫂冷笑着看林玉健:“你也这么想?”

    林玉健看他娘:“我送你回老二那边住一年半载的吧。等我安顿好了,再回去接您。”

    林大娘猛地睁大眼睛盯着儿子:“老大……你刚才说什么?”

    林玉健叹了一声:“回老家住一段时间,昨儿不是说想小军家的孩子了吗?去看看吧,我在京城安顿好了,就回来接您。”

    并没有妥协。

    林大娘的手这才抖了起来:“我这真成了老厌物了,连亲儿子都嫌弃……”

    林玉健扶他娘回房间,进去后才说:“娘啊,您那一套不好使。您真敢这么干,桐就敢把您儿子送进去吃牢饭去,您信不信?大概不光是儿子,还有您孙子,比如小军……您要真为了儿孙好,就啥也别说,啥也别听。给你吃你就吃,给你喝你就喝。只管享你的清福去。我爹活着的时候,不管是英子和桐,都愿意多亲近几分。可这情分经不住这么耗。如今,您就想想我爹的话,儿孙自有儿孙福……”

    林大娘推了大儿子一把,躺床上去了,只冷冷的说了两个字:“出去。”

    林玉健给亲娘把被子盖上,这才出来,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外面自家媳妇坐在沙发上,还冷着脸。

    他坐过去看媳妇的脸:“打疼了没?”拉她的手,“你也打我……几下都行……”

    林大嫂抽出手,却没再提离婚的事,扭脸看他:“你也知道人情越用越薄的道理。如今是咱们求奔着金家的时候多……要是你不是林主任的大堂哥,不是金司长的大舅子,你那钱就是贴到脑门上,都未必能在京城找到门路。给萧萧安排工作,谁都知道这里面有这一层面子在。人家没把话说透,这就是给你这个做大哥的面子了。也是把最后那点情分给用光了。这可倒是好,我这还想着去了京城多跟人处处,巴结人嘛,这不丢人。常见面总有几分香火情,对不对?可你妹子倒是好,就她那闺女,给直接送到人家家里去了?还说动你娘压人家。行!这回人家给了你娘面子了。下回呢?昨晚上金司长给你打电话,就已经是很不满了。咱才说明儿去把萧萧接出来,得!这就闯祸了!”说着,声音就不由的大起来,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故意说给里面躺着的人听:“……自家的还是是啥样不清楚吗?上初中就跟小混混混在一起……初二的孩子就鼓捣的肚子都大了……你们瞒着我,就当我不知道……”

    说起这事真是觉得丢脸的很。

    肚子大了,却找不到肯认账的人来。找这个,这个说萧萧跟那谁谁谁谁怎么着怎么着,找那个,那个说萧萧跟那某某某也不清白。

    县城就那么大点的地方,怕宣扬出去不好做人,就偷偷的去省城的医院把孩子做了。

    然后读不进去书了,才想着找个学校叫读,远离了老家那个环境。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事都瞒着她,还是自家那妯娌,打电话跟自己偷偷说的。

    嫂子小姑子,天生处不到一块去的。

    这事她知道了,也假装不知道。还想着孩子小,走错了路也不能毁了孩子一辈子。

    “……就是这么一个德行的……在护校上学,那就好好上呗……一到考试的时候你就请人家学校的老师领导吃饭……为的啥……啥都没学会的东西,你们敢往医院塞……然后才几个月,又把肚子折腾大了……”她嘲讽的笑,“是!独木不成林,要是这样的木跟我家小熙成林,我宁肯不要……我害怕这歪脖子树挡了我家小熙的路……”

    “娇惯的不像个样子……是非不分狗屁不通的东西……在咱家欺负小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小熙不计较,我不计较,我就不信你这当爹的心里没数……然后现在好了……跑到人家金家去了……人家跟她是啥关系,她又是哪根葱……她爹她妈是给人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了还是有啥救命之恩啊……敢骂人家忘恩负义……你们给人家什么恩了,又有个狗屁的义……”说着就指着林玉健:“这林家,也就爹是个好人……你跟你娘,她妈的都是一路的货色……当年认人家的时候……要不是瞧着人家有前程在,你们会巴巴的跑去认人家……要不是当年金满囤肯带你去见疗养院的老领导……你会对人家那么热心……英子还是你堂妹呢……跟你还一起生活过好些年呢……怎么不见你当大哥的仁义在哪……”

    话说的特别难听,但林玉健坐在那里一言也不发。

    继而苦笑:“我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即便开始有小心思,这些年处下来,哪里就没几分情分在。这话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别瞎嚷嚷。今晚跟我一块去京城吧,这事得了……小熙也去……实在不行……你跟小熙在酒店住上两月,不管装修完不完的……小熙开学就在京城读吧……别的啥也不带了,到了京城再添置……”

    林大嫂反对的话再嘴里转了一圈,到底是什么话都咽下了。

    这一趟非去不可,她叹气:“……这的关系得维系好……你如今干的顺风顺水,是因为谁都愿意给你几分面子……谁都知道你背后有靠山……”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了,“没听说吗?大学要开始扩招了,啥多了就都不值钱了。小熙明年考大学,出来刚赶上大学生多起来……工作的事……我之前想着叫孩子大学毕业了去tuan委……那地方拿钱能塞进去?”

    为了萧萧把人得罪光了,然后其实是把自家的路给堵死了。

    跟林玉健做了半辈子夫妻,对他这个人还是了解的。

    这事他肯定是不乐意的。

    一家三口都走,这没啥不放心的,家里有保姆,老太太放家里没事。

    说是晚上走,为了怕那惹祸精在惹出麻烦来,一家人没停留,换了衣服就要出门。

    林大娘一把将门拉来,叫了一声:“大儿……”

    林玉健扭头:“娘,我明儿就回来……”

    “要是真不管萧萧……”林大娘瞪着儿子,“叫我挂心放不下……活着还干嘛……”

    林玉健不知道这是啥意思,然后直到人到了京城下了飞机,保姆的电话才来了,“……不吃饭……说要绝食……”

    清宁和清平是不知道林家怎么着了?

    两人在徐强走了之后,就直接回家了。分别给自家爸妈打电话。

    英子就惊住了:“是真的吗?”

    清平‘嗯’了一声:“……特别不要脸……跟没穿一样就出门……”吧啦吧啦的,“还说咱家受了大舅的恩惠……”

    英子直接就‘呸’了一声:“放她娘的罗圈屁……你大舅那钱赚的……没你四叔和你姨在后面撑着……有一个犯事的老丈人,他能干干净净的利落的逃出来还挣了大钱……你别管,这事大人处理……大不了断亲就是了……早就够够的了……”

    林雨桐就是这个意思,当年林家在经济上很大方,这个钱给的那个钱的,这些年真是多少倍都还回去了。林玉健出门交际,谁不知道他背后还有靠山的。从来没掰扯过这事,一是还当年那点人情,别管自家需要不需要啊,当时在大多数人看来,自家是需要的。其他的帮助也不少。这点咱得承认。因此,啥话也不说,不就是借势吗?只要没违法犯罪,借呗。

    但却不等于没底线。

    请了假专门回家,回来的时候四爷已经到家了。

    四爷一边,三个姑娘一边。

    林雨桐在萧萧身上多看了一眼,就扭脸问另外两个:“吃饭了吗?”

    “没呢。”清宁起身,“你跟我爸也没吃吧,要不我出去买点。”

    清平跟着起来,“昨天的饺子还有,我去煮吧。”

    清远在楼上喊:“给我端一份上来……”俩姐姐不叫他下楼去。

    然后就是吃饭闲话,谁都没提萧萧。

    清平还给萧萧断了一盘子饺子过去,然后就没搭理。

    萧萧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没这么欺负人的。好稀罕住你家吗?我大舅家的房子好了,叫我过来住我都不住!不叫自己上楼换衣服,吃饭的时候不叫自己上桌,不就是吵了几句嘴吗?她金清平还打了自己一巴掌呢。

    她起身去卫生间,拿出手机给她妈打电话:“……你要是没走……就来接我吧……我不在他们家呆着了……欺负人……不给饭吃……清平还打我……”

    林玉叶已经在火车站了,顿时转身往出跑:“你等着……妈就来……”

    挂了孩子的电话给林玉玲去电话,也哭了:“我这苦命的……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叫孩子住那边……他们家有钱有势……可再这么着孩子也不能欺负人啊……你去瞧瞧去……”

    林玉玲只当是金家没人,几个孩子在家里打起来了。

    跟护士说了一声就往金家走,到这边的时候发现大哥也在。

    “大哥……”她叫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林玉健看着萧萧那一身打扮正在气头上,见了林玉玲就呵斥:“你不看着爸爸跑来做什么?忙你的去。”

    林玉玲没理她,见清平和清宁在餐厅坐着,就过去低声问:“怎么了?姐妹吵架了?”

    “本就是孩子吵嚷几句。”林雨桐脸上没多余的表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就是萧萧这孩子我们真管不了……”

    也不合适管。

    林玉玲都觉得为难,家里除了姨妈还是姨夫,除了姨夫还有长成半大的小伙子的表弟。上面露个胸脯子,下面露个屁股蛋子,这能住吗?

    林大嫂就赶紧道:“这孩子除了亲爹妈能管,别人谁也管不了。叫她妈给带回去……”

    正说着呢,电话响了,是林玉健的电话。

    林大嫂瞥了一眼面色就变了,果然还是自家那婆婆。

    林玉健接起来,亲娘的声音就传来了:“……玉叶说萧萧挨打了……咱家的孩子你直接带回来……人家门户高……规矩大……咱高攀不上……咱小门小户的孩子……省的到那高门大户里受那个罪……”

    声音特别大,这是挤兑林雨桐。

    林大嫂蹭一下站起来,跟林雨桐和气的告辞:“我们就先走了。来还没安顿呢。”

    说着就看萧萧:“把你的东西拿下来,这就走吧。”

    再不走就真结仇了。人家还没说什么绝情的话,倒是自家那婆婆,拿乔上了。

    林玉健也起身:“桐,娘如今是糊涂了,你多担待。萧萧叫家里给惯坏了……她妈把她这么扔给你啥也不管,也不像话……回去我说她……”

    林雨桐从始至终是带笑,也不应承什么,也不责难什么。

    把连带的林玉玲一起送出去,“这就解决了?”清宁挑眉。

    “你大舅是个聪明人。讨不到人情就不会主动粘过来的。”林雨桐轻哼一声,“这就行了。”

    过了两天,林玉叶打电话过来,“……娘绝食了,到现在都三天了……刚给爸爸打了电话……爸要给你打电话我给拦住了……玉叶想把萧萧留在京城……大哥说没人管教不行……叫回省城去……结果玉叶不答应给娘打了电话……娘就彻底不吃饭了……保姆之前来电话说饿晕了……如今送医院去了……萧萧这边大哥帮着把医院的工作给辞了……玉叶又闹死闹活的……大哥回省城了……大嫂不管玉叶这边……如今母女两在外面找房子呢,铁了心是要留京城的……萧萧那丫头邪性,你跟清宁和清平说,多留心点……”

    是好心提醒的。

    林雨桐应了,说了几句闲话,就把电话挂了。

    回家跟俩孩子说,清宁就嗤之以鼻,“邪性?当京城是什么地方?”

    十分不以为然,但吃完饭还是悄悄的给徐强打了电话:“我姐打了她一巴掌,还不定怎么记恨呢……她自己就是一混混……找到同类容易的很……还是提防着点……我姐没那么复杂的心思……”

    徐强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了。

    起身叫韩超过来,低声嘀咕了一阵。

    这种女孩子,其实没那么复杂。也不怕找不到她,在她原来上班的医院守着,肯定就能找到。要是不纠缠之前那个男医生才见鬼了。

    韩超本就是混子,算是同类。而且一开口说话,一听就是老乡,天然就带着几分亲近。

    徐强也没想着害人家,就是想知道她都干啥了而已。

    韩超租的房子是那种老的筒子楼,介绍她租了对门的房子。她跟啥人来往,韩超都能知道。

    徐强也就放心了。回电话给清宁说了一声:“……眼皮子底下呢,翻不起浪来……”

    清平是后来才知道这事的,还觉得两人有点小题大做:“她哪有那胆子……”

    结果这话说了没多长时间,就是开学前几天吧。

    徐强过来了,“……你们别出门……清远也是……韩超说萧萧认识了几个混黑道的……听了几耳朵说是要宰肥羊……那丫头还说顺便给她报仇了……你们老实呆着……”

    然后到了晚上,林大嫂的电话打过来了,“桐……帮我找医院……联系医生……小熙……小熙……”

    小熙被捅了三刀!

    胳膊上一刀,腿上两刀。

    只有这种心里没有半点敬畏心的孩子犯错,才是最可怕的。

    无知无畏,就说的是这样的。

    这要是旁的事就推脱过去了,可这是孩子的事,不管多大的不愉快,都的抛开。

    林雨桐帮着联系好,然后跟四爷赶到医院,林玉健两口子都快疯了,“就是出门吃了个烧烤,孩子想吃冰淇淋,自己去买,谁知道一眨眼,孩子就倒下去了……京城的治安怎么这么差……”

    没证据不能说是一定是谁谁谁干的。

    反正报了警了,四爷也说话了。知道这孩子是领导亲戚家的孩子,效率就不一样了。

    第二天就把人给摁住了,三个出来打工没找到工作的十八岁的男孩,为了三千块钱,替雇主教训教训仇人。因着雇主说了了,谁真敢捅一刀子,就多给五千块钱。

    然后这雇主就被找到了——萧萧。

    好在这三个还不算蠢,不敢朝要命的地方捅,只对着胳膊腿下手了。当时看着吓人,浑身都是血,可到底只是皮外伤,伤口缝合,有半个月就能出院。

    可这事它不是伤的重伤的轻的问题。

    萧萧被拘留了,林玉叶疯了一样的,当牛做马都行,就求私了,不能叫这孩子判刑。

    林玉健这才是真心灰意冷了,说啥都不松口。

    林大嫂跟林雨桐说:“你大哥要是松口,我就真跟她离婚。”

    好好的姑娘家,开学都高三了,然后两腿的大腿各中了一刀,又胳膊也都划伤了。

    谁家的孩子不是宝贝,出门摔一跤,当爹妈的都得心疼半天怕摔疼了。孩子是爹妈的心头肉,伤在孩子身上,比伤在爹妈身上疼的多。

    林大娘给大儿子打电话过来:“……萧萧不是有意的……她没想到那几个人真敢捅刀子……”

    林玉健拿着电话的手都抖了:“娘啊……想起来我后怕啊……要是捅到要害的地方怎么办……要是在没人的街道捅了没人发现怎么办……要是再动了歪心思熙熙可是大姑娘了,真要是……一辈子可就毁了……娘啊,那是我闺女……您疼玉叶……是不是也该叫我疼疼我闺女……要是萧萧找人捅我这当舅舅几刀,我不跟孩子一般见识……可她要害的是我闺女……妈,我到底是哪对不住她了?我这当舅舅的比她亲老子都付出的多……可结果呢……养了一头狼……”

    “升米恩斗米仇。”林雨桐教训几个孩子,“千万得记住喽。”

    清平后怕:“这得判几年?”

    “三年左右吧。”清宁有些遗憾:“判的太少了。”

    是判的太少了!

    林大嫂咨询了律师之后,咬牙切齿:“……经济赔偿……得要……我们还是未成年人……又是准高三学生……这些无形的损失也得算上……”

    吃了我的都得给我吐出来。

    林玉健知道了也不说话,算是默许了孩子妈的做法。

    林林总总算下来要十二万。这钱远没有给他们的多,但这也叫林玉叶犯难了。

    家里真拿不出来,大哥是给花钱了,但花钱是走关系了,钱也没落到自家身上。

    没钱给咋办呢?

    借!

    从老娘借,从二哥借,然后把家里的凑上,算是把钱凑齐了。

    林大嫂拿着钱对着林玉健笑的渗人:“看见了吗?钱凑来了……”

    林玉健的,脸色特别难看,他缺这点钱吗?

    不缺!

    这么做,就是想出了这口气。

    可如今呢,家里的老娘,家里的兄弟,多多少少的都拿了点钱出来,这是给自己消气吗?

    林二嫂打电话过来,“……大哥,差不多算了……谁都不想这样的……玉叶来家里又哭又闹又上吊的……我们不拿钱也不行……真逼死了这个……”

    “那就去死吧。”林玉健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然后林玉叶没死,没两天,林大娘死了。闺女家两口子闹离婚,姑爷坚持要离,闺女不同意,喝了农药了。然后林大娘心梗发作,都顾着在急救室里抢救的林玉叶了,谁也没注意老人家,结果受的刺激大了,一口气没捯饬上来,等林玉叶脱离危险了,外面等着的松了一口气之后才发现,老太太没了。

    林雨桐和四爷都没回去,林大嫂也没回去,孩子住院着呢,回不去。

    林玉健一个人回去了,丧事该老二办了。

    英子打电话过来,问这礼金怎么随?

    林雨桐就说:“当时给咱们随了多少咱们还回去多少。”完了又嘱咐,“那些灵堂的供品就不用帮我准备了……”

    要远着就得从态度上彻底的远了。

    英子叹了一口气:“那行,我也不准备了。”然后又说,“大哥其实算是解脱了。”

    没有这个老妈在了,这些弟弟妹妹再想要啥,那就没那么理直气壮了。

    林雨桐点头,确实是这么一码事,父母其实就是兄弟姐妹之间的一条纽带,别小看这纽带,有它在没它在,完全是不一样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